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國之道:聖馬力諾的智慧

昨天談及歐洲小國、自治區存在至今的實質功能,但功能歸功能,要「永續」下去,也很考智慧。立國一千多年的微型小國聖馬力諾,就是箇中典範。

聖馬力諾面積不及香港島,21世紀的人口也不過三萬,歷史上長期獨立自主,外交手腕必不可少。它的最嚴峻危機出現在19世紀中期,意大利統一運動蓬勃發展,民族主義者連宗教意義至高無上的教皇國也可以滅掉,要是以同一口號「一統」聖馬力諾,可謂順理成章。幸好聖馬力諾執政官壓對了寶:為獨立領袖加里波特兵敗時提供政治庇護,而不惜開罪當時控制中意大利的教宗,以及北意大利的奧地利哈斯堡王朝。意大利統一後,加里波特和國王都視聖馬力諾為盟友,承諾保障其獨立,聖馬力諾的共和宮也把這些意大利國父列為「偉人」,一併歌頌。

與此同時,聖馬力諾也有兩手準備,並沒有徹底開罪教皇和哈斯堡皇帝,最後依然把加里波特軍隊的裝備繳械呈上。在後來興建的共和宮,壁畫畫上「自古以來」對聖馬力諾友好的所有政權國徽、家徽,基本上,所有出現過的鄰近強權都在其中,甚至還包括了德意志帝國國徽。聖馬力諾立國之道:永遠為走投無路的人提供政治庇護,既然任何一方都不會永遠勝利,也就容許其存在,以備不時之需。

19世紀並未出現國際聯盟、聯合國一類組織,對主權國家的定義也不明確,聖馬力諾作為微型國家,卻早就想到靠「國際秩序」確保獨立。作為歷史最古老、面積也最小的民主國家,聖馬力諾領袖相當有國際視野,想到和歷史最短、面積最大的新興民主大國美國結盟。林肯總統在位時,聖馬力諾執政官對他發出官方信函,希望兩國締結特殊關係,最終林肯接受了「聖馬力諾榮譽公民」頭銜,回信指聖馬力諾的制度對自己深有啟發。有歷史學家甚至認為,林肯在南北戰爭的道德感召,部份也是源自聖馬力諾小國寡民、卻堅持理念千多年的精神支持。在聖馬力諾,林肯半身像是最重要景點之一,彷彿在提醒每一個遊客,聖馬力諾是有「外援」的。

到了今天,聖馬力諾作為獨立國家的事實,已經深入民心,基本上不可能改變,並在冷戰後發現了種種致富之道,昨天已談及,不贅。但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歐洲還有不少類似身份的微型小國,絕大多數都被合併掉;國際社會也曾製造了種種歐洲特區、自治區,作為不同勢力之間的緩衝,但今天已無一存在。19世紀聖馬力諾執政官的智慧,絕對值得深入研究,單是他們曾拒絕接受被贈送的土地,深諳「象以齒焚身」道理,就相當難得。

小詞典:意大利-聖馬力諾條約

意大利統一後,1862年與聖馬力諾簽訂條約,雙方承認對方獨立。聖馬力諾作為意大利附庸國,要使用意大利貨幣,但保留郵票發行權;所有貨物都要經意大利進口,不能牴觸意大利壟斷的煙草、製成品等銷售。意大利為回報,給予聖馬力諾每年金錢和貨物援助,並容許聖馬力諾賭博合法化,以增加收入。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8月14日

延伸閱讀:田野調研:歐洲迷你國家與自治區存在之謎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