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霧隨筆:十年後,菲律賓才是真・香港?

歷史學家葛兆光以著作《何為中國》成名,提出「去中心化」的角度閱讀慣常的歷史,例如從西南夷的角度閱讀中原史,就會完全不一樣。此刻在菲律賓宿霧公幹,感覺有很多déjà vu的似曾相識,忽然在想,要是代入宿霧人的心態看菲律賓、看香港、看世界,又會如何?

宿霧是菲律賓第二大城市,也是全國最重要的歷史名城,但鮮為人知的是,同時是亞洲最大的英語學習中心。由於美國殖民的經歷,令菲律賓的美國化程度相當高,一般人都有基本英語水平,例如到本地人逛的市集,小販都能以英語溝通,這點在香港就做不到。宿霧面積不大,卻有大量大學,培訓出來的大學生水平不俗,找工作卻不容易,教英文是一大出路,令亞洲各國人士逐漸知道要廉價學英語,就要來宿霧。從前學生主要來自南韓,現在中國崛起,也不斷有中國人到菲律賓學英文。

宿霧的大學當中,有一些專門培訓海員。昔日認識不少長輩以「行船」為生,但隨著香港經濟轉型,這已不是香港特色。全球郵輪越來越多,船運也依然蓬勃,誰會當海員和海上服務員?壟斷這市場的,正是菲律賓人。而好些傳統航海大國,例如挪威,都在菲律賓設立或贊助航海學校,因為那些歐美國家薪酬太高,習慣了福利社會的人也太懶散,通常只能請一個本國船長做做樣子(有危機時還會第一個跑掉),其他自副船長以下,都是菲律賓人。

菲律賓人出國當傭工,源是馬可斯時代的政策,而本地薪酬不能與國際接軌,自然是唯一原因,否則誰希望讀完大學,還要離鄉別井當傭人?但近年菲律賓本地薪酬提高了不少,像宿霧的商業區,已興起「商業操作外判服務」(business process outsourcing, BPO)這行業,也就是成為承包海外企業的後勤中心,由打電話、填表格到覆電郵無所不包。這比輸出勞工到海外當外傭,更能善用本地操流利英語的勞動力,薪金也不差太多。對海外中產而言,用同樣價錢,請一個菲律賓的遙控私人助理處理文件,其實比請一個可以被印傭、泰傭代替的菲傭更化算。

雖然宿霧人薪金與香港人沒法比,但交通異常擠塞,因為一般人都有能力買車。塞車自然討厭,但當地人的生活水平,其實已經不差。距離宿霧市坐渡輪一個多小時,就是景色可比馬爾代夫的渡假天堂薄荷島,島上固然有針對國際遊客的六星級酒店,但也有給本地人享用的一切娛樂設施。近年宿霧地價上升,越來越多國際投資,就是覺得這裏的生活指數和水平不俗,而在薪酬高得多的地方例如香港,要找一個薄荷島,絕不可能。

說到這裡,一定又有本土派青年說「說得這麼好,你何不移民菲律賓?」這種思維態度,正是窒礙進步的源頭。其實宿霧人已經這樣想:宿霧雖然不太好,但起碼不比香港差,我們何必走到香港?這對過去數十年的印象,已是顛覆,何況我真的認識從香港移民到宿霧退休的人。一些菲律賓精英不斷對我說:香港昔日發跡起家的優勢,菲律賓人今天都已具備,總統杜特爾特「忍辱負重」,在中美之間找便宜,就是為了令菲律賓經濟騰飛,相信很快就不用再靠輸出低端外勞為生,輸出的會是技術人才,他們也有能力和國際人才競爭。

我不知道他說的會否成為事實,只知道這種自信和遠見,在真・香港,卻久違了。

延伸閱讀:宿霧市

菲律賓歷史名城,華人早在西班牙殖民前已經進駐。1521年,首位環球航行的探險家麥哲倫登上宿霧,菲律賓不久成為西班牙殖民地,自此宿霧一度成為「西屬東印度群島」首都,也是天主教在遠東的中心。近年宿霧積極發展旅遊業,新的國際機場剛落成,也出現了相當現代化的商業、購物中心。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7月27日

延伸閱讀:菲律賓人口突破一億的意義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