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Coming Home:英式幽默與身份認同

世界盃曲終人散,但後續故事還有不少,對國際社會的啟示也數之不盡。筆者曾於賽前預言,英格蘭會因為抽得上籤打入四強,除了是「技術分析」,也是希望觀察英國上下對球隊表現的反應,因為沒有比這更能顯示英國民族性的了。

自從英格蘭1966年奪冠後,每一屆的英格蘭隊都被(本地)媒體吹捧為「1966年以來最強一屆」,但每次大賽都失望而回,久而久之,期望管理下,英格蘭球迷都習以為常。這次英格蘭雖然「只」得第四,前後輸掉三場比賽,獲勝的只有對巴拿馬、突尼西亞和瑞典,但球迷已經喜出望外,足以成為盛大慶祝的藉口,領隊修夫基也成為「英雄」,甚至有地鐵站以「修夫基」命名48小時,似反映「英格蘭英雄」門檻之低,令人意外。

然而這一切,都可以曲線解讀,充滿英式哲理、幽默與犬儒,就像近二十年英格蘭國家隊的非官方聖樂《It’s Coming Home》。這首歌在本屆世界盃期間不斷響起,也不斷成為英國媒體頭條、球迷吶喊的口號,源自1996年英國樂隊The Lightning Seeds創作的歌曲《Three Lions》。英格蘭自居現代足球發源地,對國家隊未能再奪佳績耿耿於懷,希望錦標再回「足球之家」,這是歌詞的表面解讀。

英格蘭出局後,不少其他球迷紛紛以「It’s Coming Home」揶揄英格蘭,卻完全是捉錯用神。擔任球評家多年的英格蘭名宿連尼加忍不住在社交媒體「導讀」,解釋「It’s Coming Home」只是英式自嘲,不代表英格蘭球迷真的相信國家隊會贏得錦標,只是以哲學態度,看待無了期的等待果陀,贏了固然開心,輸掉也是意料中事。球隊充滿大牌天價球星,表現卻總是未如理想,歌詞正充滿這無奈:「everyone seems to know the score, they’ve seen it all before, they just know, they’re so sure, that England’s gonna throw it away.」久而久之,英格蘭球迷習慣了被嘲笑,也當自己曾經自豪的國家隊是可消費的笑話;但與此同時,每次大賽前夕,依然對球隊不無期望。

這種複雜的心情,早已不止在英格蘭國家隊身上適用,對帝國斜陽後的整個英國,特別是脫歐後前路茫茫的倫敦,又何嘗不是?無論是留歐也好、脫歐也好,英國要重拾二戰前的國際領導地位,都已不可能;連要專心像冷戰時代當美國附庸,也不容易,這從特朗普訪英時的傲慢可見一斑,英國的心理狀況,也可從上至王室、下至群眾那種既需要美國、又不忿特朗普不識大體的情結表露無遺。此時此刻,「硬脫歐」派對文翠珊的方案不滿,但即使是「軟脫歐」,歐盟各國也不見得輕易就範;要是重新強化英聯邦,英國國力也今非昔比,今天的英聯邦第一大國已經變成印度,在國際舞台,印度逐漸自居「真・英國文化傳人」,英國本土口味卻被彷印咖喱chicken tikka masala征服。

但英國人並非單純緬懷昔日榮光,對今天的處境心知肚明,唯有像看待英格蘭國家隊那樣,製造足夠迴旋空間,一面犬儒,一面保存信念和希望。這種在灰色地帶生存的智慧充滿哲理,值得心存二元思維的人學習。

小詞典:The Lightning Seeds

英國樂團,1989年成立,1996年創作的《Three Lions》為最成功作品,曾於1996、1998、和今年2018年三度打上流行榜冠軍,已經成為英格蘭國家隊的非官方主題曲。歌曲創作背景是1996歐洲國家盃,當時英格蘭是主辦國,因此有「It’s coming home」的構想,最終英格蘭在四強被德國以十二碼淘汰出局,射失十二碼的,正是現任領隊修夫基。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7月18日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