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軍政治:北韓有派系嗎?

金正恩希望和美國破冰,一大動力是「拼經濟」。要是北韓可以體面宣佈不用再浪費資源核試,而且不用擔心美國、南韓、日本隨時進攻過三八線,軍費開支可以大大降低,改為用到經濟建設、福利社會上,再加上美國、南韓很可能承諾的援助,短期內經濟大躍進,並非不可能。正因如此,「先軍政治」的既得利益者,就可能被其他新貴取代。

台灣邦交國歸零之後,下一步是……

假如北京要求友好國家不要承認「中華民國護照」,只能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發放的「台胞證」,後果會怎樣?在國際關係,是否接受某本護照,和是否承認該政體並無必然關係:以「不被承認的國家」索馬里蘭為例,雖然沒有國家和它建立外交關係,然而英國、法國、比利時等卻承認索馬里蘭護照,容許持有這本護照的人入境。

文在寅的和平獎?

在過去一星期,金正恩、特朗普分別採用一貫的Brinksmanship戰略,一方說不滿美韓軍演破壞和平氣氛,另一方乾脆取消見面,又是文在寅居中斡旋,才逐步避免破局。而且他的斡旋,基本上放低了一切尊嚴:特朗普和他見面後,才單方面發信取消「特金會」,一點面子也不給;而金正恩臨時要求和他見面,也是在北韓高調批評南韓軍演「背信棄義」之後,文在寅卻毫無芥蒂,見到金正恩彷如老友久別重逢般擁抱,營造友好氣氛之用心,路人皆知。作為美朝的中間人,文在寅完全明白雙方的共同目標,在於促成見面,這樣對特朗普、金正恩都有得分;但也明白雙方的共同憂慮,就是不能對「無核化」定義達成共識,所以千方百計製造灰色地帶,供雙方迴旋。

真‧中美戰爭:美國蘭德公司的預言

結合各種情景所衍生的代價,相信中美最願意看到的是一場長期且低強度的戰爭,雙方可以透過戰爭謀取政治利益,同時把風險降至最低。當然,戰爭爆發之時,無論強度多麼低,乃至只是一場代理人戰爭,也會正式宣示全球「新冷戰」時代的降臨。報告題為「Thinking through the Unthinkable」,反映上述情況對兩國而言,作為非常手段,其實也不是絕對不能考慮。

馬來西亞變天與馬華的衰落

但馬華的失敗,其實早有端倪,並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馬華與巫統結盟,本來是為了在建制內爭取華人權益,事實上卻在享有地位後,未獲任何實質權力,和當地華人利益卻越行越遠,每次出現華人不滿的政策,無論是經濟也好、教育也好,馬華都不見「成功爭取」改變甚麼。近年納吉政府不惜製造種族矛盾來鞏固權力,馬華角色更加尷尬,就是在華人群體當中,馬華也不復當年勇了。

「真‧卡達菲模式」與金正恩

但最終「茉莉花革命」蔓延利比亞,西方卻落井下石,直接導致卡達菲不得好死;就是在此前幾年,西方的「大規模投資」也大都口惠實不至,這教訓對金正恩而言,定必十分深刻。只是「教訓」並非特朗普理解的那樣,而是「不要輕信西方承諾」,而且「必須保留自身討價還價的實力」。

中美貿易戰:特朗普的勝利 Vs 美國的勝利

劉鶴承諾盡力減低中美貿易逆差,但沒有任何數字指引,對國內,訊息就是「只要美國貨物優秀,中國消費者滿意,逆差就自然消除」,基本上是空話。相信雙方在談判期間,應該就一個數位達成了不公開的共識,但這數字一旦公開,對特朗普的開價而言是相差太遠、對中方的底線則是讓步太大,於是雙方各取所需,情願打馬虎眼。

兩韓一旦統一:朝鮮民族主義的前世今生

事實上,就是在朝鮮半島漢化程度最高之際,也不阻礙民族主義之誕生。早在朝鮮世宗大王期間(1397-1450),民族主義種子就已扎根,世宗大王為朝鮮民族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書寫文字「訓民正音」,雖然官方目的是幫助百姓識讀漢字,同時卻令人民有了自己的身份認同。無心插柳柳成蔭,「訓民正音」被後世視為朝鮮民族主義基石,世宗大王也因此成為兩韓共同神化的歷史偉人。

北韓豐溪里核試驗場還能用嗎?

北韓當然依然有能力核試、甚至輸出核武,就是豐溪里不能使用(它是目前外間知道唯一一座北韓核試驗場),要在另一地方建立一座新的核試驗場,或其實已經秘密建設了其他核試驗場,技術上並不困難;就是以色列這樣的小國,還不是可以找到相對不影響民生的場地核試?

烏茲別克:絲路第一古國

在中亞五國當中,烏茲別克的歷史根基最深厚,文化遺產最多,旅遊業的潛能也最大。雖然中國旅客並非主要客源,但中烏兩國的文化交流卻比想像中緊密,例如首都塔什干在蘇聯時代就是中國研究的其中一個重地,塔什干的孔子學院亦是區內第一間孔子學院。這都為中烏兩國建立更緊密關係提供了基礎,亦為中資投資當地打開方便之門:自2015年起,中國已成為烏茲別克第一大投資來源國和第二大貿易伙伴。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