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論主流化的平行時空:「Q」,Haters & Losers

不久前,出席一個國際關係講座,通常這類場合的觀眾提問相當主流、嚴肅,那天卻首次遇到一位朋友問「骷顱會怎樣控制特朗普」。當然,筆者對陰謀論的故事也感興趣,但一直假定兩個世界互不交接,從那一天起,才知道這假設和無數舊規範一樣,在新時代已不存在。早前特朗普出席一個活動,獲大批支持者舉牌自稱陰謀論網絡「Q」成員,震撼美國主流媒體,正是同一回事。

「Q」全稱「匿名Q」(Q Anonymous),即「QAnon」,使用英文字母「Q」是因為美國能源部的「Q級別」授權人士,才能接觸最機密資訊;此外在流行文化,電影《新鐵金剛》系列加入的新角色、和「M」齊名的電腦奇才,也是「Q」。作為一個虛擬網絡,QAnon出現在社交媒體還不到一年,源自美國討論區4chan、8chan(可看作香港的高登、連登),發起者聲稱就是能接觸美國能源部「Q級別」的神秘人,暗示具有特殊身份(也可以是有特殊技術的黑客),並通過這樣的角色設定,不斷散播陰謀論。

QAnon的陰謀論並非原創,而是把美國長期存在的耳語運動、捕風捉影具體形象化,主軸是對一切建制、主流的強烈不信任,世界觀極其犬儒,把主流英雄演繹為大壞蛋,主流社會的爭議人物則被捧成小圈子英雄。在QAnon的世界觀,真正控制美國的是一個「Deep State」,這些精英操控權力核心,無論誰當選總統,都不能超越他們的控制;現任總統特朗普正是用自己方法對抗「Deep State」的超級英雄,所以必須全力支持。

不得不承認,陰謀論也不是全然天馬行空。五十年代的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曾公開警告,要正視「鐵三角」集團:軍事-工業-行政的既得利益者;而在非主流媒體,骷顱會、主業會、共濟會、聖殿武士一類,都是「解釋」任何國內外問題的百搭答案。近年這類陰謀論網站越來越盛行,特朗普賴以起家的極右網媒,多少都「兼營」陰謀論內容增加流量。大行其道的Netflix網劇《紙牌屋》,到了第五季最後一集,居然也訴諸陰謀論,講述總統Underwood面臨彈劾下台,卻說自己能「更上層樓」,通過「外部團隊」,繼續控制國家,反映「主流」和「非主流」、「嚴肅」和「陰謀」之間的界線,已經越來越模糊。

這次QAnon支持者大舉走出網絡,在現實世界集會支持特朗普,不過是「新時代」的開端。這類陰謀論組織在未來的各國政治,恐怕會扮演越來越重的角色。正如本欄不斷談論,在全球化時代,已不存在教科書式的「左Vs右」意識形態鬥爭,即使是「本土化Vs全球化」論爭也只是掩眼法,真正本質不過是「贏家Vs輸家」的對立而已。無論遊戲規則是怎樣,世上的輸家永遠比贏家多,而沒有losers會承認是因為自己能力不足而淪為losers的,只會訴諸不同藉口。只要將情緒引渡到某方向,例如針對跨國貿易、傳統精英、地產霸權、少數族裔或任何對象,有了對立面,動員力可以無窮盡。

陰謀論古今中外層出不窮,但在舊時代,這題目在書局被分類為「cult」,出現在嚴肅場合(例如剛談及的國際關係論壇、或美國總統出現的集會)會淪為笑柄,一道無形的牆,有效令陰謀論者停留在自己的世界圍爐取暖。但社交媒體的演算式卻打破了這道牆,宣講政治立場、意識形態的社交媒體要增加流量,反而要主動和陰謀論者結盟,最初從挑戰建制、傳統精英的邊緣聲音開始,慢慢下來,由於數據會說話,連主流精英也逐漸「陰謀化」。

這樣一來,對我們的世界觀是顛覆性的。以特朗普本人為例,他一方面是最建制的人:美國總統、富商巨賈、娛樂大亨,另一方面卻是陰謀論大師,質疑所有精英主導的主流媒體是「fake news」。但打破了CNN一類媒體的公信力之後,特朗普也不可能成功樹立自己陣營的公信力,結果,令世人習慣了懷疑一切,再沒有任何可靠渠道了解「真相」。面對虛無縹緲、彷彿離地萬丈的深層議題,一般人比從前更傾向用自己能理解、也就是最膚淺的方式自圓其說。

我們在社交媒體參與多年,早已習慣了個人層面的陰謀論和負能量:任何人的成功都是因為父幹、家庭有錢、秘密組織或黨安排、同時成功人士又都在掩飾本身很失敗…… 隨便到一個討論區瀏覽,這種情緒是絕對主流。當這類思維被引導來影響現實政治,美國失業率上升是因為墨西哥非法移民、生活水平下降是因為中國崛起、政府未能回應挑戰是因為「Deep State」既得利益者賣國、環保標準降低競爭力所以氣候變化是一個騙局…… 久而久之,特別在民主國家,這類「邏輯」,可能慢慢取代精英處理的「真實」世界,一切舊倫理就慢慢崩潰。

QAnon一類陰謀論者和從前「losers」不同的另一點是,他們乾脆放棄主流認同,也不希望在主流社會向上爬,因為心底裏知道沒有能力在「真・社會」立足,卻發現只要集中壯大自己圍著的「爐」,「優化」小圈子,也可以加強身份認同,乃至有具體得著:成為陰謀論KOL可以衍生具體收入,乃至創業成為「新傳媒大亨」、出產紀念品,有了支持者可以和主流政客討價還價,還能與暗黑勢力(黑客)結盟加強震懾力…… 一切一切,已經是另一個生態圈。

我們應如何自處?

二十年前的我,也許會給予很主流的精英答案:不必理會losers,只要努力發奮向上,以憐憫之心俯瞰蒼生就足夠云云。但了解到新時代法則,我們的態度必須與時並進:一方面,固然要保持主流社會的身份,engage傳統精英,但與此同時,也必須加入不同「hooks」,引誘losers去通過回應,去推高演算式賦予我們的影響力,這就是上一代始終不能掌握的「否定的肯定」。由於losers是結構性存在,我們計算公式時,不要有「教化萬民」的學究情懷,也不應直接得到他們加持,如何拿捏分寸,很考功夫。與此同時,我們還要建構一個平行時空的「losers」分身,去配合「贏家」身份陰影互補。這道公式,正是特朗普目前在做的事,明白的,自然明白。

小詞典:QAnon陰謀論

QAnon相信美國Deep State是一個孌童集團,政商娛樂界互相勾結,也是為了自己的「共同興趣」。這類故事並非新鮮,例如一部新福爾摩斯探案小說《絲之屋》,就是以孌童俱樂部x權貴集團作為大反派。此外,QAnon認為北韓領導金正恩也是美國Deep State成員,特朗普表面上的對手、通俄門調查員米勒卻是他的秘密盟友,其實在暗中調查奧巴馬,總之一切都是平行時空。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8月6日

延伸閱讀:虛擬國家論:由特朗普到旺角黑夜(上中下全集)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