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末代國王訪港行

由於那次訪問屬於國家元首訪問,香港的重視程度頗高,除了港督軒尼詩爵士親自接待,政商各界名流富賈也紛紛和卡拉卡瓦見面。也許夏威夷王室對香港這個命運有點相連、民間互動也頻繁的遙遠地方,會感到莫名親切。

假如菲律賓勞工大幅輸入內地

不少現在在香港、新加坡等地擔任菲傭的人,都有高學歷、高水平,像我們家有兩名菲傭照顧兩個孩子,其中一人在菲律賓有大學學位,本來任教資優兒童,除了英文靈光,也自學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女兒幾乎連中文啟蒙,都是來自這位菲傭。這樣的人才,月薪卻是香港畢業生的1/3,雖然我們是既得利益者,但站在菲律賓角度而言,自然毫不公平。我們也準備一旦她要求離職,就乾脆和她換合約,因為女兒可以離開任何人,就是離不開她。

Snapchat世代

這趨勢發展下去,到了終極境況,其實就是《蜀山》一類劍仙小說的意境:功力深厚的高人或「魔尊」,可以通過無上法力,自創世界,自己成為一方世界的霸主,而這個世界可以從一粒米、一隻戒指幻化,在我們世界的眼中,就只看到那個載體,但在他們眼中,那才是化身萬千的真實。

「菲律賓特朗普」的政績:從杜特爾特訪港談起

這麼多的開支,單靠稅務改革當然不夠,因此杜特爾特一改「一面倒」親美國策,不惜放下民族主義身段,與中國親近起來;適逢中國推廣「一帶一路」,最愛支援基建,兩國一拍即合。但除了歡迎中國和亞投行,杜特爾特依然接受日本牽頭的亞洲開發銀行援助,後者依然以馬尼拉為總部;雖然杜特爾特不時批評美國,甚至以粗口罵奧巴馬,卻對特朗普高度讚揚,甚至在東盟成立50周年晚宴,對著特朗普唱「你是我整個世界的光」。

夏威夷王國的香港貴族

活躍香港、澳門的廣東商人陳芳,甚至在夏威夷王國落地生根,娶了夏威夷國王的義姐為妻,成了夏威夷貴族,也被大清帝國委任為官方駐夏威夷代表,晚年回國落葉歸根,在港澳社會都頗有善舉。這樣的「港夏」民間交流,一度十分蓬勃。

沙特阿拉伯的「一國兩制」實驗

沙特王儲小薩勒曼繼位後,在2016年4月公佈的新經濟計劃,目的是在2030年達到三大目標:成為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經濟心臟,全球性的投資強國,以及亞歐非之間的樞紐。潛台詞是在石油日漸耗盡、國際能源市場也再難壟斷的前提下,儘快減低對石油的依賴,促進全方位現代化經濟轉型。

日印版一帶一路?「印太戰略」初探

對比「一帶一路」,「印太戰略」的主要優勢之一,大概是缺乏如「中國威脅論」、「新殖民主義」等負面標籤,其他國家的戒心比較少,這主要源於二戰後,日本成功建構「和平締造者」的新形象,加上投資時相對負責任,也顧及當地社會義務,在中韓以外,一直頗受其他國家歡迎。再者,「印太戰略」傾向純經濟合作,並未如「一帶一路」那樣投資具戰略價值的港口、水壩、運河,在相關國家遇到的阻力自然較低。

吉爾吉斯:顏色革命之後的李白故鄉

全國成年女性都達到中學教育程度、男性相關數字亦達99.9%,這是一個近乎零文盲的社會,也是它何以在中亞各國當中容易推進民主的原因。與此同時,吉爾吉斯的勞動成本卻極低,2018年的最低工資僅為每月20美金。如此吸引的條件,外資理應盡早把握機遇。

智利海軍訪港:南美海軍競賽大時代

1900年11月3日,智利海軍一行終於抵達香港,期間有一個悲劇故事,被記錄在香港海事博物館內:話說智利海軍一位隨艦學員Carlos Krug Boonen到港後水土不服,被送往香港海軍醫院,不幸四日後逝世,被安葬在跑馬地天主教墳場,成了香港與智利聯繫的歷史見證。

俄英諜戰十年祭:斯克里帕爾Vs利特維年科

然而這類涉及國際諜戰的案件,其實時有發生,斯克里帕爾案的大張旗鼓處理,卻不多見。BBC引述一份來自Buzzfeed News的調查報告指,近年在英國,有至少14個人的死,與俄羅斯政府有關,這些死亡個案鮮有被廣泛報導。即使是利特維年科案,當年也是其遺孀極力爭取下,才得以公開調查,最後就算鎖定疑犯,也是不了了之,英國不能從俄羅斯引渡任何人,雙方各自驅逐4名外交官了事。對比斯克里帕爾案,卻有27個國家與英國站在同一陣線,合共驅逐了150名俄國大使,文翠珊還威脅凍結俄羅斯在英資產,又說可能抵制將舉辦的俄羅斯世界杯,高調得頗不尋常。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