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又一分離主義案例:北非領地休達

歐洲國家當中,西班牙可能是分離主義最嚴重的一個,除了加泰隆尼亞、巴斯克,有潛在分裂傾向的還有不少,中央政府對加泰毫不動搖,亦是意料中事。這些地方當中,較少人關注的是西班牙北非領地休達(Ceuta)和梅利利亞(Melilla);筆者在葡萄牙的澳門友人李浚賢,是少數對這地方有研究的朋友,大概因為它和澳門的歷史,不無可比之處。

休達和西班牙的淵源,可以追溯至公元7世紀。當時北非穆斯林摩爾人揮軍北上,控制了伊比利亞半島大部分地區,建立伊斯蘭政權,休達就是商貿兼軍事重鎮。後來基督徒日漸壯大,在「收復失地運動」奪得整個半島,再統一為西班牙王國,然後進軍北非對岸,休達終於在1580年落入西班牙手中。

到了西方殖民擴張時代,摩洛哥被法國和西班牙瓜分,北部沿岸成為「西屬摩洛哥」,南部大片土地變成法國保護國,再南部則是另一西班牙屬地「西屬撒哈拉」,但休達依然被當作西班牙本部管理。二戰後,西班牙於1956年主動撤出摩洛哥,卻又保留休達和梅利利亞在手,成為西班牙僅有的北非領地。摩洛哥至今堅稱擁有休達主權,但由於經濟發展依靠西班牙,不得不對休達「長期打算、充份利用」,儘管偶有磨擦,單方面軍事兼併始終不是選項。

然而在西班牙眼中,歐洲人早在發現新大陸前,就開始管治休達,這是基督徒與穆斯林交戰的結果,與後期的殖民主義毫無關係。西班牙曾表示不惜出兵保衛休達,歷史上也爆發過休達圍城戰,不過知道實力今非昔比,也一直避免過分刺激摩洛哥,所以休達、梅利利亞都被設定為地位更特殊的「自治市」,而非本土17個行政區那樣的「自治區」。

休達從未出現在「聯合國非自治領土」清單,當地也未聞有獨立主張,卻不代表西班牙的管治高枕無憂。今天休達約有8萬人,其中50%西裔、45%摩洛哥裔,構成了小城內部的二元張力。在西班牙四百多年管治下,兩大族群的地位從不平等,穆斯林往往是來自摩洛哥的新移民,他們在1980年代之前,甚至不被賦予公民身份,至今也只能是二等公民,未能打破西班牙裔的壟斷。這些穆斯林一方面有摩洛哥認同,但也不諱言對摩洛哥的相對腐敗有清醒認識,因而只要境內西裔不太過分,也寧願成為西班牙的非主流族裔,也不期待休達併入摩洛哥。

至於休達的西班牙裔雖然對小城有感情,也為其多元文化自豪,但由於長期面對摩洛哥「他者」,不但沒有加泰那樣的離心傾向,反而拼命抓緊西班牙認同,以免休達終有一天被短視的中央政府拋棄。因此,休達人在近幾次大選,都集中投票給本族右翼力量,相信強硬「親西政策」更能捍衛自身權益。在這樣的背景下,西裔主導的休達自然強烈反對加泰獨立,除了休達議會在加泰公投前一週明確反對,休達政府主席更高調力挺馬德里收回加泰自治權,表明休達將與全國團結一致,戰勝「加泰政變」,「正如當年戰勝ETA(巴斯克分離組織)那樣」。

對他者的恐懼,目前令休達與馬德里的關係親密無比;問題是一旦境內穆斯林反客為主,變成多數,那時候即使不要求「回歸」摩洛哥,也可能要求更大自治權,以求繼續享受歐盟身份的便利,同時也享有「當家作主」的快感。近年不少摩洛哥人以休達為進入歐盟的跳板,歐盟各國早有微言,特別擔心恐怖份子以此為漏洞。西班牙如何善用北非領地,而不致製造新矛盾,也很考中央政府的智慧。

小詞典:里斯本條約(Treaty of Lisbon)

16世紀發生葡萄牙王位繼承危機,西班牙乘虛而入,在1580年開始,同時統治西班牙、葡萄牙和休達地區。1668年,葡萄牙光復戰爭二十多年後,西葡簽署《里斯本條約》,西班牙承認葡萄牙恢復獨立,葡萄牙則聲明放棄休達,西班牙對休達的主權和治權,自此確立至今。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11月3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