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不落奇緣

「孟師」來自印度的反英同伴,被誘導供出「黑材料」時,對愛德華七世等發出的諷刺,一針見血:「孟師和你們一樣,希望獻媚,懂得逢迎,知道爭取機會,結果他按照你們的方法,勝過了你們,可見大英帝國,終不能持久」。這種兩面三刀、不流血奪權、靠官僚程序殺人的手段,的確是英國貴族的看家本領,被無數英國培訓的公務員繼承。而「孟師」沒有這樣的訓練,卻憑個人機智和觀察能力,適者生存,在深宮中存活下來。不知這算是「英國文化」的成功,還是失敗?

何志平的名單:乍得篇

乍得本來相當貧窮,有「非洲死亡之心」之稱,大部份國土為沙漠,只有南部雨林區相對宜居,但在21世紀初發現石油,此外還有不少礦產,國勢理應開始騰飛。然而乍得的貪污程度也居於世界前列,售賣天然資源所得,基本上落入政府和既得利益者手中,他們同時也得到大量外國「援助」,一般百姓並未能分享經濟發展成果。

21世紀地緣政治外傳:不能小覷的阿拉斯加

看見阿拉斯加冰天雪地的繁榮,對岸俄國人自然又羨又妒,畢竟這曾經是俄羅斯領土。「賤賣」阿拉斯加後,俄羅斯才發現失去了龐大的能源儲備、天然資源,也永久喪失在美洲制衡美國的地利。假如蘇聯在冷戰年代擁有阿拉斯加,對美國軍力部署的牽制,肯定大大增加,連帶整個北美的格局,也可能不一樣。

柬埔寨洪森,會成為下一個穆加貝嗎?

穆加貝曾是國家英雄,帶領津巴布韋終結白人種族主義政權,也曾令經濟發展,改善農民生活和醫療水平,而洪森同樣是「新柬埔寨」的救星:經過赤柬恐怖時代、越南變相殖民,柬埔寨上下只希望恢復穩定、經濟正常發展,因此在民主化後,儘管一度選出拉納列王子執政,最後洪森還是在連串政變後穩住局面,經過民主洗禮而成為強人,經濟增長在東盟國家當中位居前列,一派中興景象。

中國崛起Vs三十年代納粹德國

假如暫且不談納粹對猶太人的屠殺,而單看經濟層面,希特拉在三十年代並非沒有政績,納粹經濟政策可謂既不左、也不右,但相當實用。對希特拉而言,只要能鞏固納粹黨的執政地位,強化國家軍事實力便可,經濟復興只是工具,也會做數據說服國民。

何志平的名單

「何志平的名單」,是一篇十多年前的評論文章,我依然有印象,因為那是關於何志平擔任民政事務局局長時,委任了一批「年青才俊」加入一個政府委員會,回應當時沸沸揚揚的保育事宜。筆者當年二十多歲,是其中一人,雖然很多細節都回憶模糊,但對何局長的印象很深。

人工智能TA:還需要人類助教嗎?

兩年前,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人工智能學科的Ashok Goel教授,利用人工智能「製造」了一名「教學助理」,名叫「Jill Watson」。「她」是由 IBM Watson 智能平台研發,已經任教兩個學期,回覆學生的精確度高達97%,初時學生都不為意助教原來不是人,發現真相後,無不震驚。

一帶一路外傳:由「印度五毛」的反華情緒談起

印度民族主義由來已久,但自從人氣總理穆迪上台,才真正成為國家指導思想。雖然莫迪表面上對北京還算客氣,但親政府媒體不時煽動反華情緒,以加強國民向心力,令其他媒體爭相效法,卻是不爭事實。近年中國不再韜光養悔,「一帶一路」亦觸動印度神經,但印度經濟偏偏高度倚賴中國,2014年印度出口164億美元貨品到中國,卻從中國入口584億美元貨品,短期內亦難以改變逆差。結果,民間的反華情緒、和數字上的對華依賴,就成為奇怪的共生現象。

兩韓統一,還可能嗎?

南北韓統一,對上一代人來說,曾是真正可追求的夢想。即使是十多年前,我們也曾見證過南韓總統金大中推動「陽光政策」,兩韓在2000年悉尼奧運開幕禮共同入場,彷彿韓國統一夢有一線曙光。但隨著北韓不斷核試、試射導彈,兩韓關係大幅惡化,同時南韓經濟騰飛,新一代大都失去談統一的誘因,情願永遠這樣分治下去。然而兩韓統一與否,其實不容自己決定:只要北韓金氏政權崩潰,問題就變成現實。究竟一個統一的「大韓國」,會否成為東北亞強國,又會面對怎樣的挑戰?

特朗普訪華外章:當中國在阿拉斯加「集氣」

對中國投資,阿拉斯加自然十分歡迎,一位曾研究阿拉斯加輸氣管計劃的官員表示:「就算第一艘運氣船不能在原定的2023年開出,能在2025、2026年成事,阿拉斯加人都會欣喜若狂。」此外,這也可能是特朗普「獎勵」阿拉斯加政界(例如前州長兼「茶黨」精神領袖佩琳)支持他競選的禮物。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