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盃:普京或成最大贏家

球場上,法國贏得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但球場外的最大贏家,卻是普京。

世界盃舉行前,俄羅斯除了因為早年克里米亞問題被西方制裁,也因為前特工在英國被下毒案,與西方各國鬧翻,俄羅斯駐各國外交官更被集體驅逐,一時間,彷彿回到冷戰時代。英國一度聲言杯葛世界盃,最終也沒有任何國家領導人到現場觀戰,這「待遇」本來是西方各國的共識。

然而正如本欄前述,整個「特工門」,根本是文翠珊轉移視線、打破脫歐困局、重拾國際地位的手段,無論是否真正事涉俄羅斯政府,都極不容易找到真憑實據,只會不了了之。到了歐洲列強打入淘汰賽,國內群情洶湧,已經沒有了杯葛俄羅斯的價值,瑞典、比利時、西班牙、克羅地亞、法國等紛紛出動國家元首到俄羅斯觀戰,變相令英國辛苦建立的包圍網失效,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出現,尤其具指標性。假如英格蘭最終打入決賽,相信連文翠珊本人、乃至王室成員,也很難不到莫斯科。普京令整場世界盃在政治爭議外順利進行,應記一功,而世界盃期間英國又發生落毒案,卻已不為世界注視。

年前俄羅斯舉辦索契冬季奧運時,西方媒體對俄國的舉國體制、違反人權、獵殺流浪犬等舉措頗多批評,這些行為在世界盃期間,自然存在,輿論卻見怪不怪。加上整場世界盃順利舉行,沒有任何差錯,場館質素、治安控制等,都比四年前的巴西、八年前的南非好得多,間接令「俄羅斯模式」得到肯定,這正是普京最需要的。

總決賽期間,四名俄羅斯異見人士、Pussy Riot的成員成功衝進球場,當時普京與一眾嘉賓都親眼目睹,但普京對應付這類場面,早已駕輕就熟,「依法辦事」就可。這令人想起美國Netflix劇集《紙牌屋》,有一集邀請了Pussy Riot飾演自己,在「俄羅斯總統」訪問美國時出席國宴,期間發難,該「總統」卻一派淡然,四兩撥千斤幽默應對,還為自己的國內民望加分。

對普京而言,繼續管治不是問題,但如何在經濟增長有限的前提下維持高民望,卻是挑戰,愛國主義自然是重要手段。俄羅斯人本來對國家隊不予厚望,而俄羅斯國際排名下跌至32隊最低,甚至低於超級魚腩沙特阿拉伯,也可算是一種「期望管理」。但作為主辦國,俄羅斯不可能沒有為自己球隊得到意外佳績作出準備,為甚麼抽到和沙特阿拉伯同組,早前就有球壇名宿指是主辦國「做手腳」,而最終俄羅斯打入八強、以十二碼光榮出局,與第一場5:0大勝沙特後打出士氣,關鍵甚大。

俄羅斯在過去十年,聘請過不少大牌外國教練,例如軒迪克、卡比路等,成績都強差人意,現在找到土炮前國腳查捷索夫當教練,軍訓式管理強調紀律、愛國,卻得到史上最好成績,俄羅斯愛國主義一時大為上升,掩蓋了人民對國內球員代表的「裙帶資本主義」的強烈不滿,期間政府通過加稅,反對派也不能大造文章。查捷索夫雖然紀律嚴明,但也懂人情世故,不斷強調一切都是總統最高指示,也令國家隊的得分轉移到普京身上。加上整屆比賽水平甚高,天氣有利球員發揮,球壇內外口碑甚好,經濟回報相信也可觀,普京的如意算盤,似乎是打響了。

小詞典:Pussy Riot

俄羅斯樂團,2011年成立,有12名成員,音樂宣揚女性主義,不時觸及政治,2012年因為在教堂舉行反普京、反東正教演出被捕,有成員被判坐牢,也有成員流亡國外。俄羅斯輿論普遍持批判態度,認為樂團譁眾取寵、不尊重俄羅斯傳統文化,西方則視之為異見人士,不時給予版面報導。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7月17日

延伸閱讀:普京的冬奧四環:俄式幽默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