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隊的世界盃決賽周:中美或成最大贏家

亞洲賽區要產生8隊,更是「精采」。目前亞洲球隊,已經會出現沙特阿拉伯這類「奇兵」,再增加席位,按本屆例子,就是敘利亞、烏茲別克、阿聯酋都可以晉身決賽周,此外第9隊可能還可以參加跨洲附加賽。誰是第九隊?按本屆外圍賽成績,就輪到中國了。

沙特足球與改革開放:「沙漠馬勒當拿」殞落記

奧華倫的事業,在世界盃後兩年更出現悲劇。1996年,他在拉瑪丹齋戒月被發現在埃及開羅與女伴飲酒,這在沙特這樣的宗教國家是頭等大事。也許是他在美國世界盃後沾染了「自由化惡俗」,也許是他以為身為名人的身份能通行無阻(沙特王室的腐化舉世聞名),結果卻不獲通融,被重判入獄和停賽一年。雖然國王後來對他特赦,讓他能參與下屆世界盃,但奧華倫再不能重拾狀態,變回一個平庸的球員到退休。

馬來西亞大選:社交媒體以外的民情

納吉爆發「1MDB」醜聞,自然是他本人在政壇樹敵越來越多的轉捩點,在上述選民圈子中,尤其劣評如潮。但就是沒有這醜聞,這類選民絕大多數上屆已經投反對派,對納吉與妻子羅斯瑪的不滿,也不是始於1MDB。被視為反對派票源的青年群組,其實有一半以上連選民資格也沒有登記;不少激進派則揚言政客都是一丘之貉,根本對「核心建制派」馬哈迪領導的反對派毫不信任。單看這些群體的意見,很容易以偏概全。

孟加拉:尤努斯加持下的Next Eleven

根據尤努斯的理論,孟加拉這類國家的首要任務,是讓貧窮人士自力更生,幫助他們在社會發展自己所長、創富,因此創立了「孟加拉鄉村銀行」、又稱「格萊珉銀行」的民間微型借貸機構,為貧困人士、特別是婦女,提供小額資金,繞過傳統銀行的門檻和繁文縟節,助其創業。有了諾貝爾獎加持,其他微型貸款機構也相繼進駐當地,為孟加拉人提供貸款,令孟加拉成為向微型借貸機構貸款比率最高的國家,目前已有二百五十萬人因此脫貧。

The Art of the Deal

《The Art of Deal》在1987年出版,是特朗普與記者Tony Schwartz共同著作(相信是本人口述、後者代筆),講述自己成長經歷、及在房地產界的成功事蹟。當時的特朗普並沒有政治潛能,卻因為種種不合常規的從商手法、財大氣粗的形象,成為財經界風雲人物,本書一出版,就創下《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位達13週、並持續48星期榜上有名的驕人記錄,入屋程度、「影響因子」,超越同年所有國際關係學術著作的總和。

美朝峰會與洛文

不知道洛文贈書是否有高人指點,但據他本人所言,這是金正恩真正了解特朗普這名對手的開始,而二人過去一年的種種互動,就像一個「做deal」的過程,峰迴路轉,但最終還是到達同一會場。也許唯有洛文這種人,才能和特朗普、金正恩心有靈犀,就像早前特朗普發公開信取消和金正恩的會面,美國的科班國際關係學者一片批評,唯獨洛文大家稱讚特朗普「英明」,認為這封信「情理兼備」,既顯示了美國的實力,又能觸動對方心靈,對金正恩這類人特別管用。事實證明,卻是洛文對了。

新加坡:國際戰略會議之都?

新加坡是一個主權國家,主辦會議不受任何敏感題目限制,不用局限在經濟、文化層面,同時又有一個威權政府維持秩序,各國不用擔心尷尬場面,對安全問題也十分放心。會議期間,香格里拉酒店變成一個高度戒備的警崗,所有人出入都要經過出入境保安,這固然是安全考慮,但也杜絕了任何形式的示威。要同時做到資訊完全透明、國際記者雲集,又能控制秩序,加上為不同勢力信任,這樣的主辦方,綜觀全世界,還真不多。

「印太時代」來臨:香格里拉對話現場摘記

亞太各國國防代表一年一度的年會「香格里拉對話」,剛在新加坡舉行,印度總理莫迪為會議致開幕詞,配合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的發言,都牢牢鎖定「印太」(Indo-Pacific) 為主軸,不少地方都和中國暗中較勁,極具象徵意義。筆者作為與會代表,現場感覺是莫迪相當壓場,很努力宣示自己是「自由世界」領袖,而很少全篇用英語發言的他,這次不但使用全英語,望講稿次數也不多,顯示了相當自信。

印度:新一代電單車大國

擁有電單車也是印度個人主義的表現,女性購買電單車的數目亦慢慢提升,反映印度女權上升之餘,印度婦女也成了車廠的新藍海。不少近年大熱的印度電影,只要細心留意,都有女性騎電單車的場景。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