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香港」巴拿馬

世界盃決賽週快將舉行,今屆有兩枝首次亮相的國家隊,除了「神奇球隊」冰島,還有更神奇的中北美洲賽區巴拿馬。巴拿馬在去年 10 月最後一輪分組賽,獲得最後一個直接晉身決賽週的資格,而被踢走的,包括一手催生巴拿馬獨立、和巴拿馬愛恨交纏的超級大國美國。巴拿馬打入決賽周,也成了這個拉美小國走向國際舞台的里程碑。

我們對巴拿馬的認識,除了運河、毒品、《巴拿馬文件》,或許就是去年突然宣佈與台北斷交、與北京建交的新聞。但其實巴拿馬有更重要的全球地緣政治角色,有點像昔日香港,具有左右逢源的先天特性,同時也有獨一無二的戰略價值。巴拿馬的獨立,本來就是人為的,美國因為要完全控制巴拿馬運河,策動當地脫離哥倫比亞獨立,自此巴拿馬成了美國「後院」,美國也通過掌控殖民地「運河區」,和曾經建立的美軍基地,掌握了巴拿馬經濟、軍事命脈。

有了運河,巴拿馬長期是南北美洲地下經濟的樞紐,也是各方走私、販毒、漏稅、和政府通過「白手套」執行非常任務的地方,這些都和昔日香港、澳門異曲同工。因此,各方地上、地下勢力都有代表在巴拿馬,巴拿馬權貴也要和各路神仙打交道,著名的前總統諾列加就是典型例子。諾列加是美國一手培訓的軍人,曾在台灣受訓,也為美國中情局工作,掌權初時完全得到美國支持。但後來因為利益分配不均,美國和他翻臉,並以諾列加和哥倫比亞大毒販艾斯高巴合作往美國運毒為由,將之列為「國際毒販」、「獨裁者」。同時美國在哥倫比亞進行反毒戰爭,而哥倫比亞是拉美少數右翼長期掌權的國家,即使是左翼反美思潮高漲時,也依然是高調親美的盟友。

1989 1220日,美國總統老布殊以「反獨裁」之名突襲巴拿馬,重新掌管巴拿馬運河區,諾列加不久被美國拘捕判刑,最終被引渡回巴拿馬,去年病逝。儘管聯合國譴責美國入侵巴拿馬,但這個速戰速決的入侵卻非常有效,令巴拿馬運河區在過渡期維持在美國影響範圍之內,甚至有評論認為,這個軍事行動定下之後對伊拉克戰爭的戰術。

後諾列加時代的巴拿馬發展一日千里,尤其是1999 年美國完全歸還運河區後,更成為中美在拉美博弈的棋子。2000 年開始,巴拿馬經濟增長非常強勁,國民生產總值由不足 5000 美元升至 13000 美元,當中既受惠於中國製造業的快速增長,也與美國對運河需求上升有關。2016 年峻工的運河擴建工程,令巴拿馬運河的競爭門檻進一步提高,鄰國尼加拉瓜近年聲稱要建新運河「分流」,也只聞樓梯響,相信是中國外圍組織的對衝壓力而已。美國離開運河區後,香港公司成為管理運河兩端港口的新營運者,「拉美香港」選擇了「真香港人」來處理種種複雜的地上地下角力,也是獨具慧眼。巴拿馬打入決賽周了,香港又有那麼一天嗎?

小詞典:諾列加(Manuel Noriega1934-2017

巴拿馬軍事強人,軍人出身,曾在秘魯、美國、台灣受訓,1968年和其他軍人一起發動兵變掌權,1983年成為國家實質最高領導人,1989年被逼「還政於民」舉行選舉,因為不承認反對派當選的選舉結果,被美國出兵干涉,旋即被美國拘捕,因為走私毒品、敲詐勒索等被判監四十年,後來被引渡回巴拿馬,2017年病逝。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2月23日

延伸閱讀:巴拿馬之後:台灣邦交國會「歸零」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