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圭香港:台北邦交國歸零前哨戰

昨天談及「巴拉圭香港」東方市,到當地除了慕名已久,也是希望看看台灣在巴拉圭的遺跡。正如本欄年前談及,巴拉圭作為中華民國在南美洲的最後邦交國,依然有「蔣介石大道」,東方市也有中式庭園樹立了蔣介石銅像,並圍有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但維修保養得不算理想,水面混濁不堪,只有露宿者進駐的蹤跡。這一切,似乎也反映了台灣勢力在巴拉圭的未來。

「東方市」是巴拉圭的官方名字,這裏的「東方」,和我們身在亞洲的東方無關,但巧合地,當地確是整個拉丁美洲亞裔人口比例最多的城市。台灣人近水樓台,曾將東方市稱為「橋頭」,因為他們在東方市駐紮已久,可以說伴隨著東方市成長,對黑白兩道的生意都駕輕就熟,而曾幾何時,台灣商人和勢力人士也在拉美呼風喚雨。陳水扁管治期間,副總統呂秀蓮曾提出台灣外交大戰略,以巴拉圭為終點站,除了是文宣,也是看重東方市的「白手套」功能。

然而隨著兩岸外交休兵告終,巴拉圭和台灣的關係還能維持多久,從東方市的勢力變遷,也可見一斑。目前中國大陸商人已取代台灣商人,主導了東方市華裔進出口,並組成了自己的商會,影響力完全凌駕台灣紮根多年的華僑組織。近來的中美貿易戰,居然也有巴拉圭東方市的身影:目前中國以大幅徵收美國大豆關稅,作為報復措施之一,但中國對大豆需求甚殷,假如美國大豆因而大幅加價,卻勢必影響民生。巴拉圭看到這機會,乘機向中國推銷自己的大豆,「中國要多少有多少」,希望一方面推動國內農業,另一方面對北京示好。月前當選、下月才正式上任的巴拉圭候任總統賓尼迪斯(Mario Abdo Benítez)早已表明倒向北京,態度與曾訪台會見蔡英文、演說中多番提及蔣介石的前總統卡特斯截然不同,北京亦已承諾了多項援助,兩國建交,似乎勢在必行。

不過近日在日內瓦聯合國互聯網管理論壇,北京抗議台北代表透過視像遠程發言,身為論壇主席的巴拉圭代表伊巴拉不予理會,令台灣人依然對「台巴友誼」有所幻想,相信巴拉圭民間對台灣多年的投資和援助心存感激。但隨著東方市大量湧現「中國製造」產品,北京的影響力正滲入每一層面,那種多年前殘留的台灣回憶,正被急速抹去。北京和巴拉圭的雙邊貿易,超過巴拉圭與台灣貿易額二十倍,這是怎樣的「友誼」都難以彌補的。從東方市的羅湖城式購物商場、深圳式地攤所見,連種種中國內地電子商貿系統也開始被應用,加上與巴西的邊境幾乎不存在,台灣要守住昔日的「橋頭」,已不可能。

小詞典:蔣介石大道

位於巴拉圭首都阿森松,由台灣出資協助興建,1976年正式命名,已紀念一年前病逝的蔣介石,大道上更有蔣介石銅像和中式庭園,和東方市蔣介石花園的格局差不多。由於蔣介石是冷戰期間巴拉圭軍事強人的盟友,一直有左翼政黨要求把大道改名,但至今不得要領。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7月25日

延伸閱讀:巴拉圭香港:東方市的一國兩制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