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憲章》之後:保住神級地位的哈維爾

劉曉波病逝,他的《零八憲章》,被不少國際評論拿來和捷克《七七憲章》相提並論。正牌《七七憲章》撰寫人哈維爾的結局,對比下,也實在值得重溫。

哈維爾早年是一名真・文青,投身布拉格ABC 劇團後台工作,業餘時間從事文學創作、寫劇本,逐漸卓然成家。在1960年代,哈維爾劇作公演後廣獲好評,在當時還未分裂的捷克斯洛伐克、乃至整個歐洲文學界嶄露頭角。「布拉格之春」是捷克文青共同的痛,期間哈維爾發表了不少反權威作品,蘇聯鎮壓革命後,也成了迫害對象。在整個1970年代,哈維爾的作品被政府封殺,人被發配至酒廠工作,又被秘密警察監視,更一度入獄。這些經歷,與劉曉波確有一定想像。

然而,哈維爾是靈活的人,不是天天口喊主義的教條派。一方面,他始終沒有放棄對信念的堅持,而且感染了一代人;另一方面,他懂得避免正面挑釁政權,只呼籲「活在真相中」正常生活,以免被政權牽動情緒、仇恨。期間哈維爾牽頭成立公民社會組織「公民論壇」,起草了呼籲捷克斯洛伐克共黨政府尊重人權的《七七憲章》。事實上,憲章在知識份子圈子以外,究竟有多少影響力,始終言人人殊,但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總之隨著「蘇東波」,布拉格在1989年出現大規模遊行、罷工,捷克共產黨政府被逼放棄一黨專政,宣告了捷克斯洛伐克不流血的「天鵝絨革命」成功。

在捷克斯洛伐克的戰後首次民主選舉,哈維爾被視為民主化標誌性人物,民望極高,大熱當選總統,他領導的「公民論壇」也如期贏下議會大多數議席。他就職後與蘇聯等國談判,直接促使華約組織解體,令蘇聯軍隊完全撤出國家。他最初寄望捷克、斯洛伐克聯邦能維持下去,但選民選擇分開,哈維爾就以「捷克共和國總統」身份活躍國際舞台至退休。

哈維爾擔任捷克總統期間,捷克共黨始終被邊緣化,因為在哈維爾看來,捷共並未擺脫威權主義,不可讓其掌握權力。哈維爾積極推動捷克私有化改革,融入世界貿易體系,與東歐其他國家的經驗類似,既促進了經濟發展,也加劇了貧富懸殊。他的社會改革則有更大爭議,因為他曾多次特赦全國罪犯,被認為直接導致捷克犯罪率飆升。但總體而言,哈維爾是超然的,特別是在捷克共和國體制下,不少權力歸屬於總理,只是由於哈維爾崇高的聲望,他對捷克的影響力,還是超過了憲法規定下的總統職權。

哈維爾2011年去世,全國舉行國葬,國際社會同哀,這樣的聲望,在眾多東歐轉型後的新領導人當中,並不容易。究其原因,一來是哈維爾知所進退,沒有戀棧權力,二來他很懂得運用國際聲望為捷克做事,令其不可取代,三來他的文學著作本身也成了捷克國寶,早已升上神壇。但是同樣的公式,在別的地方,可以有完全不同的結局,國情不同,橘越淮而枳,信乎。

小詞典:天鵝絨革命

捷克斯洛伐克1989年推翻共產政權、實現民主化轉型的社會變革。相較於法國大革命等通過暴力和流血衝突實現的革命,捷克民主化沒有大規模衝突,一切十分和平,如天鵝絨一般順滑,因此得名,但後來也被中俄等國看作是「顏色革命」模式的先驅。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7月25日

延伸閱讀:習近平捷克行:中捷關係「形勢大好」?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