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牌屋的美俄峰會:戲如人生

特朗普和普京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峰會,令人想到冷戰時代的劇情,身陷「通俄門」的特朗普卻在峰會後不斷為普京說好話,國內媒體戲稱之為「賣國會」。其實像美俄關係這類大題目,通常都不是一個峰會所能改變,元首見面往往更看重對本人的政治效果,特別是對特朗普和普京而言,都是形象重於一切。要通俗地理解關鍵,不妨參考風靡美國的Netflix劇集《紙牌屋》。

不少《紙牌屋》觀眾認為,第一季講述陰謀家主角逐步爬上總統寶座的劇情,才是神作,但從第三季開始出現的「俄羅斯總統」,卻令國際關係愛好者更感興趣。劇中飾演「俄羅斯總統」的演員來自丹麥,身型比「真‧普京」高得太多,也沒有普京那樣拘謹內斂,更像是一個俄式花花公子,但散發出來的深沉魅力,卻依然深得普京神髓。《紙牌屋》中的美俄元首都是陰謀家,只是一個是真小人、另一個是偽君子,「俄羅斯總統」不斷在談判桌上出爾反爾、不按牌理出牌、懂得以言語刺探和刺激對手,多少反映了俄羅斯的真實作風。

劇中有幾段美俄元首對話,最可圈可點。其中一段圍繞俄羅斯打壓同性戀者的爭議,「俄羅斯總統」坦承這是「野蠻行為」,他本人對同性戀議題「根本不在乎」,家人也有公開的同性戀者,然而法案是為「俄羅斯百姓」而立,因為那是傳統、保守的國家,立法令他支持度上升,因此不能妥協。真實的普京,大概不會這樣赤裸裸向特朗普訴心聲,但操作並沒有分別:正如本欄年前分析,他本人的陽剛形象,和同志形象只是一線之差,但與此同時,違反人權地打壓同性戀者,卻得到國內大多數民意支持,西方媒體怎樣報導,普京根本不在乎。當美國總統知道對方利益所在,就知道談判底線。

另一段講述俄羅斯派軍到約旦河谷,作為以巴之間的緩衝,雖然劇情不合理,但似是影射現實中俄羅斯參與敘利亞內戰。在《紙牌屋》,「俄羅斯總統」向美國總統坦然「中東和平對俄羅斯毫無好處」,他在意的只是「國家利益」和民望,所以是否出兵,涉及大國尊嚴問題,必須用美方放棄的尊嚴來討價還價。現實世界的普京,談及敘利亞戰爭時,也是同一態度:不是不可以談,但美方拿出甚麼來交換,卻不是在中東問題上的讓步,而是其他層面的交換。

《紙牌屋》的「俄羅斯總統」是公關高手,正如日前提及,處理飾演自己的異見樂團Pussy Riot時,只要現場講幾個冷笑話,就能盡顯風度、四兩撥千斤,對方以為「推上報」是成功爭取,殊不知這樣的報導,對「俄羅斯總統」的聲望反而大有幫助。在現實世界,普京正是這樣利用國內反對派:容許他們最基本的存在,乃至作出種種人身攻擊,從而引蛇出洞,利用他們的過激行為,動員龐大的親政府群眾。西方經常以為鼓勵異見人士,就能帶給俄羅斯「麻煩」、「壓力」,殊不知卻正中對方下懷。

特朗普面對的,正是這樣一個高人,傳統硬碰硬,或所謂的「engagement」,都不會管用。要如何討價還價而不落下風,可能真的要是商道才能解決。且看普京在峰會後接受美國記者華萊士單獨訪問,金句連連,例如被問及有沒有掌握特朗普黑材料,他說「特朗普競選總統前,我們對他毫無興趣,俄羅斯特工不像美國,沒有龐大資源監控每一個富豪」,這種對答,在國際舞台已不作他人想。特朗普究竟準備了甚麼去交換、真正希望得到的又是什麼,其實不為外間所知,簡單形容峰會「賣國」,未免失諸有相。

小詞典:《紙牌屋》(House of Cards)

美國Netflix原創劇集,改編自同名英國劇集,圍繞政壇的權謀詭計,充滿馬基維尼式計算。劇情講述主角Frank Underwood從民主黨黨鞭一步步爬上總統寶座的故事,過程中不斷設局算計政敵,乃至親手殺人,同時又具親和力,如實反映不少美國政客的精神面貌。飾演Underwood的Kevin Spacey走紅後,卻因為捲入「#MeToo」性侵犯醜聞被辭退。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7月19日

延伸閱讀:紙牌屋:美國政治導讀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