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會樹立菲律賓國父黎剎像嗎?

日前和一位菲律賓僑領見面,提及有菲律賓華人建議在香港樹立「菲律賓國父」黎剎(Jose Rizal)銅像,提升菲律賓勞工在香港的形象,改善馬尼拉人質事件後的港菲關係,也令在港菲律賓人感到親切。不同人對提議有不同反應,但黎剎與香港的一段緣分,反映了那些年香港的國際身份,值得新一代重溫。

黎剎其實是華裔,祖籍福建泉州,其家族在中國近代「下南洋」大潮中前往東南亞,黎剎就是出生在菲律賓。當時菲律賓尚未獨立,依然是西班牙殖民地「西屬東印度群島」之一,西班牙殖民者統治鐵腕,對反抗的菲律賓人殘暴鎮壓,這些都被年幼的黎剎看在眼裡。他在菲律賓修讀完大學醫科課程後,遠赴歐洲深造,沿路在歐洲考察各國的政治、經濟制度,尋求解救祖國菲律賓的途徑。畢業後,黎剎一度在西班牙醫科大學執教,期間發表了《別碰我》等揭露西班牙殖民統治殘酷性的文學作品,引發極大反響,被西班牙列入黑名單。在這情況下,黎剎在1888年抵達英屬香港。

19世紀後期的香港,可謂亞洲、乃至世界風雲際會之處,與各方通達的地緣位置、獨特的政治社會環境,讓香港成為各界人士的避風港。適逢中國革命前夕,東亞、東南亞反殖民運動興起,各路仁人志士往往抱著相似的革命救國理念,前來香港,一邊避難,一邊進修,一遍賺錢,一遍社交,一遍調劑,這是一個極其珍貴的國際社會資本網絡。黎剎首次的香港之行,就與另一位菲律賓獨立鬥爭者巴沙會面,後者因為呼籲工人暴動而被西班牙政府放逐,同樣是前來香港避難。對二人而言,距離菲律賓並不遙遠的香港,成了他們的革命基地。

回到菲律賓後,黎剎聲望越來越高,殖民當局也越發不容他的行動,於是他再次出走,索性與家人到香港常駐。他在港島中區開設眼科診所維持生計,繼續在報章發表文章,批判西班牙殖民統治。在香港期間,黎剎起草了《菲律賓同盟會章程》,這一文件成了菲律賓獨立運動關鍵組織「菲律賓同盟會」的綱領。1892年,黎剎再次回國,隨即被殖民政府逮捕,8月起義失敗,黎剎以「煽動革命罪」被判死刑。

黎剎之死激發了菲律賓革命志士的鬥志,黎剎的事跡也經由香港傳入中國內地,激起滿清治下中國革命者如梁啟超等的共鳴。值得留意的是,黎剎學醫轉而領導革命的人生軌跡,與民國之父孫中山極為相似,而按時間考證,黎剎在香港行醫期間,孫中山也正在香港醫學院求學。究竟二人是否故交,可謂平行時空的熱話。

香港與菲律賓的聯繫,在黎剎死後變得更緊密,例如菲律賓獨立革命軍領袖阿奎那度(Emilio Aguinaldo)在1898年也曾流亡香港,將香港作為領導菲律賓武裝革命的據點。1899年,菲律賓第一共和國終於成立,但此時西班牙已經被美國打敗,將菲律賓轉讓予美國,菲律賓革命軍的對手變成了美軍,境況更不堪。在此期間,阿奎那度回到香港,策劃反對美國殖民政府的革命運動,並廣泛籌款,以購買武裝革命的軍需。阿奎那度等菲律賓革命軍領袖確實與當時身在日本的孫中山相識,雙方亦互相扶持、共同奮鬥,成為東亞反殖民浪潮的一段佳話。

既然黎剎「政治正確」,屬於「中國人民老朋友」之列,又能「統戰」菲律賓,為他在香港樹立銅像,理應一呼百應。就像在夏威夷唐人街,也是孫中山像、黎剎像並列的。只是有高人擔心,黎剎是「獨立之父」,有了銅像,怕「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一說到大是大非的政治問題,所有人都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提議就不了了之。

小詞典:菲律賓第一共和國

菲律賓近代史上第一個獨立本土政權,1898年成立,通過《菲律賓獨立宣言》,領導反西班牙殖民運動的革命軍領袖阿奎納多為總統。但「共和國」的管轄地方有限,並未真正實行長期有效管治,不久西班牙把菲律賓割讓予美國,美國新殖民政府同樣強硬鎮壓菲律賓獨立運動,不久共和國瓦解,阿奎納多也宣佈效忠新政府。目前的菲律賓共和國是「第二共和」。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3月7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