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自由貿易協定:美方的觀點

昨天從中國機遇與挑戰的角度,談及「中美自由貿易區」的構想,美方的意見又如何?

按美國兩黨政治而言,傳統上,民主黨往往將對華貿易與戰略問題掛鉤,共和黨則「在商言商」,不過時至今日,這公式早已被打破。今天民主黨的金主,主要是華爾街金融業、硅谷互聯網科技服務業巨頭,對這些行業而言,中國市場是令人垂涎的大蛋糕,只是中國政府的種種保護措施,讓美國企業無法進入。他們對中國市場的利益訴求,會轉化為國會對美國政府的壓力,希望通過中美自由貿易協定這類契機,盡可能打開中國市場,給予美國金融、科技服務行業同等待遇。

事實上,進一步開放中國商貿投資市場,幾乎是美國高技術產業、服務業和專業人士的共同訴求,這也是奧巴馬時期的基本政策。美國智庫和研究機構無不強調中國市場對美國企業的重要性,例如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研究報告指,中美自由貿易協定有望每年刺激美國出口增長超過四千億美元,十年間可為美國出口相關行業創造170萬就業崗位。這些智庫,自然是中美自由貿易協定的積極支持者。

然而目前共和黨的中堅支持者,不少卻是中低端技術的藍領工人,這批選民對美國進一步與中國自由貿易,一直深有保留。特朗普在去年將中國作為「搶奪美國製造業崗位的罪魁」批判,在藍領選民中深受歡迎,而美國目前在中低端製造業也缺乏比較優勢,高技術製造業、服務業等受惠於自貿協定的行業,對就業者的技能要求又很高,因此對藍領而言,與中國訂立自貿協定,肯定衝擊自己利益。他們幾乎肯定會通過工會、產業協會等,向共和黨議員施壓,反對自由貿易協定。

而美國的公民社會,也會在與中國的自由貿易協定中,嘗試約束對中國在美展開的業務,與企業社會責任、環保、勞工權益等議題相關的 NGO,會成為相關條款的最重要持份者。在公民社會發展成熟的美國,上述團體對政策推行的影響力頗大,如果中國企業在美表現不盡人意,NGO 向中國發難,就毫不意外。

最後,今天美國的政治派系,也對中美自貿協定的前景有重大影響。在特朗普班子組建之初,以班農、納瓦羅等為代表的激進派,主張對華大幅徵收懲罰性關稅,如果他們的聲音在白宮最響亮,中美自由貿易協定自難成事。不過就目前情況來看,以蒂勒森、庫什納等為代表的務實派,已經主導對外經貿政策制定,特朗普本人亦推崇「大交易」,在中美自由貿易協定這事,他自然會強調有利於美國製造業的條款,作為回應選民的承諾,但不一定因為持孤立主義傾向,而對構想一筆抹殺。說到底,他計算利益的基準,依然誰也說不準,因此才有人希望這是有大變革出現的時代。

小詞典: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美國華盛頓著名經濟智庫,1981年成立,無明顯黨派傾向,主要研究全球化、國際經貿、金融政策、貨幣政策、債務及發展等全球經濟議題,例如主張人民幣應該大幅度升值。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7月5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