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特朗普」的政績:從杜特爾特訪港談起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訪問香港,掀起一陣小旋風,除了在外傭界嬴盡口碑,他正式為馬尼拉人質事件道歉,也滿足了中國外交的需求。不少西方媒體批評他鐵腕獨裁,但杜特爾特在國內聲望極高,正挾著八成歷史新高的支持率,邁向個人第二年任期,更贏得「菲律賓特朗普」稱號。我們曾比較過他和「真‧特朗普」的異同,與及周旋於中美之間的智慧,其實他的國內政績,更足稱道。

杜特爾特民望高企,依然最靠起家的反毒政策,但究竟「鐵腕禁毒」有多大成效,卻是另一回事。根據外媒報導,有菲律賓軍警為求達標得賞,濫殺無辜,做就了不少貪污案件;而杜特爾特上任後,菲律賓毒品價格不升反跌,例如在2016-2017年間,每克冰毒由1200披索下跌至1000披索,反映毒品戰其實成效不彰。杜特爾特在去年10月,將掃毒職責由全國軍警交到只有1800人的緝毒署,被認為是變相煞停毒品戰,有說是因為他兒子包庇有中國背景的販毒集團,真相如何,我們自然難說清,但毒品問題沒有解決,則明顯是事實。然而鐵腕反毒的形象,除了令杜特爾特贏得基層民望,也幫助他集權,足以令進行經濟改革時減少阻力。

杜特爾特在第一年任內,維持了菲律賓國民生產總值6.7%增長,高於東盟平均數,足以和中國並駕齊驅。經濟增長除了源自前任阿基諾三世的努力,也受惠於「杜特爾特經濟學」,首先是所謂「建設、建設、建設」(Build Build Build),也就是加強基建,來帶動全國發展。以往菲律賓對基建投入不足,設施殘舊,嚴重影響物流之餘,也大大減低國際企業投資意欲,單是從馬尼拉國際機場到市區,可以隨便塞車2-3小時,即能舉一反三。杜特爾特上任後,將基建佔GDP的比率由2%-3%提升到目標的7%,重點發展克拉克市,希望將之發展成容納100萬人的大都會;基建除了覆蓋人口最多的呂宋,最貧窮的棉蘭老島和南部也包括在內。此外,杜特爾特也厲行稅制改革,降低薪俸稅和企業利得稅到25%,以減輕中產和中小企負擔,換取減少對企業的資助,並加徵汽車、燃油、高糖飲料如汽水等的稅項,以期為政府開源。

這麼多的開支,單靠稅務改革當然不夠,因此杜特爾特一改「一面倒」親美國策,不惜放下民族主義身段,與中國親近起來;適逢中國推廣「一帶一路」,最愛支援基建,兩國一拍即合。但除了歡迎中國和亞投行,杜特爾特依然接受日本牽頭的亞洲開發銀行援助,後者依然以馬尼拉為總部;雖然杜特爾特不時批評美國,甚至以粗口罵奧巴馬,卻對特朗普高度讚揚,甚至在東盟成立50周年晚宴,對著特朗普唱「你是我整個世界的光」。不久前馬拉維市(Marawi)被恐怖份子佔據,美、俄、中都有協助杜特爾特平亂,可見杜特爾特的「對沖外交」十分奏效。隨著菲律賓成為人口過億的大國,經濟急速發展,不經不覺,區域影響力也與日俱增。杜特爾特作為現實主義者,毫無意識形態的包袱,確是不能小覷。

小詞典:亞洲開發銀行

又譯「亞洲發展銀行」,亞太區的跨國金融機構,由日本牽頭於1966年成立,積極配合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秩序,被視為美日主導亞太區的重要棋子,總部設在當時發展不俗、又是美國盟友的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中國為配合「一帶一路」,成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亞投行),被視為在亞洲開發銀行之外另起爐灶。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4月20日

延伸閱讀:假如菲律賓勞工大幅輸入內地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