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英諜戰十年祭:斯克里帕爾Vs利特維年科

前俄國特工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和來訪的女兒在英國被毒害,成為西方各國和俄羅斯關係的臨界點。兩人並非普通中毒,而是中了神經毒劑,令人想到十多年前的利特維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中毒身亡案:背景相當類似,政府反應卻大不一樣。

這兩宗案件相隔12年,所用的毒劑都不是一般殺手使用的:利特維年科是中釙毒(210放射性元素),斯克里帕爾父女則是中神經毒劑諾維喬克(Novichok)。前者是被用作核反應器的燃料,十分昂貴;後者則是蘇聯在冷戰研製的神經毒劑,毒性比日本奧姆真理教使用的沙林要毒5到10倍,更未有出口記錄或在俄國境外使用。

兩案當事人都是前俄羅斯特工,變節收場,因而都是克里姆林宮眼中釘。利特維年科發現整個俄羅斯政府系統與黑幫關係千絲萬縷,透過出書和向西方傳媒揭露,公開曾要求綁架、殺害一些得罪政府和黑幫的富商和政客,又指俄羅斯與蓋達有關連,因而被普京開除,然後又公開指責普京殺害女記者Anna Politkovskaya。斯克里帕爾則在20年前加入MI6,提供多項有關俄羅斯的重要情報。英國調查將矛頭直指克里姆林宮,自然合乎常理。

然而這類涉及國際諜戰的案件,其實時有發生,斯克里帕爾案的大張旗鼓處理,卻不多見。BBC引述一份來自Buzzfeed News的調查報告指,近年在英國,有至少14個人的死,與俄羅斯政府有關,這些死亡個案鮮有被廣泛報導。即使是利特維年科案,當年也是其遺孀極力爭取下,才得以公開調查,最後就算鎖定疑犯,也是不了了之,英國不能從俄羅斯引渡任何人,雙方各自驅逐4名外交官了事。對比斯克里帕爾案,卻有27個國家與英國站在同一陣線,合共驅逐了150名俄國大使,文翠珊還威脅凍結俄羅斯在英資產,又說可能抵制將舉辦的俄羅斯世界杯,高調得頗不尋常。
英國這次反應強烈,似乎一來是經濟不景,對境內俄羅斯富豪的依賴加深,需要給他們安全感。英國近年成為不少俄國富豪的天堂,車路士班主阿巴莫域治(Roman Abramovich)、阿仙奴班主烏斯曼諾夫(Alisher Usmanov)、般尼茅夫班主大明(Maxim Demin)都是例子,他們大都是在俄羅斯私有化國企時致富,當中涉及不少黑幕。MI6有專門接收俄國變節特工的計劃,收容俄國富商則是半公開的國策,假如前者在英國沒有安全感,後者也唇亡齒寒,完全可以另擇地方對沖。脫歐後的英國,自然不希望有任何新衝擊出現。

俄羅斯外相拉夫羅夫嘲笑說,英國的高調行為,「只是文翠珊應付脫歐的遮醜布」,真的會做的其實不多,實際用途也不大,可能卻是一針見血。文翠珊政府國內外都居於弱勢,脫歐談判也顯得被動,這次居然能動員歐美多國,除了要證明自己在西方陣營依然有份量,也是希望通過「俄國牌」,淡化英國和歐洲盟友以及特朗普的分歧。畢竟冷戰年間,有了「蘇聯牌」,特工經驗老到、在世界各地都有代言人的英國,總算保住了西方陣營的第二強國地位。這些經驗,未嘗對今日英國朝野沒有參考價值。

小詞典: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1951-)

前俄羅斯軍隊上校,1995年在西班牙被英國MI6發展成為雙面特工,2004年被俄羅斯政府控以間諜罪拘捕,判監13年。2007年根據美俄特務互換協議獲釋,2011年移居英國,2018年3月4日,被發現和到訪的女兒在購物中心長椅上不省人事,他本人昏迷至今,女兒則於日前甦醒,去年他兒子也在前往聖彼得堡時神秘死亡。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4月10日

延伸閱讀:《北寒諜戰》:兩韓對峙的陰謀論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