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CI新興市場指數:沙特阿拉伯篇

早前世界盃期間,我們談及美國MSCI(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將阿根廷重新納入「新興市場指數」,其實與此同時,另一隊打入決賽周的國家沙特阿拉伯,也被同步納入該指數,對當地政治經濟的含義,同樣巨大。MSCI的舉動,普遍被視為對沙特王儲薩勒曼的改革投下信心一票,未來沙特將佔指數大約2.6%,與墨西哥同樣排在俄羅斯之後,反映作為G20集團唯一中東國家的沙特,正逐步擠身世界經濟體前列。

我們多次談及易儲後的沙特,因為它的不可測性甚大,薩勒曼可以成為破壞區域穩定的催化劑,但也可以是改革天使,起碼在這一刻,MSCI似乎認為他是後者。薩勒曼銳意扭轉以石油為主的經濟結構,投放大量資金經營金融市場,吸引外國資金,令以往作為世上管制最嚴厲市場之一的沙特,逐漸被拆牆鬆綁。其實沙特「改革開放」並非始於薩勒曼,2008年就容許外國投資者間接投資股市,2015年全面開放市場,但整個營商環境,例如建立經濟特區、大舉反貪腐、放寬對女性自由的限制等,卻是他開始改變。

今天沙特擁有中東最大的金融市場、百多間上市公司,2015年估計市值達5320億美元,2018年更上升了13.3%,西方資金視之為藍海。直至今年4月,沙特指數基金(ETF)表現為全球第二好,現在MSCI配合薩勒曼一唱一和,加上倫敦富時早前已宣佈,沙特將於2019年3月加入其新興市場指數,勢令沙特市場更受追捧。

然而沙特要發展成經濟大國,還有一大段路要走。目前指數包含的大多是能源公司,國營Aramco是左右指數的最大因素,某程度上,依然是單一經濟體。假如沙特能成為伊斯蘭金融樞紐,定必吸引更多資金,但要成為伊斯蘭金融樞紐的不只沙特,還有馬來西亞、新加坡、土耳其、甚至伊朗等對手,新加坡尤為市場首選。伊朗這片「更藍的海」,卻因為特朗普推翻奧巴馬時代達成的協議,被逼暫緩改革開放步伐,沙特在其中推波助瀾的角色,也呼之欲出。

投說到底,投資沙特的風險始終甚高,薩勒曼本人的野心,正是源頭。他介入也門和敘利亞內戰、圍堵卡塔爾等,都未足以影響投資者意欲,但他在國內其實未能大權獨攬,裙帶資本主義的反撲力度甚大,「新政」能持續多久乃未知之數,隨時一個中型金融風暴,或足令一切推倒重來。沙特目前正以「一國兩制」為藍本,希望建立一些沒有國家安全風險、又能吸引外資的特區,作為實驗品,香港也是參考的「成功案例」之一,但成效如何,非三五年所能評價,當地保守勢力的拖後腿,也非香港、澳門所能比擬。認識一些經常往來沙特的朋友,對經濟前景普遍十分審慎,最樂觀的說法,也只是「走著瞧」。

小詞典:MSCI新興市場指數

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史丹利 (MSCI) 提供不同指數,與標準普爾杜瓊斯、倫敦富時合稱三大投資指數,因不少被動指數基金 (index-tracking funds) 將資金與指數掛鉤,而得到廣泛認受性。MSCI新興市場指數有超過16,000億美元資產追隨,是同類指數中最具影響力的一個。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8月2日

延伸閱讀:主權轉讓:埃及島嶼賣予沙特之後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