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時代,屬貓的越南人

到了近代,越南有貓年、而中國沒有,卻成了越南「去中國化」的又一佐證。正如本欄多次講述,越南本來受中國文化影響甚深,越共、中共也曾是兄弟黨,但近年兩國關係越來越多暗湧,海陸兩方的領土爭議依然存在,而且越南被北京視為投向了美國,已經成為中國在地緣政治的一大絆腳石。

太平洋島國瑙魯「打回原形」之路

瑙魯本來在澳洲投資了地標式摩天大廈「瑙魯大廈」,除了用來炫富,也是作為一旦氣候變化、國家陸沉的逃生門。但國家破產後,瑙魯不得不變賣在澳洲的資產,連「瑙魯大廈」也不例外,此外還有其他酒店、房地產等,都一筆勾銷。

Tesla對世界經濟的影響

電動車目前在香港的不普及,和香港的國際地位,完全是不成正比的:去年電動車在香港的銷量大減96%,車價升幅高達一倍,燃油車的增長卻有10%,這些數字,幾乎100%源自政府政策。政策背後的理念是甚麼,就言人人殊了。

「拉美香港」巴拿馬

但其實巴拿馬有更重要的全球地緣政治角色,有點像昔日香港,具有左右逢源的先天特性,同時也有獨一無二的戰略價值。巴拿馬的獨立,本來就是人為的,美國因為要完全控制巴拿馬運河,策動當地脫離哥倫比亞獨立,自此巴拿馬成了美國「後院」,美國也通過掌控殖民地「運河區」,和曾經建立的美軍基地,掌握了巴拿馬經濟、軍事命脈。

日本-紐西蘭-台灣地震賑災樞紐

這種島嶼情結,不一定涉及政治認同,但也是另一種源自地緣政治的命運共同體。北京若純粹以泛政治化角度視之,固然可說是「台灣要成為海洋國家的陰謀」,但這種文宣很容易適得其反,也不符合「統戰」之道。

那些年,南北韓也曾合組聯隊……

不要以為當年冷戰終結、北韓受壓、南韓民主化,兩韓聯隊就水到渠成。1991年聯隊組成的經過,比今次冬奧聯隊,只有更崎嶇。北韓方面,由於不滿未能與南韓合辦1988年夏季奧運會,曾做出不少驚人之舉,特別是在1987年炸毀大韓航空858號班機,恐嚇破壞韓奧,令全球震駭。南韓也有自己的問題,當時獨裁者全斗煥下台不久,他對北韓態度強硬,亦借此控制人民,更造成光州事件,若不是奧運迫近,新接任的總統盧泰愚,也不會是透過民主選舉產生,但一時要和北韓走得太近,也要面對大量壓力。在這些背景下,盧泰愚還是向金日成提出組成聯隊,希望贏得民意,鞏固自己權力;失去蘇聯強援的金日成心領神會,希望「正常化」自己的形象,以免成為下一個被「和平演變」的目標。兩韓聯隊就在雙方領導人各取所需的計算下,曇花一現。

冷戰年代的美國「銳實力」﹕從歐非多國的政治戰爭說起

最具體的「銳實力」式例子,包括美國戰後對希臘、土耳其政治的介入。戰後希臘陷入內戰,英國支持希臘王國,對抗南斯拉夫、保加利亞與阿爾巴尼亞支持的國民軍、左翼勢力。1947年,二戰後勢力大不如前的英國向美國表示,已無力在經濟上支持希臘,需要美國接手。根據學者卡斯美維斯(Christos Kassimeris)研究,美國除了在財政、軍事上的援助外,CIA還與當地情報機構合作,執行大量政治監控活動,而這種較為「輕量」的支持,是為美國在希臘內戰的基本原則,以免希臘通過民主程序,落入蘇聯陣營。

英法「約翰遜大橋」:港珠澳大橋後的世界奇蹟?

約翰遜提出這類創意狂想,可謂他的個人特徵之一。這些年來,他的類似創作多不勝數,在擔任倫敦市長時,就建議在泰晤士河上興建機場或橋上花園,但也有部份構想得以落實,例如泰晤士河吊車,與及被稱為「Borismaster」的新型倫敦巴士,以取締行走了六十多年的Routemaster。不過,都有點淪為大白象。

脫北者池成鎬:特朗普的新棋子?

北者的經歷當然辛酸,也很值得同情,但成為政客棋子,尤其是在美國和南韓,也是常態。政客固然可以利用脫北者達到政治目的、爭取道德高地,往往有意無意間鼓勵他們誇大慘況;而脫北者到了國外也要生存,但往往因為缺乏教育而成為「低端人口」,分享的故事若說完全沒有「加大力度」,反而不合常情。池成鎬是少數脫北者受到高等教育的特例,被邀請到美國國會這經歷更是絕無僅有,但是否代表所言的親身經歷100%可信,卻也未能斷言。

光環背後: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門檻

「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人」是一個很有趣的銜頭,筆者聽過不少演講,講者都以「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以表揚某領域的貢獻」為主要生平介紹,但這些人的份量,可以有很大落差。一些本地媒體介紹諾貝爾和平獎提名時,強調門檻「很高」,但事實上,門檻相當低。翻查諾貝爾和平獎的官方網頁,有資格提名的包括各地大學教授(特別註明榮休教授、正教授、副教授三個職級),前提是任教和「和平研究」的相關科目,包括歷史、社會科學、法律、哲學、神學、宗教等,以及各地和平研究所、外交研究所的所長。換句話說,連筆者這樣的人,也有資格提名諾貝爾和平獎;只要每年提名一個朋友,十年後就可以認識十個「諾貝爾和平獎被提名人」,再安排他們巡迴演講,實在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原則。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