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時代,屬貓的越南人

今年是戊戌狗年,不少愛寵物主人認為有狗年、沒有貓年是不公平。其實世上確有屬貓的人,只是不在中國,而在越南。

眾所週知,慶祝農曆新年的不只是中國,受中國文化影響的亞洲地方包括朝鮮半島、越南、甚至琉球等,都以農曆正月作一年的開始;東南亞國家因為有大量華人聚居,農曆新年也是重要節日,甚至有發定假期。除了與中國一樣沿用農曆,這些地方也有以十二生肖配合天干地支計算年份,其中唯有越南人的十二生肖版本和中國不同:他們是以貓代兔的。

背後的原因,有說是當初越南引入生肖系統時,本地並沒有兔子,於是以貓這種家常寵物取而代之;另有說法是兔的地支「卯」與「貓」的發音相似,越南誤以「貓」代表「卯」年,將錯就錯那麼多年,逐漸成了越南特色。故此中國與越南的生肖故事也有不同:中國版本說玉皇大帝選十二生肖時,老鼠叫不醒貪睡的小貓,小貓趕不及,自此貓與鼠便交惡;越南版本則說貓與鼠先後到達入選,相互仇恨則減少了。

到了近代,越南有貓年、而中國沒有,卻成了越南「去中國化」的又一佐證。正如本欄多次講述,越南本來受中國文化影響甚深,越共、中共也曾是兄弟黨,但近年兩國關係越來越多暗湧,海陸兩方的領土爭議依然存在,而且越南被北京視為投向了美國,已經成為中國在地緣政治的一大絆腳石。

表面上,越南對「一帶一路」是積極響應的。越南與中國邊境接壤,雲南、廣西等省份與越南一直有頻繁經濟交流,無論有沒有「一帶一路」,雙方都是你中有我。然而越南近年經濟發展迅速,平均每年經濟增長高達7%,政府希望向全球各大國同步招商引資,以免中國影響獨大,一直不大希望和中國的計劃經濟完全融為一體。中國自2004年起,已經是越南最大貿易顆伴,雙方邊境城市也有「兩廊一圈」經濟區,再要進一步融合,越南就有被「消化」的憂慮。其中越南北部對中國的投資較歡迎,南部則持觀望態度,以基建為例,中國為河內建成市內第一條輕軌,已經準備營運,但胡志明市則和日本公司合作興建市內第一條地鐵。越南街上的汽車,最普遍是韓製的,其次是日製的,再其次才是中國製的,加上近年美資處處,可見越南頗有戰略平衡的思維。

回到越南貓年問題,雖然有點標奇立異,但也能以小見大。不少東南亞人對應該稱呼「農曆新年」、「中國新年」還是「春節」很敏感,認為堅持後者的中國人懷有「大中華帝國主義」,因此「貓年」顯示了自身的差異,也是歪打正著。其實有學者認為生肖並非來自中原地區,例如郭沫若就認為是由古巴比倫傳入中國,越南根據國情有自己的微調,也是情理之中。中國強大以後,能否更尊重四鄰的文化差異,同樣是「一帶一路」成功與否的關鍵。

小詞典:兩廊一圈

2004年中越聯合公佈的建議,「兩廊」指昆明–老街–河內–海防–廣寧經濟長廊,以及南寧諒山–河內–海防–廣寧經濟長廊,「一圈」則是環北部灣經濟圈。「兩廊一圈」屬區域經濟整合方案,涵蓋廣西、廣東、雲南、海南、香港和澳門等地,涵蓋面積14萬平方公里,總人口約四千萬。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2月28日

延伸閱讀:袋住先:中梵關係的「越南模式」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