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朋友:和聖多美建交後的「走數」風雲

早前西非小國布基納法索對台斷交、與北京建交,成為繼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巴拿馬、多明尼加後,台灣蔡英文政府任內失去的第四個邦交國。同樣是西非小國,一年半前率先「跳船」的葡語國家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現況也值得關注,當中又以「中資參與建造聖多美深水港」這個地緣政經大計低調流產一事,最耐人尋味。

聖多美全國人口只有20萬,面積略小於香港,其領海於上世紀90年代開始,被認為與其它幾內亞灣沿岸國家一樣,蘊藏豐富石油資源。不少外國石油公司慕名前往勘探,至今卻依然未能開採具備商業價值規模的油田。成為下一個汶萊或杜拜的美夢遙遙無期,國力羸弱的聖多美一方面繼續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等支撐下舉債度日,另一方面唯有把希望寄托於本國的地緣潛力,也就是在列強之間待價而沽。

早在本世紀初,美國考慮到本國兩至三成的進口石油須途經幾內亞灣,以及聖多美與北約漸趨穩固的合作關係,美國國防部一度研究在當地興建深水海軍設施。不過計劃最終沒有成事,聖多美唯有轉而期待其它國家的投資,並以「建設經貿中轉樞紐」等非軍事名目,作為主要賣點,至於背後的地緣政治價值,有關國家自能領會。

列強當中,中國顯然最具政經實力和動機,去填補美國遺下的這片空白。北京為了壯大「一帶一路」大時代的聲勢,加上看穿了這是撬動「台聖邦誼」的致命支點,早在兩岸「外交休兵」時期,已為聖多美積極佈局。2013年和2014年,中國先後迎接聖多美外長和總統到訪,又在當地設立貿易辦事處,授意中國工商界人士前往考察。2015年,聖多美與國企「中國港口工程公司」正式簽署備忘錄,約定興建總值8億美元的深水轉運港,當中包括三個巨型集裝箱泊位和大量附屬設施。按照原定計劃,有關工程的第一階段將於今年上半年完成,明年竣工並投入運作。

面對北京與聖多美的新合作,昔日的馬英九政府曾表態,說不反對盟邦與對岸發展「不涉政治的經貿關係」云云,希望斷交不要在自己任內出現就是。但隨著2016年台灣政黨輪替,北京對台政策轉趨強硬,聖多美亦於年底正式與台灣分手,理由之一,正是台灣無法為深水港的龐大投資提供支持。聖多美政府確實對深水港寄予無限希望,多次高調表示深水港建設絕非止於面向幾內亞灣市場,還要放眼亞洲與南美,以成為海上貿易航線樞紐為目標。

可惜故事並未按劇本演下去,中國外長王毅今年1月出訪聖多美期間,忽然表示「中方正在審視建設深水港的經濟效益」,明顯開始打退堂鼓;聖多美總理今年2月接受葡通社 (LUSA) 專訪時,突然低調宣佈「由於財政困難」,原來的8億美元深水港方案,已被另一個總值8000萬美元的漁港方案取代。從種種蛛絲馬跡推敲,一種可能性是北京從無參與建造聖多美深水港的打算,由始至終,只是為了台灣因素,才虛晃一招,這自然是台灣媒體傾向相信的版本。但與此同時,也存在另一種可能性:IMF作為聖多美公共財政的最重要金主,曾指出深水港方案的預期耗資是「聖多美全國當前債務的一半」,擔憂最終會被這「大白象」拖垮;由於聖多美的IMF貸款決定了這國家能否從其它國際機構獲取借貸,北京亦不會對IMF的勸喻無動於衷。

假如後者為真,IMF的「勸喻」是純技術判斷,抑或存在陰謀論眼中的「西方政治考量」,見仁見智。即使前者為真,也難以令聖多美對華關係出現重大波折,畢竟新的漁港計劃同樣要依靠中資支持,加上身為葡語國家的聖多美亦已成為「澳門論壇」正式成員,開始在不同領域與北京精密合作,選擇已經不多。除非美國對投資這個深水港重新表示高度興趣,聖多美這小國的籌碼,實在很有限。

小詞典:澳門論壇 (Forum Macau)

全稱「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2003年成立於澳門,是一個由中國發起的國際經貿論壇,旨在加強中國與葡語系諸國的經貿交流合作,以及發揮澳門的聯繫角色。隨著聖多美與北京建交,聖多美從2017年起,不再只以觀察員國身份出席,而成為正式會員了。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7月4日

聖多美對台斷交:澳門論壇奇功?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