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艦尋蹤──海軍在香港

香港回歸20年,究竟國際身份是強化了、還是弱化了,並不好說。但歷史上香港的獨特國際角色,近年紛紛被重新研究,漸成風潮,誠然可喜。在一般人記憶中,香港以「貿易自由港」聞名,但它作為東亞天然良港的戰略價值,在一般教科書只會輕輕帶過,具體甚麼是「戰略價值」,往往語焉不詳。其實,無論是戰爭時期、還是和平年代,香港都與各國海軍長期打交道,既包括殖民時期長駐的英國皇家海軍,也有各國派遣或路過香港的戰艦,不一而足。可惜對此的研究、整理,一直不多,友人陳志輝的新作《戰艦尋蹤──海軍在香港》出版,可說為香港涉外關係史貢獻良多。

陳志輝兄從小到大是一個戰艦迷,一生人的最大興趣就是研究戰艦,每有各國軍艦訪港就興奮不已,能夠把自己興趣變成著作,這種純真的喜悅,遠非以出版「學術」文章為生的象牙塔學究所能理解。這本書並非刻板的軍事史著作,而是以人、以故事為本,通過查閱大量歷史檔案和前人研究,將四十五個短篇歷史故事結合,附有第一手的戰艦圖片,其中不少是他自幼在軍艦訪港時專程拍攝,另有取自各家歷史檔案館藏。

本書前半部分追溯到二戰前,駐軍香港的英國皇家海軍,以及各國海軍與香港的互動,然後談及冷戰格局下,香港在國共對立的微妙立場,以及各國海軍如何利用香港博弈的暗戰。後半部回到當代,談及中英海軍對香港回歸各自的安排,並介紹了美國海軍針對香港回歸的部署,以及回歸後香港依然歡迎包括美軍在內的各國海軍定期訪問。這些故事背後的國際關係顯示的脈絡,很值得思考。按照香港的國際戰略地位,我們可以把各國海軍出現在香港的背景,分為以下階段:

在大清帝國割讓香港島到一戰期間,香港作為各殖民帝國在東亞的商貿樞紐,服務的商旅,遠不止英國人,同時和其他英屬港口如新加坡、亞丁、乃至後來的威海衛等連成一線。當時駐港的皇家海軍,可謂砲艦政策的重要執行人,以保持基本軍事威懾力為目標,例如代表英國乘戰艦「訪問」太平天國的,是港督般含;代表英國到暹羅為今日泰國「開國」的,也是港督寶靈。當時的駐港海軍,以英國勁旅身份出現,主要假想敵早期是法國,後來變成了俄國。沙俄末年,一度萌起在東亞尋找優良深水海港的野心,對英屬香港虎視眈眈,沙俄海軍甚至曾在英國海軍主力離崗之際,特意在香港附近海域游弋,香港駐防官兵甚為緊張。同期其他國家訪港的海軍也應有盡有,包括《仙樂飄飄處處聞》主角服務的奧匈帝國海軍,也包括遠在天邊的智利海軍,這些資訊,在香港海事博物館有詳細介紹。

下一個階段,正如陳志輝的線索所示,出現在二戰至冷戰期間,香港直接成了大國角力中心,變成各大陣營之間的緩衝區。這時候,英、美、日、蘇、國共雙方的海軍,都與香港有過密切往來;當時香港又是世界三大情報中心之一,幾乎每次軍艦訪港,都會令域內各方高人密切關注。以六七暴動為例,當時正值越戰,美國一直以香港為出兵越南的海軍基地,也激起香港一些「反帝國主義」情緒,而六七正是以反帝、反殖為號召。根據近年解密的各國檔案,港英政府在暴動初期,為免進一步刺激左翼群眾,曾勸說美國戰艦「暫緩」到港。但到了北京不支持六七群眾的訊號發出,英國沒了顧忌,態度就一百八十度轉變,再度主動邀請美艦訪港,變相以砲艦政策,宣示大局已定。六七後,蘇聯亦一度加強了在香港的情報部署,這卻是後話了。

到了香港回歸後,外國軍艦訪港的傳統被繼承,而在「一國兩制」安排下,根據基本法十三條,這屬於中央處理的國防、外交層面,北京有權決定是否接納外國艦隻的訪問申請,特區政府則直接接待,一些大國如美國甚至設立了「駐港海軍聯絡官」一職,專門和外交部特派員公署、駐港解放軍以及「香港各界」打交道。筆者也曾訪問這些朋友,都是充滿故事的人。這一常規活動,為觀察中國對外關係演變,提供了一個鮮為人知的窗口,而這正是香港在當代中國外交的特殊作用所在,最明顯的例子即使美艦訪港被拒的案例。在港英時代開始,美軍太平洋艦隊就將香港作為補給、修整的理想港口,艦隊訪港是每年例行計劃;而對北京來說,利用對美軍艦隊訪港的審批權,釋放外交信號,既能利用香港的身份,避免和華府直接衝突,又能觀察美方回應。在本書第六部分,作者羅列了香港回歸後,各美軍艦隻申請訪港被拒的案例,從中不難發現,每當中美關係緊張,北京就以拒絕美艦訪港表達不——除了2007年美軍「小鷹號」航母在聖誕前夕訪港被拒,北京多次轉變立場,這依然算是未解之謎。「小鷹號」事件後,雖然中國亦在2016年因南海局勢,拒絕「斯坦尼斯號」航母戰鬥群訪港,但總體而言,中美就美艦訪港,亦已形成常規默契。

隨著中國軍力越來越強大,也有了自己的航空母艦(說來,遼寧號從烏克蘭的瓦良格號「改頭換面」變身,買家也有港澳身份的功勞),香港的國際海軍互動記,必然會添加新一章;一旦中國和其他亞太國家發生衝突,香港的戰略地位,就會十分突出。根據年前斯諾登提供的資訊,以及《維基解密》的條文,美國對香港戰略重鎮,早就有一個清單,只是身在局中的人,沒有這份意會而已。讀過這本書,我們會恍然身旁的歷史這麼曲折離奇,香港從來是國際都會,實在「自古以來」皆然。

小詞典:遼寧號

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本來屬於蘇聯海軍,1988年下水,1990年更名瓦良格號,屬於蘇聯解體後的烏克蘭。然而烏克蘭不是軍事大國,對航母得物無所用,加上經濟不景,希望拍賣瓦良格號,引起美俄同時關注。最後具中國軍方背景的商人在澳門成立公司,以購買賭船的名義購入瓦良格號,再送回給中國政府,經改造成為現時的遼寧號。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7月3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