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也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屬2017年最後一宗國際大事,但其實俄羅斯的立場,和美國大同小異,得到的國際迴響卻徹底相反。這裏的對比,既反映了俄羅斯外交「語言偽術」的精湛細膩;特朗普的粗枝大葉,也表露無遺。

去年4月,俄羅斯外交部也就耶路撒冷問題發表聲明。聲明首先重申,支持聯合國以往通過的以巴問題解決方案原則,包括以東耶路撒冷為未來巴勒斯坦國的首都。與此同時,在上述前提下,俄羅斯會視西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

這聲明高明之處,在於各方都能各取所需。首先,俄羅斯把一切原則都演繹為「聯合國方案」的推演,也就是一切尊重聯合國,與特朗普處處和聯合國對著幹截然不同,起碼字眼上、禮貌上、形式上給足面子。對以色列而言,俄羅斯「視西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屬於現在進行式,而在巴勒斯坦獲普遍承認立國前,「視東耶路撒冷為巴勒斯坦國首都」,則屬於將來式,所以也是一大外交成就。但對巴勒斯坦而言,俄羅斯這態度,總算明確承認東耶路撒冷屬於巴勒斯坦,比美國要進了一步,加上俄羅斯的「西耶路撒冷宣言」,理論上只是一個邏輯推論,保護傘充足,所以也沒有激起群眾任何反彈。不像特朗普,宣佈承認整個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更要搬遷美國大使館到耶路撒冷,外交上的迴旋空間少了很多,更將「道德高地」拱手相讓。日後美國要調解中東,將會更缺乏說服力,反而俄羅斯卻得到更大話語權,各方都爭相拉攏,這才是外交的真諦。不過特朗普根本不是要搞外交,關心的受眾只有國內一小撮人,卻又當別論。

更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與以巴雙方的關係一直良好,假如承擔更多和平調解工作,也的確比特朗普更有說服力。俄羅斯目前是中東和平四方集團成員之一,和以巴雙方都有特殊淵源。前蘇聯除了在二戰時接收大量猶太人,亦有份推動以色列立國,更是第二個承認以色列合法地位的國家,雙方一直關係密切。以色列有大量由俄羅斯移民來的猶太人,擁有俄羅斯境外最大的俄語族群之一,蘇聯更一度希望令以色列成為中東第一個共產政權。雖然以色列立國後選擇倒向西方,但普京的俄羅斯政府卻完全消化了冷戰時代的隔閡,和以色列建立了全方位緊密關係。此外,普京與內塔尼亞胡的私交甚好,不像美國不時有討厭以色列領袖的總統出現,例如奧巴馬和內塔尼亞胡之間,就鬧得很僵。

另一方面,冷戰期間,蘇聯國策是拉攏「亞非拉」國家,巴勒斯坦問題是團結阿拉伯的核心議題,所以一直利用巴勒斯坦為槓桿。初時蘇聯還對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有戒心,直至阿拉發特接任巴解主席前,親自到訪莫斯科,才得到信任。自始雙方關係密切,蘇聯更派KGB訓練巴解成員。蘇聯解體後,俄羅斯依然支持阿拉發特的接班人阿巴斯,甚至為巴勒斯坦爭取在聯合國的觀察員國地位,不把管理加沙地帶的哈馬斯為恐怖組織,又多次譴責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動,都令巴勒斯坦人普遍對俄羅斯存有好感。

普京努力平衡以巴雙方,越來越積極介入中東,除了為增加俄羅斯的國際影響力,也是利用美國出現孤立主義,乘虛而入。近年伊朗、土耳其都靠攏俄羅斯,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又被普京的大軍救了過來,加上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對中東的影響力,俄羅斯的「大中東戰略」已經成熟。特朗普除了「令中國再次強大」,似乎也在「令俄國再次強大」,他在國際社會,其實很受歡迎呢。

小詞典:東耶路撒冷

聯合國最初對以巴分治的決議,把耶路撒冷列為國際城市,不屬兩國正式部份。但第一次中東戰爭後,以色列佔領了西耶路撒冷,約旦則乘機吞併了東耶路撒冷;到了1967年六日戰爭後,東耶路撒冷也被以色列佔領。目前部份東耶路撒冷地區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管治,和以色列管轄區有圍牆相隔,根據「兩國方案」,應為未來巴勒斯坦國的首都。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1月9日

延伸閱讀:「正面反閃族主義」:猶太人對美國政治影響有多大?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