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的香港:中國白手套還是英國白手套?

換言之,英國政府並非單純從兩大陣營的對立考慮韓戰,這在保守黨的邱吉爾再度上台時,更為明顯。當時英國國內對應否參與韓戰,抱更懷疑的態度,逐漸轉為不支持美國立場,強調「本國利益優先」。香港這個「韓戰白手套」,才因此應運而生。

現實主義的國際視野:不設實際的港獨夢魘

在國際關係的現實主義觀,無論中國的國家政策如何、政體如何,基於上述結構性原因,香港的存在,都絕不可能牴觸中國的根本利益。即使在港英時代,英國也一直和中國有默契共同使用香港,甚至為了中國在香港的利益,和老大哥美國出現不少衝突。在現實主義框架的數千年案例,找不到例外。依然樂此不疲談獨立的人,只有兩類:無可救藥的天真,或無可救藥的邪惡,兩者都令現實主義者避之則吉。

香港會樹立菲律賓國父黎剎像嗎?

19世紀後期的香港,可謂亞洲、乃至世界風雲際會之處,與各方通達的地緣位置、獨特的政治社會環境,讓香港成為各界人士的避風港。適逢中國革命前夕,東亞、東南亞反殖民運動興起,各路仁人志士往往抱著相似的革命救國理念,前來香港,一邊避難,一邊進修,一遍賺錢,一遍社交,一遍調劑,這是一個極其珍貴的國際社會資本網絡。

白俄羅斯可以「去俄羅斯化」嗎?

白俄獨立後的蘇聯情結,與1994年當選總統至今的獨裁者盧卡申科關係很大。在蘇聯年代,他由軍官、集體農場領導扶搖直上,做到白俄最高蘇維埃代表,蘇聯解體時,他是最高蘇維埃代表唯一反對解體的,就算獨立後,也喜以俄語發表講話,曾說過白俄語不能表達高尚事物,只有一無是處的人才會說云云。

日里諾夫斯基:俄羅斯愛國主義源頭

蘇聯解體後,歐亞主義再度興起,形成「新歐亞主義」(Neo-Eurasianism)。這種思潮主要回應當時俄羅斯在葉利欽領導下,親近美國同時又市場經濟改革失敗的困境,相信國家走錯路,當中的代表人物是杜金(Aleksandr Dugin)。著名俄羅斯歷史學者安蘭(Andreas Umland)指出,杜金的新歐亞主義包含地緣政治、德國保守主義革命、歐洲民族布爾什維克主義、新法西斯主義等元素,也就是將極左與極右思潮放在一起,再與俄羅斯傳統結合,包裝為「愛國主義」。

哈薩克:強人時代之後

這位現年77歲的開國總統自哈薩克獨立以來就掌權至今,近年權力鬥爭處處,和親屬也反目成仇,令人擔心未來接班路能否暢順。年前哈薩克的前「第一女婿」、納札爾巴耶夫女兒的丈夫阿利耶夫(Rakhat Aliyev)死在奧地利獄中,此前據說他曾執行不少家族秘密任務、融資活動,但最終和總統鬧翻,成為政壇鬥爭的勁敵,就充滿古代宮廷鬥爭色彩。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