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6:世界盃國家隊「大移洲」?

上週談及2026年的世界盃決賽周將有48隊參賽,這除了是足球大事,對地緣政治也可能有深遠影響。世界盃除了是全球最商業化的體育操作,也是各國軟實力的試練場,從32隊一次過增加16隊,足以打破不少行之有效的潛規則,例如不同國家隊屬於哪個洲份。

以大洋洲為例,這個「魚腩洲」的足球水平甚低,自從澳洲離開大洋洲足協、加入亞洲足協,紐西蘭就一家獨大。年前有一次,大溪地意外奪得大洋洲國家盃冠軍,得到參加洲際國家盃資格,水平和其他洲冠軍隊的差距,只能以「慘不忍睹」形容。從2026年開始,大洋洲卻首次得到獨立一席,目前紐西蘭幾乎十拿十穩,但大洋洲成員只要有心發展足運,壓倒紐西蘭,就出線在望;綜觀斐濟、薩摩亞等在欖球的領導地位,要是有心發展足球,也不是全無可為。更不排除有國家見及此,申請加入大洋洲足協,例如加入國際足協不久的東帝汶。東帝汶地理上加入大洋洲也說得過去,目前排名雖低,但足總異常「進取」,曾以前葡萄牙殖民地淵源,大量吸納巴西球員入籍,雖然後來因為本土球員強烈反彈而告吹,心態已可見一斑。

此外,亞洲將獲得8個席位,這對「類亞洲國家」也是誘惑。澳洲自從加入亞洲足協,就從未在決賽周缺席,會否有其他國家效法?例如已離開亞洲、加入歐洲足協的哈薩克,要是回到亞洲,決賽周入場券就有力一爭,而當目前的強人納札爾巴耶夫離世,重新擺回亞洲,也不為奇。高加索的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三國,在歐洲賽區出線甚難,但假如在亞洲,同樣有一定競爭力。國土大部份在亞洲、而身在歐洲足協的還有土耳其,它一直努力建構歐洲身份認同,希望加入歐盟,但隨著「新蘇丹」埃爾多安的集權和伊斯蘭化,身份認同正出現微妙改變。說來土耳其是2002年的季軍球隊,但歷史上原來只曾兩次打入決賽周,假如在亞洲比賽,肯定是一線強隊,席位手到拿來。

南美洲賽區2026年將有6個席位,排第7的還可以參加附加賽。雖然從目前的4.5席增幅並不高,但考慮到南美足協總共才有10隊,南美球隊晉身決賽周的比例,卻是全球最高,巴西、阿根廷等幾乎將自動出線。地理位置屬於南美洲的,其實還有蘇里南、圭亞那,都因為歷史和文化原因,選擇在中北美賽區比賽。這兩隊水平不高,連在中北美也出不了線,在南美更不可能。但蘇里南其實出產過大量世界級球星,不過都是代表前宗主國荷蘭,例如古烈治、列卡特、古華特、戴維斯、施多夫、哈索賓基等,而有見阿爾及利亞等球隊近年容許雙重國籍,表現突飛猛進,蘇里南足總也正改例,希望短期內大躍進。加入目前高達65%球隊能晉級的南美賽區,起碼可以定期和強隊周旋,從中進步,說不定蘇里南從此擺脫加勒比身份,亦未可知。

小詞典:洲際國家盃(FIFA Confederations Cup

國際足協主辦的競賽,參賽球隊8隊,包括六大洲冠軍隊、世界盃冠軍和主辦國。前身是1992年沙特阿拉伯主辦的「國王杯」,1997年起由國際足協接手,正式命名為「洲際國家盃」,逐漸形成由世界盃主辦國主辦的傳統,至今舉行了8屆,應屆冠軍是德國。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6月26日

延伸閱讀:48隊的世界盃決賽周:中美或成最大贏家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