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s人物誌:「讀博害人論」的傳道博士

他博士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居然是在香港商業電台當資訊科技總監,當時媒體認為他是王喜那樣的「迷雲黨員」,才得以忽然晉身電台高層,累得他要不斷對朋友說自己「有妻有子」澄清。其實以他的CV,到電台工作自然只是貪玩,至今還回順便客串一些聲音專欄:正如衛斯理名言,地球人擔心外星人搶飯碗,是最可笑的事。

[友好文章推薦] 郭慧妍:應該送兒子往國際學校嗎?

兩星期前他突然跟我說他知道什麼是Economies of Scale,我當然又嚇到彈起,這是我中四時的微觀經濟課,為什麼小學雞會知道呢?原來在暑假前,學校的Unit of Inquiry 裏有一節關於貨幣,老師除了讓孩子在學校擺檔賣曲奇和lemonade,也教他們價格的釐定取決於供求,亦很自然地談到Economies of Scale (規模經濟)。

列支敦士登的中國遊客

其實在過去幾十年,美國何嘗不是通過遊客,把大量地方變成迪士尼式景點?例如曾到過的加勒比海荷屬聖馬丁,又或和美國關係密切的巴哈馬,幾乎都成了應酬美國遊客的主題公園,再也找不到多少本土特色。相較下,列支敦士登「中國化」卻很精算,讓出一條大街弘揚「中列友誼」,本國其他地方則毫無改變,雙方各取所需,很是聰明。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