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被忽視的大危機:馬達加斯加鼠疫

2017年快將過去,一如以往,「大事回顧」都是集中在大國博弈、選舉公投、恐襲內戰,但不少非主流地區的大事,依靠華文媒體,可能聞所未聞。馬達加斯加鼠疫大爆發,大概是例子之一。

坦白說,要不是打算到馬達加斯加渡假,也不會關注這新聞。馬達加斯加是全球第四大島,生態系統自成體系,從前的古王國也很值得研究,不過獨立以來發展滯後,社會主義時代固然蹉跎歲月,此後的貪污腐敗也從未停止。島上不時爆發疫症,固然有自然原因,但這國家位居全球最窮困之列,管治問題也責無旁貸。

鼠疫曾在中世紀肆虐歐洲,近年鮮有出現,2014年卻在馬達加斯加爆發過一次,造成40人死亡。今年8月,鼠疫再次在當地爆發,而且經人傳人,病毒也出現變種,被專家研判為高危,至今確認2000多宗案例,造成209人死亡,成了當地50年來最嚴重疫症。假如治療不及,鼠疫可以令人在72小時內死亡,因此全國人心惶惶,鄰國也對馬達加斯加人入境特別關照,世衛更一度對毛里求斯、塞舌爾等九個鄰國發出警報。本來經濟已欠佳的馬達加斯加,又遭逢旅遊業重創,郵輪都不再靠岸,航機乘客也紛紛退訂,雖然政府宣佈疫情受控,但信心明顯未能恢復。

假如單是鼠疫,到當地旅遊的風險,還只是健康問題,但隨後發生的其他危機,令風險變得更複雜。馬達加斯加平均一名醫生要照顧16000人,不少人根本沒有現代醫學概念,也不信任醫生。疫情爆發後,醫院病人大逃亡,感染鼠疫的人被關在醫院內,反而情願回家。那些較接觸現代知識的一群,則對馬達加斯加醫療質素心知肚明,擔心針孔不乾淨,也情願逃出,以土法治病。單是這種心態,就能發現馬達加斯加距離現代化,還有漫漫長路。

到了疫情緩和,又驚聞另一新聞:島上監獄被幫派攻擊,百多名囚犯集體越獄。雖然這和鼠疫沒有直接關係,但鼠疫期間,囚犯的探監安排被取消,也就是影響了地下秩序基本運作,而幫派仇殺是馬達加斯加日常生活一部份,任何「秩序」的破壞,都可能製造新危機。集體劫獄的導火線,是幫派追殺獄中一名謀殺疑犯,當地人懷疑監獄官吏必有內應,處理案件的司法人員也要逃亡避風頭。

鼠疫高峰期間,衛生專家擔心過出現全球大爆發,而作為源頭的馬達加斯加如此管治、如此民情,疫情一旦失控,內部治安、秩序,不堪設想。在這個80%以上人民每日生活水平不足2美元的國家,要是掀起逃亡潮,結局怎樣,不寒而慄。

小詞典:法屬馬達加斯加

馬達加斯加本來有眾多部落王國,被法國逐一征服,1897年,法國正式宣佈把馬達加斯加變成殖民地。1958年獲自治,1960年完全獨立。二戰期間,納粹德國一度考慮把猶太人集體流放到法屬馬達加斯加,作為「最後問題」的解決方案,也就是讓其在生活惡劣、與世隔絕的島嶼自生自滅,島上情況,可見一斑。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12月20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