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後的品牌:特朗普的利益衝突

特朗普成為美國總統以來,除了一言一行引起爭議,他的家族生意會否構成利益衝突,也始終瓜田李下。特別檢察官穆勒被任命調查「通俄門」時,特朗普多番希望不要將調查範圍擴大到家族企業,卻予人此地無銀之感。雖然特朗普上任後,宣佈退出自己公司的營運,女兒伊萬卡、女婿庫什納加入總統顧問團隊後,也都與商業網絡保持距離,但說他的企業不可能從中獲利,卻有點自欺欺人。

在過去,特朗普的商業帝國一直未全面進入中國市場,儘管以「特朗普」冠名的不少產品(如服裝),都依賴來自中國的廉價勞工。特朗普愛女伊萬卡的公司出品服裝和鞋,這些產品的加工製作,同樣經大量中國勞工,品牌在中國的工廠,更被媒體揭露是「血汗工廠」,勞工待遇極差。表面上,特朗普當選後,把與中國發生聯繫的產業,全部記入「特朗普集團」名下,自身所持的集團股份,被注入特殊基金會、並被凍結,說是杜絕了中國政策和自身利益的結合。然而,進入龐大的中國市場,是每一個企業夢寐以求的事,特朗普集團自不例外。他的對華政策色厲內荏,會否是為了延後利益?我們自然不知道,因為無論是與否,都不可能有證據。

特朗普集團的重點一直是地產,而特朗普參選前,在海外已經有龐大地產項目,例如在中東。在以色列,特朗普曾計劃在特拉維夫興建大廈,女婿庫什納也有地產投資;在沙特,特朗普集團也計劃建造酒店,這些都是大手筆投資,符合特朗普一貫作風。項目目前同樣被「凍結」,但特朗普外交被指偏袒以色列、沙特,要是箇中有延後利益輸送,誰也不能查處。早前卡塔爾斷交危機期間,特朗普和國務卿蒂勒森立場相異,二人從前在中東的投資卻分別傾向沙特、卡塔爾,與外交立場有沒有直接關連,又是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特朗普家族與俄羅斯的商業往來,更是各方關注的重點。特朗普本人對俄羅斯市場的興趣廣為人知,也積極吸納俄羅斯資本,但始終沒有大型基建,只是將自己的品牌授權予俄羅斯產品,從而獲得授權費而已。特朗普強調自己(目前)和俄羅斯之間沒有利益合作,也許是事實,但昔日有沒有投資到特朗普集團的俄國資金有特殊使命,誰也說不準。假如「通俄門」找到這樣的痛腳,結果可大可小,這也是特朗普始終不敢對調查掉以輕心的原因。

說到底,特朗普這樣級數的富豪當美國總統,要完全排除利益衝突,雖然法律上是可能的,實際上卻是不可能的。何況美國對總統卸任之後的延後利益,一直缺乏有效監管:平民出身的總統如克林頓、奧巴馬,尚且可以通過卸任後的著作、演講致富,箇中是否涉及企業的延後報酬,見仁見智;一個本身已經是富豪的總統,可以鑽空子的空間,自然百倍。假如二十年後,「特朗普」成了俄羅斯最受歡迎的品牌,「伊萬卡」成了中國頭號名牌,理論上,這只反映「國際人民」對特朗普的擁戴,誰又能說甚麼?

小詞典:特朗普集團 (The Trump Organization)

特朗普家族建立的企業,1923年成立,創辦人是特朗普的祖母和父親,當時稱為「Elizabeth Trump & Son」。1971年,特朗普從家族接手經營集團,大舉拓展至不同領域,包括地產、投資、娛樂、酒店、媒體等,在世界各地都有業務,特朗普也成為家傳戶曉的大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宣佈把集團交給兩名兒子管理,但他本人依然全權持有集團。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9月27日

延伸閱讀:The Art of the Deal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