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大實驗

「一帶一路」沿途國家極多,中國列出的旗艦首站是「全天候戰略合作伙伴」巴基斯坦,除了是肯定中巴的「鐵盟」關係,也是看中巴基斯坦缺乏選擇、人棄我取的戰略價值。「中巴經濟走廊」作為「一帶一路」重點項目,已被視為計劃成敗的指標,聯同其他能源、基建等五十多個項目,中國在巴基斯坦的「一帶一路」投資額將會是460億這樣的天文數字。究竟巴基斯坦是否真的商機處處?筆者月前曾到當地考察,和不少當地學者交流過後,頗有一些觀察值得分享。

我們印象中的巴基斯坦危機處處,恐怖份子肆虐,但從數字看來,外資其實有不少誘因投資當地。在南亞國家中,巴基斯坦的投資環境其實頗為理想,例如在製造及基建業,都容許外資擁有100%股權,低利息政策亦造就了適合創業的營商環境。加上巴基斯坦是南亞區域合作聯盟(SAARC)一員,假如成功打入巴基斯坦市場,也能為未來進一步投資其他南亞國家鋪路。不少中國商人選擇巴基斯坦、而不是中亞各國,除了上述外交背景,門檻低也是主要誘因。

瓜達爾港大實驗

巴基斯坦需要資金發展,特別是對其港口,內地媒體近年常談及的瓜達爾港,就成了脗合中巴雙方需求的最佳例子。瓜達爾港曾長期被阿曼蘇丹國管治,扼守中東咽喉,戰略價值重要,合符中國尋找替代馬六甲海峽作為主要能源供應路線的目標。而巴基斯坦有長久以來都有意發展經濟特區,一直希望將瓜達爾港建構成下一個香港或杜拜,帶動全國經濟,只是其他國家都不大願意幫助,故中國資金的進駐,成了唯一選擇。據當地官員評估,瓜達爾港經濟特區將會有超過三十間來自中巴兩國的公司進駐,帶來五億美元的投資、逾千個就業機會,內地媒體則估計20年內,該特區人口將超越二百萬,繼而帶動周邊配套設施、零售業發展,各方資金亦會陸續出現。不過巴基斯坦人對這樣的大手筆其實頗有顧慮,雖然中方投資高達3500萬美元,但代價是租出整個瓜達爾港43年,難免令人聯想到昔日殖民時代的租界,而瓜達爾港收入的91%都是歸入中資,這令當地人視為「不平等條約」,日後能否順利,尚未可知。

但單看策略而言,先發展經濟特區、以此帶動全國經濟,符合巴基斯坦國情,因為要發展水平參差不齊的全國同時發展,只會破壞本已脆弱的經濟結構。2017年,巴基斯坦的債務與GDP比率達到67.2%,經常性收支也連年錄得虧損,去年就有過百億。國家並非沒有辦法處理,最直接的自然是要求其他國家免去債務,但成效微忽,因此向出入口商品入手,例如徵收關稅,成了近年巴基斯坦解決財政問題的主要手段。然而,徵稅雖然能改善經常性收支虧損,亦能增加稅收、並用於社會發展,但同時亦會推高物價,影響消費。2016年,巴基斯坦調高石油產品的進口關稅,被經濟學者普遍認為對本地經濟有消極影響,反映政府能做的其實有限,也就是說要突破中國經濟影響的手段,同樣十分有限。

改善財政狀況的另一方法是刺激出口,或出口價值較高的產品。巴基斯坦也有相關嘗試,主要和農業改革有關。目前農業貢獻巴基斯坦全國24%的GDP,全國近半人口都從事農業相關工作,但主要農產品如小麥、棉花、稻米、甘蔗等,都不屬於高價值一類,反而蕃茄、薯仔、洋蔥等價值較高的,則不是巴基斯坦主流農產品。假如外資能促進巴基斯坦多元化生產農作物、促成現代化農業改革,當地會無任歡迎。北京的農業部規劃設計研究院就建議中資重點投資旁遮普、信德兩省,因為兩地的農業生產條件相對較好,例如旁遮普省的灌溉系統相對完善,更符合成本效益。而且這些地方都不是其他外資有意進駐的「高危地」,競爭也相當簡單。

巴基斯坦城市化之後:水與電的挑戰

巴基斯坦人口已經接近兩億,城市化乃無可避免的趨勢,但挑戰處處,例如水資源就是長期問題,雖然就中也不無機遇。有指在未來十年,巴基斯坦將會有大量人口面臨缺水,有德國媒體形容巴基斯坦的缺水問題,比恐怖主義更具威脅性。世界銀行亦指出,有問題的水質,構成了巴基斯坦三至四成的病因與死因,情況若不改善,只會雪上加霜。根據聯合國數字,到了2030年,居住在城市的巴基斯坦人口會達50%,這無疑令水利建設受更巨大壓力,特別是有二千萬人口居住的前首都卡拉奇(Karachi),水利建設、水資源的供應都已達到極限,已經要動用水車供應清水,這樣的環境談投資,要是沒有配套,難免令人擔心。如何保障巴基斯坦有足夠、潔淨可用的水資源?興建設施將水回收、循環再用,相信是其中一個方法,但所需技術與資金不菲,巴基斯坦難以獨力負擔,肯定需要外資配合。中國多年來的急速發展,亦曾面對類似問題,例如在2012年,國務院頒布關於改善用水效益、限制用水、控制水資源污染等的詳細指引,應可讓巴基斯坦借鑒。

