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利將軍與「美國救國委員會」

在過去一個多月,美國政壇的最大震撼,自然是「另類右派」「國師」、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離任。對主流精英來說,這是和特朗普鬥爭一年的最大勝利,不少人期望隨著班農離開,特朗普會逐漸「正常化」,也就是由「狂人」變回正常人。假如班農離任是一劑良藥,藥引很可能是一個人:新任白宮幕僚長凱利將軍(John F. Kelly)。

凱利是退役四星上將,擔任幕僚長前,已經是特朗普委任的國土安全部長,也許是特朗普團隊中最具個人威望的一人。他的政治立場超然,沒有明顯黨派傾向,個人極重視紀律,在奧巴馬任內,曾表達過對美國-墨西哥邊境非法移民和毒品問題的擔憂,也曾支持特朗普在墨西哥邊境築牆、呼籲安排更多邊境巡邏部隊,因此被特朗普認為是「自己人」。

然而,這位將軍願意接手白宮幕僚長這燙手山芋,卻不是為了順從特朗普;恰恰相反,似乎是代表了軍方和特朗普攤牌,把「另類右派」勢力連根拔起。幕僚長職位懸空,因為來自共和黨建制派的幕僚長Priebus被解僱,主因據說是「捍衛特朗普路線不力」。但這更多是能力問題,多於政治問題,因為附近太多班農一類新貴,令幕僚長的傳統權力被架空。 凱利就職後,強調將管控白宮內部的全部通訊,扭轉之前總統與幕僚團隊混亂不堪的溝通。按既有規章,幕僚向總統提交訊息,都要經幕僚長過濾,再由幕僚長提交給總統,但Priebus完全不能確立這機制,一干新貴憑藉與特朗普的個人關係,就能輕易干政。凱利表面上要理順制度,其實就是向繞過制度的「另類右派」宣戰。

特朗普月前,一度任命比班農更出格、言行更有爭議性的Scaramucci,擔任白宮通訊主任,但他被任命後十日就被解僱,甚至還來不及正式上任,據說就是出自凱利的堅持。Scaramucci被任命後,公開說將繞過幕僚長、直接與特朗普交流,表面上是觸犯了凱利的禁忌,其實也是傳統精英對此人太不滿的大反撲。到了連「國師」班農也被解僱,凱利的角色就更明顯,而班農辭職後,說自己會繼續在體制外協助特朗普,抗擊「白宮內的民主黨人」,似乎是暗指凱利。可以想像軍方精英對另類右派的人,不會看得起。

凱利作為職業軍人的形象,和對政治意識形態鬥爭的疏離,都讓他擁有幾分超然地位。在共和黨建制派眼中,凱利是將白宮從政治中心變回政策中心的理想人選。根據與凱利共事的官員透露,凱利對政策內容並不武斷,但對於決策目標和決策過程的要求異常嚴厲,而且一視同仁。例如特朗普女兒伊萬卡作為「美國總統助理」,以往幾乎不會現身幕僚長主持的幕僚例會,但在凱利履職後,也乖乖準時列席。

凱利犧牲個人聲望,成為一位奇怪總統的幕僚長,可能是出於愛國心,但更可能是代表了軍方的集體利益。特朗普決定增兵阿富汗,和競選期間表示「不管中東閒事」的立場完全相反,明顯是接受了軍方立場,而放棄「另類右派」的堅持。凱利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當特朗普在戴維營與幕僚商議阿富汗戰略,凱利安排了國防部長馬蒂斯、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的團隊出現,而把班農等排除在外。

在華府內部,軍方並非孤立無援:特朗普除了信任軍人,也信任「紐約幫」,後者包括政府內部財金人員,心底裏都明白類似「必須和中國打貿易戰」一類口號(這又是「另類右派」代表納瓦羅教授的傑作),不可能實際操作,希望令特朗普走回常規。目前軍方、紐約幫正緊密合作,把「另類右派」排除在內,背後還得到共和黨主流派、右翼主流媒體的支持,媒體戲稱這是「美國救國委員會」。特朗普假如在未來幾年,都走這條路線,「另類右派」返回純在野身份,美國政局應會穩定得多/不過投票給特朗普的一大群支持者,恐怕就失望了。

小詞典:白宮幕僚長

美國白宮辦公廳內幕僚團隊的首領,美國總統的最高級助理之一。幕僚長有權管理幕僚團隊的通訊,在幕僚和總統之間,扮演橋樑與守門人的角色,通常負責各項行政指令的具體統籌、實踐,因此又有「美國總理」之稱。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8月29日

延伸閱讀:後蒂勒森時代:特朗普的新brinksmanship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