桑給巴爾:非洲足協最新成員

非洲國家盃一直遠離我們的視線,就是冠軍球隊也不太獲得重視,但誰有資格參加非洲國家盃本身,卻對我們不無啟發。月前非洲足協(CAF)正式接納了一個全新正式會員:桑給巴爾(Zanzibar),此後桑給巴爾「國家隊」可以獨立踢非洲國家盃,和其他非洲國家平起平坐競技。此前桑給巴爾一直是 CAF 的附屬會員(associate member),在 CAF 擁有代表席位,而不能獨立參賽,因為它並非獨立主權國家,而是坦桑尼亞的一部份;是否「不可分割」,則大可討論。

關於桑給巴爾的歷史,因為符合「一國兩制」特色,筆者曾在不同平台多番介紹。簡單而言,坦桑尼亞是一個「聯合共和國」,由坦噶尼喀(Tanganyika)和桑給巴爾(Zanzibar)兩部分組成,前者是「大陸」,後者為印度洋的沿海島嶼,兩者有截然不同的文化歷史。桑給巴爾本來的統治階層是阿拉伯人,曾屬於阿拉伯半島阿曼蘇丹國的一部份,在蘇彞士運河通行前,一度是歐亞非貿易中心,後來淪為英國保護國,並逐漸沒落;坦噶尼喀則是德國殖民地,一戰後被移交予英國,不少「大陸人」移居桑給巴爾島,壓到島上的阿拉伯人人數,對對岸主權虎視眈眈。坦噶尼喀在1961年獨立,桑給巴爾則在1963年獨立,不久就爆發推翻王室的革命,翌年二者合併成為「坦」「桑」尼亞,但桑給巴爾仍維持高度自治,保有自己的總統、國會,同時參與坦桑尼亞共和國政務。桑給巴爾的自治有其獨立立法和司法機關作為法律基礎,不過在事關共和國整體利益的議題上,坦桑尼亞政府仍有最終發言權。

雖然桑給巴爾一度是完全主權獨立的國家,不過在坦桑尼亞出現後,國際身份始終不能和國家相提並論,雖然也有自己的總統,但知道的人不多。他曾到訪香港,也因為禮賓處的protocol沒有「桑給巴爾總統」一欄,而不獲貴賓室接待。因此,之前 CAF 也一直沒有將它的球隊視作「國家代表隊」看待。然而桑給巴爾社會不僅足球熱情高漲,自我認同也頗為強烈,一心想躋身 為CAF 正式會員,這已經成了維持社會穩定的政治問題。最值得注意的是,桑給巴爾的「轉正」申請,得到 CAF 會員國一致同意,因為代表桑給巴爾所屬「中央政府」的坦桑尼亞聯合共和國代表也全力支持,沒有視之為分裂行為。而此前桑給巴爾的申請,都是被坦桑尼亞或明或暗攔住的。

為何坦桑尼亞政府終於允許桑給巴爾足球自立門戶?桑給巴爾在過去半世紀,對「是否應該謀求獨立」一直爭辯,本地政治局勢深受「獨統」兩派影響。為了在桑給巴爾民眾中塑造「中央」的正面形象,坦桑尼亞政府開始改變策略,避免持續施壓,反而採用柔性手段,迎合當地對足球運動的熱情,甚至代桑給巴爾向 FIFA 、CAF遊說,這系列舉動讓桑給巴爾球迷感到非常親切。畢竟對當地人來說,「獨立」、「統一」都是虛的,本地球員有沒有獨立出場機會,才是實的。

CAF 接納桑給巴爾,無疑對其會員身份也有了重新定義,正擺脫傳統「主權國家」的桎梏,向更具包容性的身份認同方向轉變。按照這一趨勢,在桑給巴爾之後,還可能有更多域內非主權國家代表,有望參與非洲國家聯賽,例如留尼旺島(Réunion)。留尼旺是法國在印度洋沿岸的屬地,有八十多萬人口,是域內最富裕的島嶼之一,地理上屬於非洲,年前馬航客機墜毀後,部份殘骸就漂流到留尼旺島。目前留尼旺足球代表隊也是 CAF 的「附屬會員」,不能參加非洲國家杯,但有了桑給巴爾的前科,未來正名就有希望。

非洲的非主權實體還有很多,有的是爭取獨立的敏感地方,例如西撒哈拉、索馬里蘭、達爾富爾等,只要原母體不同意,這些「國家」要加入CAF就極難。不過與此同時,卻有不少「合法」享有高度自治、母體又不一定介意其獨立踢足球的案例,例如非洲各國完全可以主動建立香港那樣的特區。一些歐洲國家在非洲還有領地,例如西班牙的加拿利群島,理論上,也不是不可能踢非洲賽。說到底,桑給巴爾也不過是「聯合共和國」的一個單位,非洲的聯邦組成單位、土王國等眾多,特例多不勝數。

當奧運會都接納諸如「難民代表隊」等非主權國家參賽,FIFA、CAF若不轉型,也實在難以與時並進。在足球界,已經有不少由非主權國家發起的國際賽,如 FIFI Wild Cup即是一例。2006年,FIFI 在德國漢堡舉行了一場「偽.世界杯」,由民間遊戲公司贊助,參賽者皆是不被國際社會認可為主權國家、但都有自我身份認同訴求的政治實體,包括這次我們談的桑給巴爾,還有格陵蘭、北塞浦路斯、直布羅陀、西藏,與及聖保利足球足俱樂部(代表德國漢堡聖保利地區)等。而國際球員的國籍問題,早就出現不少灰色地帶,例如卡塔爾一類國家大幅度降低運動員入籍門檻,以致「國家隊」的組成,早已和球會無異。這時候,卻不容許那些非主權實體的代表球員參與國際賽,也未免不公平。

目前FIFA官方政策是避免成為政治漩渦中心,反對分離主義利用足球搞獨立,但這和賦予全人類、包括非主權實體球員公平比賽的原則,卻不是互相衝突的。桑給巴爾的案例,正顯示了箇中彈性,同時也體現了坦桑尼亞政府的智慧。

Sportsoho 運動版圖,2017年6月

延伸閱讀:桑給巴爾島:曾經輝煌的一國兩制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