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時代」來臨:香格里拉對話現場摘記

亞太各國國防代表一年一度的年會「香格里拉對話」,剛在新加坡舉行,印度總理莫迪為會議致開幕詞,配合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的發言,都牢牢鎖定「印太」(Indo-Pacific) 為主軸,不少地方都和中國暗中較勁,極具象徵意義。筆者作為與會代表,現場感覺是莫迪相當壓場,很努力宣示自己是「自由世界」領袖,而很少全篇用英語發言的他,這次不但使用全英語,望講稿次數也不多,顯示了相當自信。他對「印太時代」的外交方略,列出七大要點,值得逐一分析:

  1. 「印太」是一個自由、開放、包容的地區,成員除了地理概念上的國家,其他區域持分者也在其中。這句話似有還無,其實已經暗示美國、日本、澳洲、印度四大「印太民主國家」結盟,並非空穴來風。在講詞另一部份,莫迪又強調「印太」由非洲橫跨到美洲,而印度正是連結的樞紐,這和美國對「印太」的定義──以美國和印度居於兩側不盡相同,更要突顯印度的核心地位。至於中國在「印太」的角色,雖然也(應該)是十分重要,但由於並不完全符合莫迪定義的「印太核心價值」,只會注定淪為邊緣國家。
  2. 「印太」橫跨兩大洋,因此東南亞是「印太」中心,東盟也將在「印太」扮演重要角色。這回應了印度的「東進政策」(莫迪上台後把「東望」改成「東進」),除了是爭取東盟市場,也是要和中國爭奪在東盟的影響力。香格里拉對話的東道主新加坡,正是提倡東盟搞「對沖外交」的大腦,一直希望其他區域大國能平衡中國,和印度一直保持特殊關係,李光耀病逝時,印度也是少數下半旗致哀的外國。假如印度開宗明義和中國爭奪東盟,「一帶一路」才會出現有力競爭對手,這對東南亞各國的「對沖外交」而言,倒是佳音。
  3. 「印太秩序」必須以規範、規則、國際法為核心,需要各國達成共識,而不能只貫徹一小撮大國以力量為憑藉的意旨。這一點明顯是挑戰中國,因為中國正被西方各國視為一個企圖改變國際秩序的強權,而且對國際法、國際仲裁、普世價值觀不大尊重。印度則強調自己承繼了前宗主國英國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理念,主張以這些理念促進對話和多邊主義,而不是憑國力和利益拉攏小國。
  4. 「印太」各國需要根據國際法,確保航行、飛行自由,這一點又是明顯挑戰中國。美國對中國南海政策的主要批評,就是說中國單方面武裝南海島嶼,妨礙自由航行,同時「九段線」等主張並不符合國際法,因此才要派出海軍「維持秩序」。這理據是否充份,日後我們再談,重點是印度明顯和美國有了默契,共同針對中國在南海的行為予以制約,美軍甚至剛把「太平洋司令部」改名為「印太司令部」,可謂贈興。假如印度海軍和中國海軍正面競爭,必會對區域平衡帶來全新影響。
  5. 「印太地區」作為全球化受惠方,應該捍衛全球化,反對保護主義,主張自由開放貿易,並以這些原則推展「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曾經是TPP的競爭對手)。這一段則是針對美國,特別是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除了以中國、歐盟、加拿大等為對手,其實也影響到印度。不過這一點的姿態重於實質,重點是強調印度並非美國附庸,也敢對特朗普說不(莫迪在達沃斯論壇已有類似表述),然而印度本身也有對中國實行貿易保護主義,很難把自由貿易完全變成區域常態。
  6. 「印太」是一個樞紐,所以互相連結相當重要。這一段似乎難以拿捏要點,但我們可以參考莫迪另一個重要的外交概念:「去連字符政策」 (de-hyphenation),意思是印度和每一個國家、持分者的關係,都是獨立考慮,不會理會其他國家之間的「連字符」關係。因此,莫迪同時發展與以色列、巴勒斯坦的關係,也同時與伊斯蘭兩大派系龍頭沙特、伊朗保持友好,可算維持了昔日「不結盟運動」的道統。這點和江澤民時代,中國強調的「全方位外交」異曲同工,但更強調平衡的藝術,以及自身作為調解員的潛在角色,假如分寸能把握,會得到更關鍵的國際影響力。
  7. 不讓大國競爭主導「印太」關係,區內大國應該基於共同價值觀和利益建立夥伴關係,以對話解決分歧,不要讓競賽上升到衝突。這一段似是空話,但其實是在暗中推廣「東盟模式」,也就是通過凝聚各國共識,來取得區域平衡,而不是歐盟那樣通過非黑即白的投票,也不是「一帶一路」那樣只談利益輸送。由於要凝聚共識必須出現平台,印度的上述宣示,似是暗示要進一步落實「印太」概念,早晚有新平台出現,或是在東盟基礎上深化,以杜絕任何國家(主要是中國)以自己定義的規範、龐大的國力,單方面主導區域秩序。

以上七點,可以視為印度以主角身份走進國際「印太」舞台的宣言,配合美國外交政策全面為「印太」正名、忘掉「亞太」,彷彿一個新時代,已經到來。

然而問題是,究竟印度的國力,是否足以符合上述要求,並滿足鄰國的「對沖」期望?數字上,應是可以的:莫迪畢竟有實質政績,印度人均GDP增長近年都超過7%,高科技產業尤其興盛,雖然軍隊裝備需要更新,但印度海軍在印度洋首屈一指,而且有實戰經驗,足以成為東南亞、乃至東非國家的憑藉。印度另一個比起中國的優勢,在於軟實力更容易與全球接軌,既繼承了英國管治的種種價值觀和語言文化,容易和西方等對話,又受惠於全球都有印裔人口的全球化現象,印度音樂、食物、電影等,都逐漸成為世界主流。中國面對「印太」挑戰,如何回應,與會代表又怎樣評價風雨欲來的「印太時代」,我們有機會再行補述。

小詞典:香格里拉對話 (The Shangri-La Dialogue)

各國政府間的「Track One」外交論壇,由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新加坡國防部亞洲安全峰會辦公室聯合主辦,邀請亞太各國國防部官員出席對話,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舉行而得名。2002年首屆舉辦,代表來自亞太區28國,美國、日本、南韓、澳洲等都由國防部長親自率領代表團,中國也曾派國防部長出席,但近年和新加坡關係欠佳,加上質疑對話中立性,只派出較低級別將領出席。主辦單位也邀請部份議員、學者、商界、傳媒代表等出席,以令交流更多元化。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6月4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