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好文章推薦] 郭慧妍:應該送兒子往國際學校嗎?

女朋友問,「我應該送兒子往國際學校嗎?」

她的兒子年紀與小外相若,在傳統名校上學,將升小五。由於兒子非名列前茅,女朋友怕他升不到好中學,所以考慮轉往國際學校。

我不是教育專家,不敢班門弄斧,而且這問題不好答,它背後其實包含三個重要命題要父母思索。

命題1: 你能接受無傳統學科、無教科書、無乜功課、無考試、無成績排名的「五無小學」嗎?換句話說,你能讓孩子像無掩雞籠的小雞一樣無邊際地探索,然後回家不做功課不溫習嗎?

命題2: 你認為學校教育的角色是什麼?是傳授課本知識,讓孩子順利應付公開考試?還是把孩子裝備為有原則、愛冒險兼思想開放的探索者、思想家、演講家?

命題3: 你的孩子適合怎樣的學習環境呢?有些孩子享受寫copy book,需要有板有眼的學習,有的愛鬼畫符喜歡主動探求知識。因人而異,要因材施教。

香港的國際學校大多以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IB) 授課,而IB的小學課程 Primary Years Programme (PYP) 每間學校都不同,但教育理念都以探索為本(inquiry-based learning),培養3-12歲孩子的探索精神、裝備孩子的獨立學習能力。

探索為本,就是把學習的主動權交給孩子,學校是負責刺激孩子的求知慾。

我在修女學校長大,不抗拒功課測驗考試,感激傳統教會學校的栽培讓我升上大學。我記憶中的小學片段是黑板上的粉筆字,中學的美好回憶在放學後於快餐店流連。在13年的中小學生涯中,我只享受預科課程,因為我到最後這兩年才發現原來歷史是要融滙辯論不是要死背;經濟學原來不只講錢,其實可以解釋人類多種行為。在A-level 這兩年,我茅塞頓開,真正思考探索世界。

九歲的小外在國際學校讀書,雖然在九月便升六年班,但現在還未掌握數學的乘除,寫英文總忘記人名國家名要用大楷。與小外由細玩到大的陳家大小姐,在我的母校讀小五,成語琅琅上口,作文懂得用上「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要小外寫中文,他還分不清「得」和「的」,「放學後」會寫成「放學候」。

若小外要參加公開考試評核,恐怕會跑輸十條大馬路,但他很喜歡學校,對所有事情都很感興趣。早前我們在家看F1賽車,他突然問我,「你知道Lewis Hamilton 在買他的私人飛機時沒有交稅嗎?」他説的是「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在去年底公布的《天堂文件》,報告揭發這四屆F1冠軍利用境外公司購買私人專機以避開英國政府的增值稅。我兩眼一突,原來他每天放學在校巴上看校巴姨姨的免費報紙。

兩星期前他突然跟我說他知道什麼是Economies of Scale,我當然又嚇到彈起,這是我中四時的微觀經濟課,為什麼小學雞會知道呢?原來在暑假前,學校的Unit of Inquiry 裏有一節關於貨幣,老師除了讓孩子在學校擺檔賣曲奇和lemonade,也教他們價格的釐定取決於供求,亦很自然地談到Economies of Scale (規模經濟)。

小外最近對經濟概念開始產生興趣,聽見我跟老外在討論貿易戰,就要我們解釋關稅。我沒故意去找給小學生寫的經濟學101,但早前看過前希臘財政部長兼經濟學家瓦魯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所著的《Talking to My Daughter About the Economy》,其中一些章節可以大派用場。

書中以淺白的語言,把歷史和經濟結合,講解市埸經濟的𧩙生、債務與利潤、銀行的黑色魔法等等。最重要,還是跟大家探討為何社會有這麼多不平等。瓦魯法克斯這本書不是給孩子看的,而是寫給父母。他希望用自己跟女兒的討論為藍本,讓普羅大眾認識當今的環球經濟問題。

我不能給女朋友的問題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我想要說的是,無論把孩子送往傳統學校還是國際學校,教育不僅是單向傳授知識,父母其實要與孩子一同探索世界。

作者:郭慧妍,傳媒人,每天跟時間競賽,與兒子及他的老子博弈。沒田沒地無權無勢,撰文只為記錄與兒子讀書一刻,給兒子留下無邊際的文字,但願他的世界海闊天空。

2018年8月3日,蘋果日報

作者授權分享

延伸閱讀:大學教育淘寶化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