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國際教育:「42學習模式」的衝擊

隨著資訊科技不斷發展,正如我們多次談及,傳統教育模式已面臨徹底顛覆,問題只是「革命」以怎樣的形式出現,微風細雨還是風雨欲來,這會是未來社會有多穩定的關鍵。不少由上而下的改革,包括經歷多次「微調」的香港教育制度,不單沒有令學生「愉快學習」,反而令人進一步失去學習興趣、家長也進一步失去信心,大學則變得捨本逐末的官僚化、影響因子化,都明顯不可能在新時代長存。正是基於各地教育官僚的僵化,由下而上的變革,已紛紛出現,例如2013年,法國通訊業鉅子尼爾 (Xavier Niel) 開辦了一所名為「42」的電腦、編程(coding)大專學校,嘗試打破傳統學習框架,就很具啓發性。

「42學院」的名稱,來自英國作家阿當斯 (Douglas Admas) 的科幻小說系列 《銀河便車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 ,主題是地球如何被毀滅、最後的人類又如何逃避毀滅,當中「42」是生命、宇宙等所有東西的終極答案,可見學校創辦人的野心。這小說在西方極受歡迎,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廣播劇、電腦遊戲等,小說簡稱「H2G2」已經成為流行文化一部分,以此為校名,而不是「曹貴子教育大樓」,也很符合新世代的文化。這學校得到不少IT界巨子的加持,包括Snapchat、AirBNB、Twitter、Slack等的創辦人或CEO,目前已在巴黎建立首間學校、矽谷建立分校,世界各地亦相繼學校得到授權運作,有望成為未來的主流。

「42學院」的創新之處甚多,首先入讀是免費的,學費、任何雜費、甚至宿舍費用,都由校方支付,無論任何階層的人,只要年齡介乎18-45歲 (矽谷,法國為18-30歲),都能入讀。這理念是希望學生不需為學費而煩惱,畢業後不會欠下一屁股「grant loan」,創辦人為此投放了數以千萬計美元,希望先天性的打破「教育階級主義」。與此同時,這也是邁向終生學習的概念,不再機械性的把同齡、但其他一切背景都不同的學生放在同一「班」,無疑更符合未來「Uber化」的學習生態。

香港有部份學校以「反轉教室」、專題研習或「無牆教學」的模式教學,但官僚治下,學生始終要面對殘酷的學制、進度表和公開試。「42學院」則使用完完全全、由下而上的「自決」學習模式:學校沒有教授、沒有課程、沒有分班,而24小時開放,真正的「老師」,就是自己。報讀學生首先會經過4星期的密集式訓練,但錄取比率不會高,要被確保對編程真的有興趣,才能正式入學,去年有8萬人申請,就只錄取了900人。此後學生不會以傳統課室模式被「授課」,而是以小組學習(Peer-to-peer Learning)和專題研習(Problem-based Learning)的方式互相扶持,一起向一個個的學習目標進發。這種專題研習的學習方式講求學生的自主性和自學能力,沒有老師督促指導,需要自己尋找答案,無論是透過書籍、互聯網、同學或專業人士也可以,過程中讓人「學會學習」,也會習慣畢業後的持續學習。

為了照顧不同學生的學習差異,「42學院」的研習並沒有時間限制,學校不會因為學生學習進度緩慢而踢走他們,反而鼓勵他們向其他組員學習。對於進度較快的學生,他們則可以選擇更高難道的挑戰,制定另一些指標,而不會被其他同學拖慢。這樣的方法已超過「因材施教」,因為學習的深淺、進度,完全由學生自己控制。相反在傳統課室裏,教師只能照Powerpoint讀稿、按課程進度教授,總不能遷就每一個學生。對比起近年教育局近年推行的所謂「融合教育」,只是將責任外判、節省開支,「42學院」所用的模式,才是官僚口中經常強調、而做不到的「以學生為中心」。當然,傳統學者對這一套很反感,對「42學院」批評不絕,但「越批越香」,反而確立了學院在新一代的認受性。

為了提升學生的學習動力,「42學院」的設定是「落地」的,每一個專題研習,都像一場遊戲(Gamification),學生每完成一個課題,「經驗值」就會增加。學生完成一個一個的課題,就像「打機」過完一關又一關,寓學習於遊戲之餘,也能有清晰的「KPI」。此外,「42學院」絕非虛擬概念,明白到不少新生代缺乏社交技巧,亦有提供不同設施和活動,與其他大專院校一樣,為學生建構一個能促進人際關係的校園生活。

為甚麼「42學院」會出現?套用創辦人的話,正是因為大學的失敗:傳統大學提供的訓練,在現實社會毫無價值;即使是精英大學的技能,也只能應用於極小範疇,而沒有通用能力。學校的目標,卻應該是訓練學生走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任何一種職業,都能創造自己的天地。要達到這目標,固然需要一定技能,但動力才是最關鍵:一旦學生對學習失去興趣,要麼無心向學,成為問題學生,要麼成為「高分低能」,只會淪為職場機械人。「42學院」的宗旨,就是提供一個沒有官僚壓力的學習環境,吸引有興趣學習電腦、編程的學生,配合突破的學習模式,讓學生變相自學,因為在現實世界的problem-solving,也只能自學,不可能有「老師」教導,更不可能是僵化的官僚程序所能處理。「學會學習」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因為科技進步,知識泛濫,學校已經不能壟斷知識,教師的角色早應由「知識教授者」,變成學習方法的教授者,至於只能照本宣科傳授自己從前所學的知識的,則早晚只能被淘汰。

編程固然是未來必須掌握的能力,電腦語言將會和中英文一樣重要,成為新生代的必修課,但這並不代表其他科目的末日。「42學院」的理念,理應同樣適用於其他學科,而編程概念本身,同樣可以用來教授其他語言、人文和社會科學學科,例如有編程學校已經和歷史教科書crossover,用編程學習中國歷史。這是一個破立的時代,不要落後於人,「42學院」出現的法國,已經是教育制度遠比香港靈活、實用的地方,更何況等而下之之處?與其被時代淘汰,倒不如走出comfort zone,否則要等待教育官僚帶動「改革」,結果不堪設想。

小詞典:尼爾(Xavier Niel,1967-)

法國億萬富豪,19歲創業白手興家,從事資訊科技、通訊業的不同項目,創業作是一個以性為主題的資訊平台,九十年代開始壟斷法國資訊科技平台,成為網絡供應商領袖。近年投資涉及其他層面,包括創投基金、新型學校等,也購入法國老牌大報《世界報》,國際影響力如日方中。

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8月20日

延伸閱讀:未來教育:當Coding成為國際新一代共同語言

 

發表迴響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