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凱恩的黃昏,依然燦爛

美國共和黨元老、曾與奧巴馬競逐總統的亞利桑那州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確診患上腦癌,生命可能進入倒數階段,返回國會投票時,獲兩黨議員站立鼓掌歡迎。在特朗普時代,麥凱恩的跨黨派影響力更顯難能可貴,想不到他的病,反而讓他成為主流政客制約特朗普的神主牌。

麥凱恩在政壇打滾多年,一直特立獨行,被稱為「maverick」,不時投票反對自己的共和黨、支持對手民主黨。2001-2006年間,麥凱恩僅在79%的投票支持共和黨,遠低於共和黨議員的93%平均數,其中包括不少重大事項。例如他反對喬治布殊的稅務減免政策,支持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法案,支持奧巴馬為非法移民提供社會保障的法令,令他比其他共和黨議員更受民主黨歡迎。麥凱恩多次強調,議員應跨越黨派偏見,他也不時組織國會內的跨黨派協商,成了兩黨都爭相拉攏的關鍵人物。

麥凱恩的超然,與自己的「國家英雄」身份大有關連。他年輕時是職業軍人,越戰期間被俘,被北越嚴刑拷問,不曾屈服,反映不屈不撓的美國精神,回國後聲望甚高,在老兵群體中特別受歡迎。特朗普的支持者也很尊崇軍人,認為軍人出身的政客,沒有傳統精英那種「離地」和虛偽,麥凱恩的影響力,因此能維繫到新時代。特朗普爭取黨內提名期間,意識到要打下麥凱恩這尊神像,曾嘲諷他「被俘虜」的「失敗者經驗」,沒有資格稱為英雄,但引起普遍反感。麥凱恩患腦癌而回來投票,特朗普在Twitter上說「歡迎美國英雄回來」,是道歉還是諷刺,只有他自己知道。

麥凱恩是黨內反對特朗普的中堅,與特朗普政見的最大交接,只是強烈反對奧巴馬醫保,但最終卻對共和黨的醫改方案投下反對票。麥凱恩的理由,在於新醫改草案沒有提供更好的替代品,而正如我們早前談到,奧巴馬醫保已經為平衡保險公司和公眾利益,做了相當複雜的安排,共和黨要「替代」,並不容易。特朗普和支持者雖然不滿,但因為麥凱恩的超然地位,加上患重病的群眾同情,也不敢高調開火。民主黨人這時候對麥凱恩追捧,自然也是意在制衡,一切心照不宣。

麥凱恩的病能否治癒,一般專家都不看好,美國媒體引述同一病例的存活率,平均是一年半。當然全國名醫會爭相治療麥凱恩,加上他的軍人鬥志,很可能比這個平均數活得長,但假如要下屆再競選連任參議員,就幾乎不可能。不過這段最後的政治日子,可能會相當精采,兩黨精英和特朗普的角力,可能都在麥凱恩的保護傘下進行。特朗普可能想不到,最難纏的對手,還是這個同代人,重病反而令對方的政治戰鬥力倍增,何其諷刺。

小詞典:Party-line vote

指在議會中,不同政黨的議員按照自己所屬的黨派要求統一投票,具體議題的政策細節、議員本人的立場和判斷,都讓位於政黨之爭。麥凱恩以反對「Party-line vote」著稱,負責黨內投票紀律的黨鞭,也對他無可奈何。美國劇集《紙牌屋》的主角,正是以擔任黨鞭捍衛「Party-line vote」起家。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8月9日

延伸閱讀:特朗普時代的表態:當麥當娜捲入政治漩渦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