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足球太沉重

阿根廷足球的起點,正是20世紀初的「新歐洲」黃金時代,但到了阿根廷奪得首屆世界盃亞軍、以及在缺席世界盃期間連奪七屆南美國家盃冠軍期間,卻已是國力持續衰落之時。縱使如此,阿根廷人心態上,依然比其他南美國家高人一等,就像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氣派,依然勝過絕大多數歐洲大國首都。

馬來西亞:馬哈迪回歸與一帶一路

馬哈迪在處理納吉時代訂下的合作項目時,華裔的角色同樣微妙,因為在多個與中國相關的投資當中,有個別項目被傳由納吉中飽私囊、「一帶一路」下真正的受惠者,都不是馬來西亞華裔,而是中國企業與國內精英,反映了與中國合作背後,往往造成利益分配不均。由於馬哈迪表示有意在上台後重新分配利益,華裔作為非既得利益者,理應會受惠,變相鞏固了雙方共生的關係,也進一步減低對華關係惡化的誘因。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