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調研:歐洲迷你國家與自治區存在之謎

近日在歐洲公幹,順道到訪列支敦士登、聖馬力諾、梵蒂岡等迷你袖珍小國,下月會再到另一小國安道爾。這些國家的存在,一直是被忽略的研究題目,再結合年前為電視台拍攝介紹各地自治區的旅遊節目,例如歐洲的奧蘭群島、海峽群島等地,更能發現案例背後的共性。無論它們的身份是獨立國家也好、自治區也好,我們不妨拋開表面上的身份認同、法律地位不談,單從功能而言,去了解這些特殊地方的存在價值。只要整合一個清單,我們不難發現幾乎每個主要歐洲國家,都有各自的特殊機器:

  • 英國:海峽群島
  • 法國:摩納哥
  • 德國、瑞士:列支敦士登
  • 意大利:聖馬力諾
  • 西班牙:加那利群島
  • 葡萄牙:馬德拉群島、亞速爾群島
  • 瑞典、芬蘭:奧蘭群島
  • 丹麥:法羅群島
  • 荷蘭:聖馬丁
  • …….

這些地方的出現,最初大都是作為不同強權之間的緩衝,但到了21世紀,這方面的功能已不大需要。例如聖馬力諾,在意大利半島統一前,一直作為不同勢力之間的調解人,後期更是奧匈帝國和薩丁尼亞王國之間的緩衝區,但到了今天,全境早已被統一意大利包圍,就再也說不上有地緣政治價值。又像奧蘭群島,歷史上是俄羅斯帝國和瑞典王國之間的緩衝區,島上甚至有城堡反映這段歷史,但到了今天,也很難想像芬蘭和瑞典會開戰。至於作為英法緩衝的海峽群島,雖然因為英國脫歐而有了新機遇,但本質上,也不再肩負防務性的功能,像納粹德國攻佔小島的特例,相信可一不可再。

既然是這樣,這些地方得以按自己的方式存在下去,就只剩下特殊經濟功能:作為避稅天堂,或地下錢莊。特別是歐洲各國大都加入歐盟後,更需要這些地方留白,去保留財政項目的彈性。一方面,不少歐盟規例、稅率都不適用於這些地方,這樣才能製造一連串透氣口;另一方面,這些地方不少設有賭場,而眾所週知的是,賭場和地下秩序關係千絲萬縷,大國種種能在陽光下進行的交易,例如軍火買賣、收買情報、滲透外國等,都需要通過地下錢莊,以免落有口實。所以每一個中型以上的國家,都需要製造這樣一件工具,至於那是獨立國家、高度自治特區、還是授予某些特殊權力的普通港口,只是名義上的差別,本質並無不同。

有了這概念,我們會容易理解為甚麼到了塞班島這個美國的「Commonwealth」,進入那個號稱全球營業額居最前列的「大賭場」,只有一個中學禮堂大小。我們更容易理解為甚麼法國會和摩納哥修改條約,從前規定摩納哥王室沒有傳人之後併入法國,現在法國卻保證摩納哥這個大賭場「永續」下去。至於列支敦士登和聖馬力諾的銀行,為甚麼獲全球富豪青睞,那更是心照不宣:對富豪而言,「列支敦士登」與「聖馬力諾」根本是虛擬概念,那小塊領土,只是方便他們有國際身份行事的工具。就像到羅馬,參觀了「馬爾他騎士團」的總部大廈,理論上大廈是騎士團擁有治外法權的土地,但不過是維持其主權實體身份的工具:事實上,騎士團連這座大廈也用不著,近年甚至乾脆將大廈分租給名店。

既然這些地方的存在,能有效支持(實質)母體的暗黑工程,無論他們的法定身份是甚麼,自然都要確保大方向和母體完全一致。像聖馬力諾的外交行為,完全以尊重意大利為大前題,雙方也簽訂條約,不讓聖馬力諾在意大利壟斷的業務競爭;反過來說,意大利也容許聖馬力諾在戰爭期間保持「中立」,以方便它在國際社會獨立操作。又像奧蘭群島作為說瑞典語的芬蘭自治區,雖然也有數十人搞獨立運動,但全島上下都明白島上的優越生活,在於芬蘭、瑞典需要這樣的灰色地帶,自然不會令現狀改變。冷戰期間,整個芬蘭作為東西方的緩衝國,以順從蘇聯、維持中立的「芬蘭化」為國策,更是本欄多次介紹的可圈可點案例。

再看其他醞釀中的例子,更明白「自古以來」的灰色地帶,得來不易。例如北韓就很希望建立特區,首先是仿效香港的新義州,然後是開城開發區,為的不只是帶動本國經濟,同時也是要把分散海外的地上/地下錢莊制度化,然而國家公信力太低,加上中國也不太樂觀其成,才不得要領。最新例子是搞改革開放的沙特阿拉伯王儲,急於在保守宗教勢力中拆牆鬆綁,從杜拜、多哈手中把「灰錢」搶回來。不過某程度上,沙特旁邊的波斯灣小國巴林,其實已是沙特有實無名的「特區」,年前巴林跟隨沙特制裁卡塔爾的背後操作,足以說明一切。至於整個卡塔爾危機,也是因為沙特認為卡塔爾淪為伊朗「地下錢莊」,所以才重搥出擊,然而這個「錢莊」同時也服務美國,結果卻得以存續至今。

不少「一帶一路」國家都醞釀製造類似特區,這些國家的威權統治者對類似功能需求不少,中國也希望在這些國家各造一個特殊港口,那才是國際關係的大手筆。這些國家都在跟北京討價還價,內容是租借年期、純利分佈、資源如何共享等,但與此同時,博弈也在於如何確立一個本國主導、國際又接受的地下秩序,這卻不能只有中國一家說了算:要是沒有國際共識,無形秩序是建立不起來的。近年遇到不少「一帶一路」國家的學者,都在參考香港、澳門的「一國兩制」模式,認為那是成功典範。我們身處其中,很容易被種種政治、民生問題誤導,以為「一國兩制」不怎麼樣,但在這些國家眼中,這樣的機器,運作得極其暢順,要無中生建構出來,極不容易。水清則無魚,國際關係的藝術,全在於此。

小詞典:聖馬力諾共和國

號稱全球最古老、面積最小的共和國,面積61.2平方公里,人口約三萬,位於山巔,全景被意大利包圍,人均國民收入居於全球最前列。聖馬力諾於公元301年立國,由兩名民選執政官共同執政,一直在教皇與意大利半島不同政權、哈斯堡家族與其他家族之間擔任緩衝,與及政治難民收容者的角色。近年成為歐洲理事會成員,但不屬歐盟;使用歐元,卻不正式屬歐元區。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8月13日

延伸閱讀:奧蘭群島自治的經濟誘因

One thought on “田野調研:歐洲迷你國家與自治區存在之謎

Add yours

  1. DR. 有無例子是: 一個”母體”,用盡一切手段,包括殖民手段,去令他的”暗箱工具”與”母體”,急速地同質化,甚至面貌也急劇趨同?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