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論爭:特朗普Vs美式足球聯盟

特朗普和金正恩貌似宿敵,其實風格十分相近,都是通過不斷製造「危機」,來爭取各種各樣的其他利益,有時候轉移視線,有時候討價還價,有時候隔山打牛,學術上稱之為「brinksmanship」,或「瘋狂外交」,我們已曾多次介紹。近日特朗普在國內忽然不斷砲轟美式足球員「不愛國」,應用的公式幾乎一模一樣,箇中計算,我們也彷彿似曾相識。

特朗普的批評,源自部份美式足球員在比賽前奏國歌時不肯站立,形容這是「極不愛國」的行為;而球員在奏國歌時選擇半跪下來,則是為了抗議美國警方執法不公、歧視非裔族群。特朗普的批評,自此沒有停過,副總統彭斯觀賞美式足球比賽時,一如所料遇到同類行為,也要表態立刻離場,以博取特朗普讚賞。事件更漫延至職業籃球NBA,兩大球星居里、占士均炮轟特朗普,令事件幾乎演變成特朗普與整個體壇的對罵。

特朗普在內外交困之時,選擇美式足球為突破點,自然有其原因。今天的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賽事,大部份比賽的都是黑人球員,但在上世紀,NFL與其他職業聯賽一樣,球員都是白人為主,非裔球員被拒諸門外,只可到其他較少人留意的聯賽。這情況直到平權運動後才逐步改善,但在白人主義者眼中,這是國粹被「異化」的象徵,一直心有不甘。

即使非裔球員今天沒有比賽限制,但一直被賦予刻板形象,新聞學學者馬些李奧(Eugenio Mercurio)與菲力(Vincent Filak)曾對這現象有深入研究。他們整理NFL1998-2007年間的NFL新人選秀時,評論員對四分衛球員(一個美式足球的關鍵位置)的評語,發現黑人球員大多被形容為「體能良好、但欠缺心理質素」,白人球員則剛好相反。須知參加新人選秀前,這些球員已經參與過競爭激列的大學聯賽,「體能好、欠心理質素」的球員,在大學聯賽也不易生存,若說非裔球員都是如此,未免難以令人信服。

非裔球員的「玻璃天花板」

球員以外,球隊的靈魂還有教練團、管理層,非裔員工面對的「玻璃天花板」,亦比球員層面更多。以往NFL教練團基乎全是白人,為此NFL於2002年通過「朗尼條款」(Rooney Rule),規定招聘教練等位置時,必須要有至少一名少數族裔納入面試名單,否則球會會遭罰款。條款實行後,除了令少數族裔有更多面試機會,擔任相關職位的非裔人數,自然亦有所增加,但也自然引起是否存在「正面歧視」的討論,起碼對白人主義者而言,這又是濫用「政治正確」的例子。事實上,「朗尼條款」只是「軟性肯定行動」(Soft Affirmative Action),即規定少數族裔有平等的面試機會,而非將種族作為招聘時的評核因素,這是否「正面歧視」,有相當大的詮釋空間。通過把社會討論延伸到這類「軟性行動」,特朗普的戰線就可以無限擴大,因為類似的「模糊肯定行動」在美國為數眾多,而以往的辯論,只在於硬性的政治正確規定。爭議激起千重浪,特朗普的算盤,其實已經打響了。

「肯定行動」源自五、六十年代的民權運動,涵蓋範圍甚廣,從巴士座位使用權到投票權,都是爭取範圍,當時從校園到街頭都有連串不合作運動,令政府不得不回應。甘迺迪總統於1961年簽署行政命令,正式推動肯定行動,確保招聘過程中,種族、信仰、膚色、血統等,不成為考慮因素。1964年約翰遜總統年代的民權法,更正式禁止對種族、宗教、性別等歧視。那些年,大部份非裔學生都積極參與一系列抵抗運動,當中不少是美式足球員、教練。部份非裔學生沒選擇職業足球員的路,但留在各院校擔任不同委員會、項目的肯定行動職員,有些更視之為終身職業,對推動校園政治正確,起了重要作用。亦因此對比其他運動,大學美式足球聯賽與職業聯賽的關係更緊密,而在白人主義者眼中,這是刻意保護非裔人士的一條龍「永續福利」,反映了白人遭受「逆向歧視」的冰山一角,早就心懷不滿。

美式足球與美國人身份認同

特朗普選擇對美式足球員開炮,也因為他明白這運動與美國人的身份認同,有特別密切的關係。從美式足球的攻守模式、戰述部署,到每個球員的職責,都與傳統戰爭的對陣極為相似,很符合美國右翼提倡的勇武精神。加上美式足球被視為體現「健碩基督教」(Muscular Christianity)精神的運動,這觀念源於19世紀的英國,推動者嘗試結合運動與信仰,強調男性特質對社會的重要性,一系列運動如美式足球、藍球等,都是在這背景下演變出來,「健碩基督教」運動就在美國校園殖根。美式足球的受歡迎程度,在美國也高於籃球、棒球、冰球等其他三大職業聯賽,美國人對美式足球的熱情,是從中學、大學開始,加上外國人興趣不大,反而更成了美國精神代言人。

不過在大眾媒體,更常見的是以個人恩怨,解讀這場「戰役」,這也暗合特朗普作為媒體大亨操控媒體的技巧。那些年,特朗普曾任美國美式足球聯盟(USFL)新澤西將軍隊班主,他曾在1984年呼籲,將原本在春夏兩季舉行的USFL改至秋季開始,以與NFL直接競爭,並批評NFL在美式足球運動的壟斷。到了2014年,他未能收購NFL的水牛城比爾隊,不少人認為他自此惱羞成怒。特朗普自然知道這些往事,最能牽動普羅大眾的情緒,只要發幾個Twitters,事件就迅速炒熱,令美國人天天關注,既能鞏固白人主義支持者的基本盤,在共和黨內部以「愛國主義」考察忠誠度,並對「通俄門」一類指控轉移視線,槓桿效應不可謂不大。我們不要忘記,特朗普競選美國總統時,曾經說過「足球變得軟弱,正如我們的國家變得軟弱」,可見他對美式足球員的批評不是偶然,而是緊扣他一直以來「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文宣。這和金正恩久不久就試射導彈,本質上又有何區別?

小詞典: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

成立於1920年的職業聯賽,目前共有32支球隊。常規賽由秋季開始,隨後為季後賽,最後兩強爭奪通常於二月舉辦的超級盃,是為全國性盛事。聯賽初成立時,各球隊對非裔球員並不接納,他們大多到美國美式足球聯盟(AFL)參加比賽。1970年賽季,NFL與AFL正式合併,非裔球員地位才得到改善。近年NFL積極對外推廣,例如在英國足球聖地溫布萊球場舉辦過多場常規賽。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10月16日

延伸閱讀:後蒂勒森時代:特朗普的新brinksmanship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