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s人物誌: 天才・宅男・教授・Simon Lui

後來相熟了,才知道他的音樂造詣遠超想像,除了通曉中樂西曲、A cappella,原來也曾為不少歌手作曲、在演唱會後台演出,合作歌手甚至包括劉德華、鄭秀文、陳奕迅….. 更難想像的是,我讀書時其中一首最喜歡的歌:傅佩加的《一支煙的時間》,居然是他的小提琴配樂。把電腦和音樂融會貫通到這地步的人,絕對不多。

菲律賓凌晨時分的科學園

在香港,菲傭最低工資是每月四千多港元,在本國Call Center,則有二千到三千港元,差距已經有限。不少菲律賓人情願在這裏工作,起碼公司屬國際大品牌,總好過離鄉別井當傭人。而且Call Center的營運就像保險,總算有晉升階梯,表現優秀的會慢慢成為team leader,足以建立自己的團隊,逐步向上流,不像當菲傭,下一站就是退休。

中美貿易戰前傳:美日貿易戰的教訓

中美貿易戰加劇,而對美國而言,「貿易戰」絕非特朗普原創,很難不令人想起三十年前的美日貿易戰,內地報章更多番強調,要從美日貿易戰汲取教訓。究竟這「教訓」是甚麼?又有多少實用價值?

天才兒童1985:三字頭大限前的覺悟

「從前曾自滿/笑前人們落伍/誰人能料最後老大只得這般」...... 常對身邊人說,必須令以上這堆問題,變成non-questions,non-issues。任何非黑白的答案,都不能渡過「三十五歲的太平天國」、「天才兒童1985」這一劫。

宿霧隨筆:十年後,菲律賓才是真・香港?

說到這裡,一定又有本土派青年說「說得這麼好,你何不移民菲律賓?」這種思維態度,正是窒礙進步的源頭。其實宿霧人已經這樣想:宿霧雖然不太好,但起碼不比香港差,我們何必走到香港?這對過去數十年的印象,已是顛覆,何況我真的認識從香港移民到宿霧退休的人。

金正恩得和平獎?1973年黎德壽和平獎的啟示

諾貝爾委員會急不及待將和平獎頒給「戰爭終結者」,是回應當時世界反戰潮流,但對南越而言,這卻是對「侵略戰爭」的加持。南韓鷹派十分擔心歷史重演:和平獎被金正恩奪去,然後北韓還要「解放」南韓,美國則輕易解除了自己的區域責任,還以「和平獎」蒙混過去。黎德壽拒絕領和平獎,總算比奧巴馬有自知之明,但如過金正恩、特朗普「團隊」真的獲獎,又會否卻之不恭?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