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印澳的「一帶一路」:再談「印太戰略」

其實「印太」這個概念,並非日本原創,自2010年代起,澳洲、印度、美國都逐漸重視「印太」,刻意陸續令其取代昔日「亞太」(Asia Pacific),成為地緣政治學的關鍵詞。日印美澳四國的「印太戰略」,會否融匯成一個圍堵中國的連橫策略?

馬來西亞變天:馬哈迪傳奇的後續發展

馬哈迪宣誓後,首要任務自然是「反貪腐」,這既是傳統精英圈子權力鬥爭的繼續,但也是回應選民訴求的最輕易行為。納吉受審幾乎是肯定的事,會否下獄則視乎未來博弈,國際社會最關注的首先卻是納吉時代的種種大投資,下場會如何。

北韓改革開放後:南斯拉夫化?

鐵托時代的南斯拉夫,從不怕國民偷走,南斯拉夫護照反而是全球最搶手的護照,因為到美國、到蘇聯,都有免簽證待遇。假如北韓有一天發展到這情況,也可能奇貨可居。

一年後,在平壤飛馳

不少朋友都問:北韓是否有汽車?北韓人是否靠步行上班上學?其實北韓(起碼城市部份)的公共交通系統不俗,對自己的地鐵十分自豪;平壤街頭雖然汽車不多,但數目正在增加中,少部份更是北韓製造,街上的人肉女指揮員,更是全國景點一絕。

葡語區狂想曲與「大灣區」:薩拉馬哥《石筏》

用這概念延伸,我們自然會發現,「移民」、「留學」一類概念,已經相當「前現代」,特別是未來交通更發達之際,「腹地」的概念,即使屬於兩個不同大洲,可能也只有數小時的距離,世界瞬間就變得很大。回到身邊,港珠澳大橋、大灣區,其實正是顛覆從前一般人對空間的想像,抗拒迎接新時代的人,就只能被淘汰了。

卜睿哲的智慧:「台灣旅行法」的語言偽術

以上的關鍵字眼,包括「應該」(should) 和「鼓勵」(encourage),而不是「需要」(need)、「一定」(must) 、「將會」(shall) 、「容許」(permit) 和「落實」(implement)。換句話說,《台灣旅行法》並沒有任何強制性、法律性的要求,必須美國行政機關作出任何具體跟進,一切都保留了空間;法案唯一使用「將會」(shall) 的字眼,只是國務院「shall」就行政官員訪台事宜,向國會提交報告。

斯里蘭卡:Hambantota港出租之後

因為資不抵債,導致斯里蘭卡政府需要出售極具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口予中國,印度對此極其不滿,國內反對派也以此大造文章,但其實沒有其他國家願意以中國的價格出手,財困的政府也沒有多少選擇。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