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多久才顛覆全球?

當人工智能發展一日千里,全球就業市場亦備受挑戰,媒體不定期列出在未來十年可能人工智能而消失的工種,這些新聞、清單,並非危言聳聽。正如我們不斷強調,與過往幾次工業轉型不同,這次受人工智能影響的不只是低技術工種,一般白領階層、專業人士,很可能才是重災區。但究竟具體影響,會在何時出現?

人工智能令社會更不平等?

人工智能與自動化的應用,先受到影響的,大概是在坐在流水線上的工人。現在發達國家的工廠除了極精密程序外,基本上已由機械人操作;不少連鎖快餐店,也已經做到從點餐到付款,都不需要職員處理。過去一年,在中美兩國成為熱話的無人商店,其實早在我們小時候看的《日本風情畫》已經出現,只是現時的商店增加了電腦分析商品銷路、顧客購買習慣的功能,「人」的價值,就進一步降低。

在以上例子,受影響的是藍領工人,但隨著人工智能發展,白領、行政人員、裝業人士的工作,也可能消失。例如美聯社已經使用電腦軟件,編寫財經、體育新聞;即使是律師,《紐約時報》也曾專題報導過一些如搜集相類官司的工作,經已由電腦負責。剛有報導更說頂級律師要92分鐘完成的協議,人工智能只需9秒。

正因為人工智能、自動化對不同階層都影響深遠,不少民調機構、智庫、金融機構都希望研判具體影響的時間表和路線圖。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調查發現,近2/3美國人相信,機械人或電腦將在未來50年,可做到人類的大部份工作。花旗集團與牛津大學學者組成的研究團隊指出,在英國,將有35%工作受自動化影響,美國則是47%。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數字在發展中國家更高,例如中國是77%,印度是69%。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研究也得出類似結果,在柬埔寨、印尼、菲律賓等國,將會共有1.37億人的工作,將因機械人的發展而受到威脅。總之,即使不少人憧憬新科技帶來新的就業機會,但這些職位空缺,恐怕比他們「毀滅」的少得多。

假如這些推論正確,人工智能、自動化的發展,並不容易帶來美好新世界,甚至可能製造更嚴重的不平等。據經濟歷史學者艾倫(Robert Allen)研究,工業革命開始時,技術的改變雖然使國家的利潤率與資本增加,但工人的平均薪酬並未隨之提升,直至19世紀中葉出現連番抗爭,才有所改善。「第四波工業化」的情況,只會更甚,科技公司如美國的微軟、Google與Facebook,中國的BAT(百度、阿里巴巴與騰訊)等,將成為這一波浪潮的最大受益人,除了得到更多投資,政府亦會推出有利他們的政策優惠,以求通過高科技穩定管治效益。資訊科技界的員工自然得到更多工作機會,他們近年薪酬不斷上升,已可見市場對這些職位的需求。但除了他們,感到興奮的大概就只有「網絡情緒輔導員」一類工種,其他所有人,都會面對嚴峻挑戰。

電梯操作員的啟示:人工智能與自動化的延後影響

不過人類的發展進程,並不一定如理論般推進,社會的客觀情況,雖然不足以改變歷史進程,卻可以大幅度調節時間表和路線圖。月前在南韓獲邀參加一個國際人力資源研討會,不少講者都是資訊科技公司巨頭,不斷引述同一個例子:由電力推動的升降機自19世紀末開始,就在世界各地普及,到了1950年代,已經完全無需要有「電梯操作員」存在,然而這職位的黃金時期,居然在幾年後才開始出現,特別是酒店、百貨公司等,都要聘請「電梯操作員」開關升降機門、協助顧客出入。這些操作,當然不是顧客不能為,「電梯操作員」的職位之所以得到保留,很大程度是商場考慮到公司、商場的檔次、形象,而保留這些「人力資源」的代價有限,卻滿足了業務的某種非物資需求。到了近年,全球的「電梯操作員」才徹底式微,距離電梯全自動普及化,足足數十年。

從上述例子可見,除了新科技的應用,不同界別持份者的觀點、大眾的非物質需求,同樣是決定人工智能與自動化何時取代各行業的關鍵。最具影響力的自然是決策者,與及影響決策者的既得利益者。例如電動私家車在技術上已不成問題,但政府如何調節其首次登記稅,自然影響消費者的購買意慾,車廠在衡量過政府政策對需求的影響,自然會調整營運規模。又如一直被拖延的數碼廣播,在網絡電台百花齊放後的日子,才獲批出牌照,但此時數碼廣播、網絡電台,都已是明日黃花。因政策而令新科技與香港擦身而過的例子,俯拾即是。

勞資雙方的觀點,亦是影響新科技如何普及的關鍵。除了因為公司形象而保留電梯操作員一類案例,資方亦會考慮成本問題。使用新科技生產,需要一定投資,能否於短期內收回成本,沒有保證。加上全球化下,資方傾向將生產線搬到勞動成本較低的地方,例如近年不少工廠從內地搬到越南、柬埔寨,也延長了勞力密集工業的壽命。唯有當資方有信心使用新科技後,能大大提升生產力、降低成本,才會作出以機器取代人手的決定。市場等待的是某個大刀闊斧使用新科技、而又能迅速提高業績的案例,然後改變,就會直落懸崖,不可收拾。

至於勞方的觀點,也有一定角色,這在勞動法例薄弱的地方或難以理解,但在好些國家,要使用機器取代工人,並非政府、企業能獨自決定,因為工會、媒體、大眾的角色,足以左右政壇大局。美國一方面科技發達,另一方面不少小鎮依然相當復古,就是這麼一回事,特朗普的出現,相信又會拖延機械化進程五至十年。何況在考慮生產力、利潤之餘,勞工權益在現今需要人文關懷的社會,也具有公關作用。政府也會考慮大量工人失業造成的社會動盪,例如十九世紀初,英國工人反對紡織工業化的盧德運動(Luddite),就是工運史的著名例子,信心不足的管治者,往往對這些趨勢格外恐懼。

各國需正視人工智能副作用

由於比起前三次工業革命,「第四次工業革命」對不同國家、勞工造成的影響勢必更深,各地政府紛紛嚴陣以待。例如美國總統行政辦公室,曾就人工智能對經濟影響評估,指出要從三方面應對挑戰:為人工智能帶來的好處作出投資;為美國人對將來出現的工種作教育、培訓;協助轉型期間受影響的工人,讓他們分享經濟成果。奧巴馬任內投放大量資源在STEM(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教育,正是回應之一。另一討論熱點是SpaceX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提出過的「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讓離開工作崗位的人,從事其他有意義事業,從而達到軟著陸,不過可行性十分成疑。到了身旁的律師、會計師、編輯都被人工智能淘汰,我們的社會,又會怎樣回應呢?

小詞典﹕ STEM教育

STEM為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數學(Mathematics)四門學科首字母的縮寫,由法拉齊博士(Peter Faletra)於美國國家科學基金(U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會議提出,目標是以跨學科教育方式,讓學生提升在知識型經濟時代,科技發展方面的競爭力。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3月5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