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足球與改革開放:「沙漠馬勒當拿」殞落記

世界盃揭幕戰,俄羅斯以5:0大勝「沙漠雄獅」沙特阿拉伯,難怪之前有傳俄羅斯以主辦國身份獲抽籤之利,專門安排沙特這隊魚腩同組來祭旗。然而曾幾何時,沙特不但不是魚腩,還是第一隊踢入世界盃十六強的中東國家隊:那是1994年美國世界盃,沙特在分組賽戰勝比利時、摩洛哥出線,攻入比利時關鍵一球的球星奧華倫 (Saeed Al-Owairan),更製作了由後場一人飛奔65碼、扭過對方全體後衛的「馬勒當拿式入球」,這球也成為世界盃歷屆超級金球之一,奧華倫從此被稱為「沙漠馬勒當拿」,沙特足球也一度傲視亞洲。

然而自此沙特足球就一蹶不振,每屆世界盃就算能勉強出線,也都是陪跑,背後原因自然眾多,單從奧華倫的個人經歷,就能以小見大。先說宏觀背景:在奧華倫成名的1994年,冷戰剛結束、全球化時代剛開始,各國球隊尚有不少本土風格,也都能產生別具特色的球星,例如哥倫比亞的「金毛獅王」華達拉瑪和「出擊龍門」希基達、羅馬尼亞的「東歐馬勒當拿」赫傑、保加利亞球王史岱捷哥夫等,都是這時期令人難忘的產品。但自從足球進一步商品化,二、三線國家要突圍越來越難,假如國內球星沒有出國機會,註定不進則退。

奧華倫雖然成了沙特國民英雄,當選當年亞洲足球先生,獲國王贈送勞斯萊斯,職業生涯卻出現瓶頸。他終生只效力過一支沙特國內球隊Al-Shabab,即使不少歐美球隊邀請他加盟,都不得要領,因為沙特政策當時不鼓勵球員到海外效力(連北韓也有球員到海外踢聯賽,可見沙特這方面的保守程度冠絕全球)。後來也不是沒有沙特球員嘗試打破宿命,例如同期的另一國家隊王牌艾查巴,就曾獲借用到英國狼隊,但前後只上陣四次就被逼回國。雖然這限制近年隨著沙特「改革開放」逐步打破,但沙特球員並不具備到國外頂級、乃至次級聯賽的能力,反映質素鴻溝已經出現。

奧華倫的事業,在世界盃後兩年更出現悲劇。1996年,他在拉瑪丹齋戒月被發現在埃及開羅與女伴飲酒,這在沙特這樣的宗教國家是頭等大事。也許是他在美國世界盃後沾染了「自由化惡俗」,也許是他以為身為名人的身份能通行無阻(沙特王室的腐化舉世聞名),結果卻不獲通融,被重判入獄和停賽一年。雖然國王後來對他特赦,讓他能參與下屆世界盃,但奧華倫再不能重拾狀態,變回一個平庸的球員到退休。

在早前揭幕禮,沙特王儲坐在普京身旁,看著球隊以0:5大敗,一臉無奈。他目前的改革,正面對國家隊的同樣情況:要真正和世界接軌,必須擁抱全球化,輸出專才、輸入資金,而不是不斷換教練;要真正現代化,必須和保守宗教勢力周旋,拆牆鬆綁,而不是被瓦哈比教士騎劫;要擅用國內資源,應該加強基建和培訓,而不是助長「酋長足球」,讓幾個富豪把比賽當作自己的賭博娛樂,令國內聯賽變得毫無公信力。但他的改革能成功嗎?這問題的答案,就像問沙特足球能否重振雄風,大家看呢?

小詞典:艾查巴 (Saeed Al-Jaber)

沙特歷史上最偉大球員之一,1994-2006年連續參加四屆世界盃,包括1994年打入16強的一屆。艾查巴作為前鋒,為國家隊攻入46球,在國內效力班霸Al-Hilal2000年獲借用到英國甲組球隊狼隊,但未獲正選位置,加上簽證、傷患等困擾,不久就回到母會。2006年退役,現擔任不同沙特球會領隊。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6月21日

延伸閱讀:沙特王儲風暴:「真·哈利發」重臨?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