至於穩定的電力供應,也是巴基斯坦的一大問題。即使是拉合爾等大城市,幾乎也會每天斷電一兩次,至於偏遠地區,一天更可斷電超過十小時。進一步城市化後,當地對電力及能源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所以巴基斯坦不斷向中國尋求能源合作,水力發電、燒煤、天然氣、核能等,一律在考慮範圍內,務求達到穩定的電力供應,因為這是巴基斯坦選民對政府的一大訴求。雙方這類合作已有初步成果:作為中巴經濟走廊的十四個重點能源項目之一,大沃風電項目已由中國電建旗下的公司投資開發,現已投入運作;中方亦透過進出口銀行、國家開發銀行等持份者,為巴基斯坦提供貸款,建設光伏發電站。類似項目,相信陸續有來。雖然「一帶一路」經常被批評為缺乏對本地人的技術轉移,但上述發電站是少數的例外:建設過程中,中資不但為當地員工提供培訓,80%的營運員工亦是本地人。不過巴基斯坦政府貪污腐化,除非出現大規模改革,例如有提議設立全新的能源部,統籌各項與能源有關的新基建,否則成效依然不如預期。

巴基斯坦的人口紅利

不過,城市化對巴基斯坦的勞動市場,亦有一些正面作用。雖然相比鄰國印度,巴基斯坦的科技更不發達,但這卻可以更充份發揮其優勢:巴基斯坦現時的年齡中位數只是二十歲出頭,廉價勞動人口極多,亦預計會繼續增長,在可見將來依然有人口紅利。更重要的是,當地最低工資只是約月薪150美元,城市化集中了這批勞動力,倒是投資巴基斯坦的一大誘因。作為全球第六大人口的大國,巴基斯坦的基本消費力也不容輕視,特別是當地有強勁的消費文化,私人消費構成全國GDP近90%,如果成功壯大中產,商品市場可謂商機無限。

雖然世界銀行相信,巴基斯坦的貧窮問題將持續改善,但出現成熟健全的中產階層,仍有一段距離,這也令巴基斯坦的勞動人口、內銷市場出現先天瓶頸。以教育為例,雖然巴基斯坦部分省政府投放在教育的開支,已比全球平均值高,但始終未見成效。《衛報》一篇文章指出,教育是政治、而非社會問題,巴基斯坦政府和議員都把資源放在增加職位、而非推行教育身上,目的不過是製造經濟數據。例如信德省政府就承認四成教師都是「影子員工」,不會在學校出現,有時候更不居住在「工作」的城市。結果巴基斯坦的教育水平,在南亞敬陪末坐,識字率未及六成,嚴重妨礙發展。

潛在風險評估

目前巴基斯坦的投資政策無疑向中國傾斜,有意在巴基斯坦興建鐵路、港口、公路等基建的國家也沒有多少,這也是中國選擇巴基斯坦為「一帶一路」旗艦的主因。但其他外資並非完全處於劣勢,在個別項目,中國的基建優勢其實不如其他國家。例如巴極受天災影響,水浸、地震等都頗為常見,以防震技術為例,日本就被認為是比中國更理想的合作伙伴。只是巴基斯坦其實無可奈何,雖然隨著中資大規模進駐,國內對中國的友善觀感可能出現微妙改變,但可以有甚麼選擇?除了中國,不會有大國願意協助巴基斯坦抗衡印度,美國、日本固然是印度盟友、「印太」戰略的重要夥伴,即使是俄羅斯,亦刻意把印度拉入上合組織,來抗衡中國與巴基斯坦。除非兩國外交出現預計不到的大變,否則全天候的友好關係,不可能在短期內改變。

所以,政治風險才是投資巴基斯坦的最大考慮。首先是恐怖主義:由於巴基斯坦多年來都希望在南亞維持自身的影響力,平衡印度、牽制阿富汗,因此培育了不少代理人組織,激進組織塔利班是其一,還有其他種種和疑似恐怖份子藕斷絲連的團體,它們早已尾大不掉,成了不同勢力和政府討價還價的籌碼,外資往往成了目標。其次是分離主義:在全國最貧窮的俾路支省,分離主義者有一定勢力,往往對基建項目施襲,以抗議該省資源被剝削,近年針對華人的襲擊就越來越多,當地華商也風聲鶴唳。雖然到過巴基斯坦的朋友會明白,總體而言這並非危險的國度,國民也十分友善,槍擊案頻率甚至可能不如美國校園,但投資者通常不能承擔任何高風險。應對方法並非沒有,但絕不容易,例如《金融時報》報導,中方曾直接與俾路支省分離主義者接觸,但觸動了巴基斯坦中央政府的神經,反過來令北京捲入了複雜無比的巴基斯坦內政,只怕後患無窮。

(研究助理Kelvin Chu對本文亦有貢獻)

彭博商業週刊,2018年5月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