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卿蒂勒森的利益衝突:特朗普的穩定劑

特朗普內閣被視為「富豪內閣」,從特朗普本人到各級高官,不少都在國內外有大規模商業活動,潛在的利益衝突頗為可觀,沒有職業從政經驗、任職石油企業高層的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就是典型例子。想不到他上任後作風平實,口碑不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反而成了特朗普「瘋狂外交」的穩定劑。

蒂勒森成為國務卿前,在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任職41年,領導這石油巨頭將業務拓展至六大洲,成為美國最大的石油公司。蒂勒森本人曾赴多國領導商業談判,被特朗普稱讚是一個「great deal maker」,這也成了他的外交本錢,例如他領導埃克森美孚打入俄羅斯,就是一大成就。

2011年,蒂勒森與俄羅斯石油巨頭Rosneft達成協議,聯合勘探、開發黑海附近的油田。這筆交易在美俄互為對手的大背景下達成,意義重大,期間蒂勒森多次到莫斯科與普京會晤,獲授「友誼勛章」,這是外國人在俄羅斯獲得的最高榮譽之一。隨著2014年烏克蘭局勢惡化,美國開始對俄羅斯經濟制裁,埃克森美孚與俄羅斯的數十億交易陷入冰凍期,為此蒂勒森曾去白宮,遊說當時的政府放寬制裁。總之,蒂勒森領導石油界與俄羅斯合作的技巧,屬於所謂「在不違背美國法律的前提下全力尋求實現雙方共同利益」,乃典型的在商言商,絕不受意識形態束縛,可謂現實主義的典型。

蒂勒森就任國務卿後,對俄羅斯卻能夠公事公辦,捲入「通俄門」醜聞的是特朗普本人,而不是這位俄羅斯通。敘利亞局勢持續震蕩,烏克蘭亂局依舊,美國繼續對俄羅斯制裁,美俄關係並沒有回暖;但與此同時,蒂勒森也沒有讓雙方緊張升級,以證明自己清白。在他眼中,美國對俄外交政策的主軸是「不要讓俄羅斯成為永遠的敵人,而讓它成為偶爾的合作夥伴」,這是典型的務實態度,起碼不會讓美俄回到冷戰狀態,而特朗普本人偶爾的驚人言行,卻是容易被對方的民族主義者打造文章的,很需要務實的國務卿背後平衡。

在另一戰線,蒂勒森領導埃克森美孚石油時,在中東地區多有佈局,包括美國的關鍵盟友、軍事合作夥伴卡塔爾。埃克森美孚與卡塔爾之間就石油開發、提煉環節的合作行之有年,蒂勒森就任國務卿之前,埃克森美孚還剛和卡塔爾石油公司協商,共同收購莫桑比克油氣田。在這樣的背景下,再看蒂勒森對卡塔爾外交危機的表態,就頗具深意:危機爆發時,特朗普高調宣稱自己「參與」策劃,又指責卡塔爾支援「恐怖分子」,蒂勒森卻在媒體發佈會上呼籲沙特緩和立場,又稱對卡塔爾的外交孤立無助反恐合作。國務卿和總統的觀點截然相反,卻讓美國斡旋保持了迴旋空間,也有效制約了沙特的進一步行為。

再看中美關係過去半年的演化,特朗普最初以一通與蔡英文的電話、繼而說連「一中政策」也可以「討論」,震驚世界,不過隨後立即轉向務實,與習近平進行海湖莊園會後,更把「老朋友」習近平掛在口邊。雖然不少媒體把「第一女婿」庫爾什列為幕後功臣,但其實蒂勒森也是促使特朗普調整對華立場的一大推手,尤其是說服特朗普重視「一個中國」的嚴肅性,據美國一些媒體透露,正是他的功勞。畢竟蒂勒森領導埃克森美孚時,在中國和海外市場,均與中國政府、能源企業打過交道,比特朗普有更多與中國做交易的經驗,也更清楚何種政策才能使美國利益最大化。

當一個石油大亨基於在石油帝國的領導經驗、判斷和人脈,而可以緩和特朗普個人因素對美國外交的影響,而讓一般國民放下對他利益輸送的疑慮,這樣的分工合作,堪稱美國精英集團潛規則的極致。

小詞典: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

全球最大石油公司之一,由埃克森、美孚兩大公司在1999年合併而成,目前總市值居全球石油企業的第一位,對不少有業務往來的國家影響力極大。蒂勒森1975年加入埃索,1999年兩大公司合併後成為執行副主席,2006年成為主席兼行政總裁,對公司建立全球網絡貢獻極大。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6月27日

延伸閱讀:後蒂勒森時代:特朗普的新brinksmanship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