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足球以外的經濟危機

上週談及阿根廷足球的重重包袱,往往縮影了國家危機。現在阿根廷國家隊正式在世界盃出局,也是時候正視這個國家此刻面對的經濟問題。不過在危機之中,也有出現好消息:美國投資銀行MSCI (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 宣佈,將阿根廷重新納入「新興市場指數」,不再屬於邊緣國家名單之列。

1969年開始,MSCI一直為投資者和基金經理提供不同地區市場和行業的指數,作為投資參考,與同屬美國的標準普爾杜瓊斯(Standard and Poor’s Dow Jones)、倫敦富時(FTSE)等鼎足而立。不少被動指數基金(index-tracking funds)都將資金與三大行的指數掛勾,而MSCI新興市場指數影響力甚大,有超過16千億美元資產追隨。雖然只有海外上市的阿根廷股票例如「美國預托證券」(ADR)會被MSCI納入指數,但相關正面效應,已可想而知。

問題是阿根廷經濟有如球王美斯的狀態,反覆不定。在剛過去的5月,阿根廷貨幣披索(peso)曾在12日內下跌了18%,阿根廷央行需要將利率從27.25%提升到40%,通漲亦飆升至25%,數字驚人。結果阿根廷政府被迫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申請300億美金,作為緊急貸款應急,其時IMF願意借貸,已經頗為勉強。何況阿根廷曾在2014年發生債務違約,主因是前總統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andez Kirchner)的福利政策大幅增加政府開支,幾乎掏空國庫,政府不能償還到期債務,阿根廷被各跨國機構告上法庭,不能再在國際市場融資。筆者月前在阿根廷,依然聽見當地人對克里斯蒂娜夫婦的貪腐深感不滿,儘管阿根廷經濟危機原因眾多,十年前、乃至二十年前的金融風暴,其實從來沒有徹底解決。

2015年,新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希望大刀寬斧改革經濟,包括收緊政府開支,為政府節流;取消外匯管制,吸引外國資金回流,令披索自由浮動,讓阿根廷重返國際資本市場;又與已違約國債投資者達成協議,使阿根廷能重投國際債市融資。但是披索自由浮動後一直疲弱,加上美元近來強勢,披索自馬克里上任以來,已經下跌56%,至1美元兌23.25披索的歷史新低。相反通漲依然高踞不下,由於阿根廷曾債務違約,即使發生在前總統任期內,亦打擊信譽,就算重新發債受一些投資者追捧,也只淪為被炒賣的垃圾債券。

阿根廷曾是全球富國之一,資源豐富,有出產石油、規模龐大的農業和畜牧業,工業如汽車業相當蓬勃,旅遊業亦興旺,可說第一、二、三產業都發展得不俗。加上龐大的人口、鄰近的金磚巴西,出口、內需也不成問題。不過拉美式的管治和政權更迭,令阿根廷多年來經濟大上大落,好的時候可以像2003-2007年間,每年有9%增長;差的時候,GDP卻可以在1999-2002年間連跌20%,失業率上升1/4。至於將阿根廷被重新放入新興市場名單是對其政府的肯定,還是MSCI另有所圖,這要留給金融界的沈大師分析了。

小詞典:馬克里(Mauricio Macri)

阿根廷現任總統,2015年當選,之前自創中間政黨,是少數不屬貝隆主義政黨、也不屬左翼政團的阿根廷領袖,當選前長期擔任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長。他的主要政綱是脫離前朝經濟利益集團,帶領阿根廷重返國際舞台,曾獲《時代雜誌》選為拉美最有權力總統。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7月5日

延伸閱讀:阿根廷足球太沉重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