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陷菲律賓馬拉維的ISIS:何方神聖?

菲律賓南部馬拉維市(Marawi)爆發反恐戰爭,自稱效忠「伊斯蘭國」(ISIS)的恐怖分子一度佔領市區,升旗ISIS旗,與菲律賓軍方巷戰長達一周,戰力之強橫,令人側目。究竟這群在我們身旁冒起的「新ISIS」,是何方神聖?

菲律賓南部長期以來,一直是激進穆斯林活躍地區,民族主義情緒亦甚濃,各種獨立武裝合縱連橫,與政府軍衝突頻現,以往最著名的老牌軍事組織是「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MILF),恐怖組織之首則為「阿布薩耶夫」(Abu Sayyaf)。阿布薩耶夫一度與蓋達合作,又和MILF 結盟,美國曾專門派出部隊清剿。2014年,阿布薩耶夫內部分裂,其中一支恐怖分子Isnilon Hapilon領導的分支向 ISIS 效忠,ISIS勢力終於涉入東亞。隨後,這批恐怖分子又與幾個近幾年在菲南崛起的武裝團體整合,其中一個是伊斯蘭祈禱團結盟的盟友「毛特組織」(Maute group),也就是這次危機的始作俑者。

毛特組織在佔領區內懸掛 ISIS 黑旗,揚言要把菲南建成「東南亞的阿勒頗」,但在成立之初,毛特只是當地「本土主義」和激進伊斯蘭的混合產品。直到2016年,菲律賓軍方攻破毛特大本營,殘餘勢力與其它力量合作,反而成了氣候。毛特領袖「毛特兄弟」(Omar and Abdullah Maute)與 MILF 高層有家族淵源,曾親赴中東遊學,與伊斯蘭極端教派、ISIS支持者有深入接觸,這成了他們向ISIS效忠的切入點。如今毛特內部除了菲南極端份子,亦不乏來自印尼、馬來西亞、中東的「聖戰士」,未來可能有更多從中東戰場退下的極端分子,返回東南亞推行「聖戰」。這對整個東南亞地區,都是噩耗。

這樣一支拉雜成軍的隊伍,竟能控制一大區、與菲律賓軍方抗衡,如此丟臉,自然讓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倍感壓力。杜特爾特就任時,把緝毒和菲南作為兩大政綱;經過這些年,杜特爾特的「法內+法外行刑」鐵腕緝毒廣受歡迎,然而解決菲南問題,則遙遙無期。加上大規模緝毒下,眾多毒販、黑勢力被關押在各地監獄,卻成了激進份子的潛在兵員:毛特在馬拉維作亂時,首先攻陷監獄、釋放囚犯,這批犯人就成了「ISIS」生力軍。假如鐵腕緝毒,卻換來威脅更大的ISIS,杜特爾特就危險了。

因此,菲律賓不得不尋找外部助力,本來美國作為反恐大國、菲律賓傳統盟友,理應是首選對象。無奈杜特爾特一貫反美,曾表態要駐菲美軍撤出菲南,又取消向美國的武器訂單,再出爾反爾,恐怕下不了台。他反美的目的之一,自然是取悅中國,然而中國不見得會派出反恐部隊,頂多派出軍事顧問,但這涉及其他層面的「暗示」,也不是菲律賓此刻需要的。早前杜特爾特縮減訪俄行程,但在與普京的短暫會面中,不忘強調希望從俄羅斯購買武器,這卻相對可行。由於杜特爾特以強人自居,外交動作時有驚人之舉,恐怕各大國都會乘機討價還價,菲律賓的激進勢力,恐怕還有明天。

小詞典:莫洛伊斯蘭解放陣線(Moro Islamic Liberation FrontMILF

活躍於菲律賓南部的游擊隊,由極端穆斯林組成,目的是成立遵循伊斯蘭教法的國家。1978年成立,是菲律賓境內規模最大的獨立武裝,與菲律賓政府長期對抗。2014年,雙方達成和約,解放陣線勢力範圍內獲得更多自治權,但不少反對議和的成員加入其他武裝團體,繼續鬥爭。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6月7日

延伸閱讀:ISIS是一個國家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