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菲律賓勞工大幅輸入內地

不少朋友覺得國際關係「離地」,其實國際社會的一舉一動,蝴蝶效應下,都和我們生活息息相關。我們一年多前提及十大被忽略的年度大事,菲律賓人口突破一億,是其中一大里程碑。這個國家作為美國前殖民地,國民普遍英語流利,平均英語水平可能比香港更好,教育程度也高,不少還懂西班牙語,薪金卻奇低,這樣的人口結構,無論是輸出勞工賺取外匯,還是製造龐大內需市場吸引海外投資,都是奇貨可居。

自從前菲律賓獨裁者馬可斯輸出菲律賓傭工,他/她們的外匯收入,就成為菲律賓重要經濟來源。但任何國家都不希望永遠依靠廉價薪金帶動經濟,卻又擔心薪金高了失去競爭力,這個兩難,歷任菲律賓總統都希望解決。

現任總統杜特爾特作為典型現實主義者,上台後立刻調整前任阿基諾三世的外交政策,擱置和中國的南海主權爭議,對馬尼拉人質事件道歉,不斷批評美國,對中國自然沒有無緣無故的愛,用心路人皆知。他知道唯有中國能協助菲律賓經濟轉型,無論是大規模基建投資也好,開放中國市場予菲律賓也好,都是崛起的必經之路。

日前菲律賓媒體引述該國勞工部長貝洛三世,說中菲兩國已經簽署協議,中國開放對菲律賓海外勞工的限制,承諾一年引入三十萬菲律賓勞工,擔任英語老師、家務助理、看護、廚師等工作,其中英語老師平均月薪為1500美元,這似乎連家庭老師也包括在內。這消息尚未被兩國官方公佈,而類似訊息早於去年開始流傳,是否屬實,尚未可知。但假如真確,對中菲兩國方方面面,都是突破性影響。

不少現在在香港、新加坡等地擔任菲傭的人,都有高學歷、高水平,像我們家有兩名菲傭照顧兩個孩子,其中一人在菲律賓有大學學位,本來任教資優兒童,除了英文靈光,也自學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女兒幾乎連中文啟蒙,都是來自這位菲傭。這樣的人才,月薪卻是香港畢業生的1/3,雖然我們是既得利益者,但站在菲律賓角度而言,自然毫不公平。我們也準備一旦她要求離職,就乾脆和她換合約,因為女兒可以離開任何人,就是離不開她。

一旦內地承認菲律賓為英語國家,大舉引進菲律賓優才,對菲律賓人的薪金水平,自然是邁向中等收入國家的大躍進;但對中國中產家庭的開支,依然比請英美家庭老師化算得多。這政策不但是明明白白對菲律賓的禮物,也是一個文化範式轉移:在香港,當僱主提起菲傭,不少依然頗有歧視眼光,但她們作為廉價家庭英語老師的功能,早已為內地中產發掘。發展下去,菲律賓勞工會比印尼、泰國等來得高端,加上菲律賓政府也打算早晚停止輸出低薪外勞,一個國家走向小康之路,可能慢慢出現。

香港僱主面對這情況,可謂晴天霹靂,特別是中產家庭的菲傭,面對內地市場的誘因,很難不動心。不少香港中產家庭都靠菲傭同時釋放夫婦二人的勞動力,一旦未來菲傭價格翻兩番,要麼令香港家庭開支大增,一些本來只能勉強能負擔菲傭的家庭,可能有一人選擇不在工作;要麼令印傭、泰傭、孟傭等進駐市場,但她們和華人家庭的文化差異,普遍比菲傭來得大。假如菲傭薪金真的上升至一萬港元以上,這已經拋離台灣畢業生的起薪點了,而台灣一位正教授的薪酬,不過等同香港的高級研究助理,舉一反三,餘事可知。我們多年前戲言,台灣經濟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輸出「台傭」,說不定一語成讖,一慟。

小詞典:艾美黛(Imelda Marcos,1929-)

菲律賓第10任總統馬可斯(1965-1986年在位)夫人,演藝界出身,當過歌手、參與過選美,成為第一夫人後活躍外交界,有「鐵蝴蝶」之稱,同時也被指貪腐,以擁有三千雙鞋子聞名於世,是丈夫1986年被群眾趕下台的原因之一。但在家鄉北伊羅科斯省依然舉足輕重,目前是現任眾議員,兒子曾於上屆選舉競逐副總統。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4月25日

延伸閱讀:香港會樹立菲律賓國父黎剎像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