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跳樓機到智能手機:金正恩改革開放

昨天談及金正恩時代的北韓GDP增長,而在極權一面以外,金正恩也有意搞「改革開放」,讓人民「分享經濟發展成果」。通常外間對這類資訊嗤之以鼻,但我們絕不能忽視一般人對生活改善的觀感:封閉的資訊,加上「新生活」的出現,也許足以令大多數人麻木下去。

金正恩上台後,雖然對外姿態強硬,但也開始容許國內經濟有更多「市場原素」,中小企、個體戶都在擴張,連便利店這種「資本主義產物」也開始普遍。十年前,筆者第一次到北韓之時,入境還要把手提電話存放在移民局,以確保國內沒有人使用「高科技通訊」,但現在一切已經改變,居然有1/10北韓人擁有手機,更有國產「阿里郎」品牌,據說有北韓人認為檔次比中國製造的手機還要高,已成為北韓人的熱門求婚禮物。由於北韓人已經可以上網,網購也開始流行起來──當然,那依然是名符其實的「內聯網」,不能連到外國網站,網購平台亦是北韓自家研發,但起碼能帶動內銷。

虛擬世界以外,近年北韓的實體硬件「進步」,同樣有跡可尋。2016年元旦,首列北韓製地鐵列車正式啟用,代替以往來自東柏林的二手車卡,在這新式列車上,關愛座、通訊系統無所不有,令北韓人彷彿一下子走過幾十年。在金日成時代就開始興建、但一直「爛尾」而閒置多年的平壤地標柳京飯店,近日據報也重新動工,象徵意義鮮明,同時平壤也有越來越多的高樓大廈。金正恩繼承了家族傳統,鍾愛迪士尼和遊樂場,他親自試玩機動遊戲的片段深入民心,現在跳樓機、太空飛車等,都成了北韓人週末娛樂,最新3D電影院是人民另一新寵兒。

與此同時,金正恩也開始發展北韓的「軟實力」:利用外界對北韓的獵奇心態,大搞特色旅遊,例如平壤馬拉松就是近來最成功的嘗試,形象健康,經歷獨特,由於獨一無二,價格也就同樣獨特。過往封閉的地方,部份亦開始開放給深度遊和傳媒,令遊客有更多機會接觸北韓百姓,「體驗主體思想的偉大」。北韓當局揚言到2020年,每年觀光人數會達到200萬,這一筆外匯,不可小覷。

當然,北韓「GDP高速增長」也好,「改革開放」也好,一切有大量水份。說到底,北韓人均年收入依然只得150萬韓圜,即1342美元,少於南韓百姓的5%,所謂「增長」,始終是相對概念。而且很多剛才提及的新建設,都集中在首都平壤,北韓其他地方的百姓,依然屬於另一世界;而平壤權貴家族與一般百姓之間的鴻溝,亦是客觀現實。問題是在鞏固政權的角度而言,有限度的生活改善、嚴密控制的資訊,可能比大幅度生活改善、自由流通的資訊更有利於管治,因為更多人會從中得到「既得利益者」的感覺/錯覺,有了失去「利益」的恐懼,反而更不希望出現改變。那些假設北韓人民會「起義」的外國評論,始終見不及此,難免誤判連連。

小詞典:柳京飯店

1987年開始興建的北韓酒店,預計樓高330米、105層,有3000間房間,外型為大三角金字塔,作為平壤地標,預計1989年開幕,但工程一直延誤至今。雖然不時有傳不同公司願意承擔計劃,但都是無疾而終,令酒店成了北韓好大喜功的尷尬大白象。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10月26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