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恐怖主義絕緣體?

美國再次發生恐襲,似乎大眾都已麻木;歐洲各國同樣不時有恐襲,也不知何處安全。那最安全的國家在哪裡?

去年3月,「伊斯蘭國」旗下機構表揚在布魯塞爾發動的恐襲時,罕有提及葡萄牙:「今天是布魯塞爾及其機場,明天可以是葡萄牙和匈牙利」。然而根據美國媒體研究所(MEMRI)等的解讀,「伊斯蘭國」純粹是為了宣稱「自己有能力攻擊歐洲任何一個角落」,不但不是針對葡萄牙,反而側面證實了「葡萄牙恐襲風險遠低於其它歐洲國家」這印象。今年6月,智庫「經濟與和平研究所」的分析顯示,葡萄牙在「全球最安全國家」排行榜中名列第3,僅次於冰島和紐西蘭。

葡萄牙全境曾是伊斯蘭勢力領土,屬於「伊斯蘭國」口中的「哈里發國」範圍,加上身為北約成員國,對反恐自然有共同立場,也不是特別獨善其身。十多年前美國組成聯軍出兵伊拉克時,法、德、俄牽頭反對,美國卻拉攏西班牙、葡萄牙,決定出兵前的美、英、西、葡四巨頭會議,還是在葡萄牙的亞速爾群島舉行。因此要進解釋葡萄牙的低恐襲風險,必須從當地的人口結構入手。

歷史上,葡萄牙長期以來都是人口移出國:無論是近代葡人為「航海大發現」海外殖民而離鄉別井,還是20世紀初因國內經濟不景氣而前往其他歐美國家謀生,離開葡萄牙的人口,總是遠多於新移民(後者絕大部份來自葡萄牙海外殖民地)。是到了1974年,康乃馨革命爆發,葡萄牙極右獨裁政權及殖民帝國垮台,安哥拉、莫桑比克等新獨立的非洲葡語國家卻陷入內戰旋渦,大量當地葡僑和非裔人口選擇在葡萄牙重新開始,葡萄牙因而出現了第一波移入潮。

隨後十多年間,葡萄牙積極融入歐陸政經秩序,並以1986年成為歐共體成員國為里程碑。加入歐共體後,葡萄牙獲得大量工農業補貼,本地基建和私人樓宇工程乘勢開始,更多人移入葡萄牙求工作,填補了當年大量的新職位空缺。進入1990年代,葡萄牙新移民來源地變得更多元,包括了東歐、巴西、南亞和中國。但葡萄牙的移民和移民第二代人口數量,還是不超過總人口的13%,比例是整個西歐最低。

葡萄牙的伊斯蘭社群以南亞裔為主體,與中東、北非沒有密切聯繫,也鮮有蓋達、「伊斯蘭國」滲透等報導。其實葡萄牙各大主流政黨均持人道立場,高調表態接納中東難民,只是由於經濟規模不如英、法、德、西等大國,一直不是中東移民首選。根據官方統計,受「伊斯蘭國」影響而選擇葡萄牙的難民,目前只有約480人,與動輒數以萬計的赴德難民相比,不可同日而語。

不少移民葡萄牙的安哥拉人,不得不是經濟上次一等,反而是受惠於當地石油經濟的暴發戶,買下葡萄牙的高尚地段,構成了「新貴族」階級,極端份子要滲透,並不容易。另一方面,新移民大都是來投資、不工作的一群,就是有文化差異,本地人也知道他們會帶來就業,落入極端思想的,同樣有限。西班牙有巴塞羅那、馬德里等歐洲都會,葡萄牙相對單一的社群,國內也沒有西班牙那樣的分離主義矛盾,卻令恐襲的宣傳效用降低。「象以齒焚身」,葡萄牙只要保持低調,說不定能慢慢成為歐洲後院的天堂。

小詞典:安達盧斯(Al-Andalus

穆斯林管治伊比利亞搬到時的名稱。公元711年,信奉伊斯蘭教的北非摩爾人揮軍北上,攻陷西哥德王國,伊比利亞半島史上首次落入穆斯林政權手中。11世紀開始,歐洲多個基督教王國領導的「收復失地運動」出現重大突破,摩爾人在隨後300年間節節敗退,最終在1492年徹底消失於伊比利亞半島。

信報財經新聞,2017年11月7日

延伸閱讀:葡語區狂想曲與「大灣區」:薩拉馬哥《石筏》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