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國民陣線與美國共和黨:誰有分裂的本錢?

馬克龍勝出法國大選後,他創造的新黨也橫掃國會選舉,一時間,早前對極右上台的憂慮彷彿煙消雲散,極右國民陣線的總統候選人馬琳勒龐雖然創造了創黨以來的最佳戰績,但隨著國會選舉表現未如理想,加上她在辯論表現失準,又捲入歐洲議會經費貪污醜聞,黨內逼宮聲音越來越強,背後反映的,其實是「極右」政黨內部的路線之爭。

除了選舉結果,國民陣線的內部分裂,和人事矛盾息息相關,例如負責大選的國民陣線副主席的菲利博(Florian Philippot)選後備受壓力,馬琳勒龐的外甥女瑪麗安.勒龐放棄連任議員,都值得留意。這兩人代表了國民陣線的兩種不同思路:菲利博堅持反歐盟、民族主義經濟政策,瑪麗安.勒龐則傾向將本土身份認同、反移民作為招牌。馬琳勒龐傾向前者,而與外甥女關係很差,她的父親創黨主席老勒龐過往則不斷加持孫女,家族內部鬥爭,已經和黨爭密不可分。

這兩條路線,正如《歐洲動態》的文章分析,代表了國民陣線的兩大票倉。菲利博的大本營是法國東北部「大東區」(Grand Est),馬琳勒龐的個人基本盤也是東北部的「上法國」(Hauts-de-France)。這是法國傳統工業區,藍領密度高,隨著歐盟經濟整合和全球一體化,法國不少就業崗位外流至東歐、甚至亞洲,東北部覺得自己是全球化的最大受害人。馬琳勒龐、菲利博都提出反歐盟、反經濟全球化,推動貿易保護主義,保障就業時,就是為了這地區的選票。馬琳勒龐放棄高調的種族言論,固然是爭取主流認同的公關手法,但也是針對目標選民的口味。

瑪麗安.勒龐的選區則恰恰相反,位於法國南部臨地中海沿岸一帶,當地居民相對富庶,但長年面對從地中海湧入的北非移民,例如早期的阿爾及利亞移民,以及近年的利比亞難民,讓當地人感到「法蘭西身份認同」備受威脅。對他們而言,反移民、重塑法蘭西才最重要,但並不期待法國立即脫歐、重拾法郎,因此他們對馬琳勒龐的路線,感到失望。瑪麗安.勒龐聲稱「退出政壇」,或許只是這條路線以退為進而已。

事實上,這與美國大選的共和黨內部的路線之爭,十分近似。在美國北部五大湖區「銹帶」,製造業就業外流、藍領失業,特朗普的反經濟全球化、貿易保護主義成為最後希望,令這區從民主黨叛投共和黨,成為特朗普當選的關鍵。而在美國南部「紅州」如德克薩斯,拉美裔移民數量已經超越了白人,保守主義的白人深感「真.美國人」身份認同受衝擊,特朗普種種反移民的說辭,很得當地白人歡心。能夠令兩者合流,卻唯獨特朗普這個本來在共和黨毫無基礎的圈外人,這是他創造奇蹟的關鍵。

為何特朗普在美國做到的事,馬琳勒龐在法國做不到?除了兩國選舉制度不同(假如法國採取美式選舉人票,馬琳勒龐也有可能當選),馬琳勒龐的競選策略也過於傾向東北部工業區,而放低了南部反移民情緒的重視,並不如特朗普那樣成功大包圍。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老勒龐創立國民陣線之時,因為種族主義而被視為非主流,馬琳勒龐要將之「主流化」,除了淡化對南部的支持,別無他法。現在極右陣營開始期望瑪麗安・勒龐取代阿姨,捍衛國民陣線的「道統」,再加強東北部票源的開拓,加上自己的年輕人票,希望創造國民陣線另一個春天。會否這樣順利,就得看馬克龍未來幾年的表現了。

小詞典:瑪麗安.勒龐(Marechal Le Pen

國民陣線創黨人老勒龐的外孫女,馬琳勒龐的外甥女。她在2012年法國國會選舉成功當選議員,當時年僅22歲,是法國歷史上最年輕的議員,同年躋身國民陣線高層。2017年大選後,宣佈放棄競逐連任議員,有評論指她與馬琳勒龐領導的國民陣線理念不合,不排除另起爐灶。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7月6日

延伸閱讀:法國大選的全球啟示:當「全球派Vs本土派」取代「左Vs右」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